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麦藏】Old money——02

破除了写了第一章永远没有第二章的诅咒。

结局确定是HE了。

文笔烂注意。

分手梗注意

  岛田半藏如今驻足于英国的某个小镇,站在出租公寓的窗户旁,瞧着窗外昏黄的路灯下,被夜风偶尔吹的沙响的树木旁,好似镀上金的落叶。

  夜深人静。

  街上没有人影,不远处的几栋楼房的光星星点点,点缀着这寂静的夜晚,这睡着的小镇。仿佛只是凝视着它,便也会被其感染着拖入朦胧的梦境中沉沉睡去。

  这大概就是小镇的迷人之处了,远离城市的喧闹,没有大声放着音乐隔音效果又算不上太好的酒吧,没有刺目的广告招牌,没有结群的酒鬼在街上游荡,晃着酒瓶子神志不清的开着黄腔。

  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像极了半藏的家乡,那总是空气里藏着樱花淡泊的香气,安宁祥和的仿佛世外桃源。

  他似乎隐约也记起来,他曾同麦克雷说过以后希望同他定居到这样的地方。

  麦克雷笑笑说好,就算只有八点钟就关门的便利店,对于他这种去酒吧只喝牛奶的人也够了。

  如今也不知麦克雷身在何方,是否早已把牛奶换成了朗姆酒或伏特加,毕竟不是每个喝酒的地方还顺便提供牛奶。

  这些年来他走过了很多地方,城市或者森林,渺无人烟或者熙熙攘攘。

   却始终不知在何处落脚,漂泊不定,仿佛一片被秋风扫起的落叶,顺着秋风独自旅行却又不知要飘向何方。

   他终究是要去哪里呢。

  半藏拿起桌上的茶轻抿一口,苦涩混着茶的清香在口中蔓延开来,茶水的面上丝丝缕缕的白烟顺着向上,最终消散在虚无中。

  他想起麦克雷抽烟的时候,那些烟也是这样被他吐出又飘散。

  麦克雷,麦克雷。

  半藏轻声念着这熟记于心的名字。

  又忆起关于那个和那个蠢牛仔一起的过往。

  他第一次见到麦克雷是在初秋,夏季的余热还未散去,本以为他自己是最早来的,却一进门就看见新来的麦克雷穿着印着某个乐队的名字和标志的上衣,拖着旅行箱还提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正急急忙忙的整理着,后背的衣料也被汗水黏在了背上。

  麦克雷整理完之后总算是记起了早已注视他好一阵子的半藏,麦克雷转过身,用胳膊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同他打招呼。

  即使虽然选课不同,但麦克雷经常能在宿舍里找到他似乎永远坐在桌前工作的半藏,不怎么同人说话,任何派对或者活动的邀请都一口回绝,推特的数目不多,麦克雷甚至怀疑他连fecebook的账号也没有。

  麦克雷在派对回来宿醉之后,也总是喜欢撑着发昏的脑袋拽着半藏问一些问题。

  就好比如为什么他总是拒绝邀约。

  “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喜欢看脂肪过剩的男孩们喝高了脱衣服裸舞的表演吗?”

  “说的还挺形象,真是一个半藏式的回答。”麦克雷笑着为半藏的嘲弄打了满分。

  虽然很烦,但半藏并不讨厌。

  他们就在这样的日常中渐渐熟识,关系也好起来。

  后来便搬出了宿舍在外面同租,又在某一个晚上顺理成章的发展成了情人关系。

  在某一个周末的清晨,翻云覆雨后的卧室里的地上到处都是被粗暴扯下然后被随意丢开的衣物,情欲的味道却早已散去。

  窗帘拉的严严实实,就连光线也被阻隔在外。

  被子里的他们坦诚相对。

  麦克雷说自己原本的梦想本是去世界各地冒险,现在连飞机票的钱都懒的挣。

  “因为当你在我身边,我就不想去再任何地方了。”

  麦克雷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不长的睫毛丝毫遮不住那炽热的目光与真心。

  而他只是沉默的握紧住麦克雷温热的手。

  觉得时间能冲淡一切的想法真是蠢透了,半藏甚至还记得那时的麦克雷直视着他,眼睛清晰的映出他的面庞,蓬松杂乱的头发和前两天刚修剪过的胡须。

  越是想要抑制自己不去想的事情,越是容易在一瞬间涌上心头。

  他不知道他想要去往何处。

  他不想再独自一人流浪了。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