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这是八点档,也是糖。

文笔渣。

小白龙ooc突破天际。

离婚梗。

没有男默男泪。

非常大的一块糖。

小白龙第一视角。

如有接受者请继续。





说天长地久这种无聊的话的人总有天第一个喊分手,可我不是,所以我是被喊的那个。

好吧,喊分手的也没说过。

我又忍不住想到从前,这么回首一想我发现我跟一个性格这么差的人生活了这么哭笑不得的七八年,还觉得幸福的要死,真是个傻逼,对,所以我现在还是觉得有那么点舍不得。

映像最深的还是他那次求婚,那时候我看着的电视,我还记得上面放着的是新闻联播,被报道的是某一城市汽车连环追尾。他忽然一下子就站在我眼前,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深红色的小盒子,然后用还带点口音的英语装洋逼,明明上学那时候他英语烂的,尽管我一听他这样没磕磕巴巴我就知道他练习了很久,每次英语考试就他最后一名,国文考试他倒每次第一。

“love you not because who you are,but because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Will you marry ……me?”

一听就知道是他自己百度找的,因为我知道他不会自创那么浪漫的话,因为我也找过。

“yes.”

我听见自己这么说。

无论你怎么想,回忆还是回忆,除了拿出来这么想一下之外再评头论足一下最后感叹一下并没有卵用。

我记起昨天我粗略的看了下那张纸便在那上面毫不犹豫的签了自己的名,那张纸就像将自己曾经的心爱之物没收的证明,因为是曾经的所以我才签的那么潇洒。心中虽有不舍可那已经不是自己的心头肉。

你是否决定结束?我在心中这么问自己。

是。就像当初答应那求婚一般的果断。

最后我晚上做了个梦,梦里我费劲千幸万苦养一只娇贵的鸟,如同珍宝般的小心翼翼,可那只鸟却在某一天飞走了,那笼子正好是我打开的。

-will you marry me?/-你是否决定结束?

-yes./-是。

tag打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