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海鲜馄饨】中元节贺段子。无刀放心食用

好好的一个中元节你们干甚都扔刀:)我这里就放个难吃的糖,慎点。

少爷小白龙x小小妖怪混沌

重度ooc,非常蠢的混沌注意。

文笔烂炸,把好好的一个本想中式的脑洞硬是写成了日式的感觉,就像做炒玉米结果里面吃出的土豆味:)

非常短的段子。

不一定有后续。

如有以上接收者,请继续。

敖烈每逢暑天,在结束了繁重的课程之后便回了老家过清闲日子,虽说是在偏僻的一小镇,可却不知比那首都要好了多少。

老家的宅子差不多也有些年头了,祖父年轻时所购的地皮建的房子,那时候的祖父年轻气盛,建完了房子就发现自己口袋空空连饭都吃不起了。

敖烈喜欢呆在老宅里,呆在自己房里,不出去,一是他怕晒,二是……

这平常除了晾衣服取衣服的丫鬟,通常不会有人来的后院,最近来了位没打招呼就擅自进来的常客。

是个喜欢在后院那大榕树下歇息的一妖怪。

他是怎么知道那是妖怪的?那妖怪有时候会心血来潮在这里搞点不大不小的恶作剧,那双露出来的黑爪子怎么看也不像人类的,更何况现在,还有哪个正常人会穿个黑袍子翻到别人家后院来?人类可喜欢穿的比这要光鲜多了啊花花绿绿的,都觉得穿黑的晦气。

他经常看着那妖怪擅闯他家后院呆了没多久之后便急急忙忙的翻墙逃走了,再之后每天定时来这里晒衣服或取衣服的丫鬟。

他在房中透过窗户瞧着后院,不知道是第几次发出打趣般的嘲讽:

“真是个蠢妖怪。”

但他却对这妖怪起了兴趣,又不晓得是为什么。

后来那妖怪也算有些聪慧,狼狈的急忙翻了那么多次墙之后也渐渐的知道了丫鬟来的时间。

尽管,区别只是他出去的时候是慢悠悠的翻的墙而已。

“也算是有些聪明嘛。”敖烈第一次看他没有因为人来而慌忙出去的那天这么感叹了一句。

这tag打的老子怪不好意思的。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