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AE】俄克拉荷马的鲸

鼯鼠_脑洞爆炸:

设定:现代AU,最近又把凯鲁亚克的《在路上》捞出来读了一遍,好喜欢这种西部的风格于是又挖了个坑,阅读愉快<3333


1.


“该死,没油了。”


 


Ezio一拳捶在方向盘上,这辆可怜的越野车摇摇晃晃地呻吟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向前滑了几步,在布满了粗糙砂石的道路上停了下来,再也不肯挪动一米了。Ezio把头从车窗里探了出去,窗外炽烈的阳光当头泼在他的脸上,晒得热辣辣的痛。汽车的空调已经停了,他感觉车内的温度也在逐渐上升。“Leo,”他转过身,对着后座喊到:“你去后备箱看看,还有没有剩下的油。”


 


车门开了,接着是一阵鞋底与路面摩擦的声音。Ezio拧熄了油门,把车钥匙拔了下来。他打开了车门,远远的听到Leonardo的声音,带着一丝懒洋洋的烦躁:“没了,Ezio。一点都没了。”


 


Leonardo把他的红色遮阳帽摘下来,放在手里揉成了一团。那些金色的短发垂在他的眼前,看起来湿漉漉的,他俯下身,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个空荡荡的备用汽油桶,递给了Ezio。Ezio拧开桶盖,朝下用力甩了甩,可什么都没有。


 


“咱们在上个镇应该多买一桶的。”


 


Leonardo点了根烟,他总是一副不急不慢的态度,迎着烈日,他眯起眼,懒懒地吐了个烟圈。“怎么办,Ezio?”他问道:“这里离下个镇还有多远?”


 


Ezio从口袋里拿出地图,在后备箱盖上铺开,他伸手遮住阳光,仔细地查看着。Leonardo就站在路边,不时拨一拨被汗水浸湿的头发。“80公里,不会比这少了。”Ezio回过头,对着他的同伴宣布道。这真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数字,他把地图叠好,放回口袋里。Leonardo依旧不紧不慢地抽着烟,看到Ezio不经意投过来的烦躁不安的眼神,他抱之以一个笑容:“放心,Ezio,总会有办法的。”


 


“好吧,Leo,我猜,你的建议是步行吗?”


 


Ezio忍不住讽刺了一句,事实上,如果不是Leonardo昨天一直要求绕路去山谷里写生的话,按照既定的计划,这些油赶到下个小镇绰绰有余,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动用备用的油桶。而就是因为不熟悉路,他们在山道上足足转了一个下午才绕出来,还不得不用掉油箱里最后五升油。


 


而最后这次计划外的远足所带给他们的只不过是一副未完成的夕阳西下的图画,当Leonardo打好草稿,天就快黑了,他们不得不收拾东西离开。Leonardo一直固执地认为是Ezio车开地太慢,而且又迷了路,Ezio则回敬说他的朋友最好换个画派,比如尼康D7000速写派。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再也没说过一句话,直到车耗尽了油被迫停下为止。Leonardo一直在后面整理他的作品,而Ezio则故意把收音机的音量调到了最大,让俗气的午间音乐电台的歌声充斥了整个车厢。


 


想到这,Ezio回过头,看了一眼Leonardo,后者无辜地眨眨眼,在路边的指示牌上弹了弹烟灰。“呃,如果你有什么别的建议,我洗耳恭听。”他说道,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


 


“好吧,好吧。”Ezio叹了口气,他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两瓶水,用力地合上了后盖,如果他们运气足够好,应该能在被太阳烤焦前找到一间农家的小屋。“把烟掐了,咱们出发,或许这里也许会有车经过。”Ezio想了想,又补充到:“Leo,别把烟头扔到草丛里,看在上帝份上。”


 


Leonardo耸耸肩,抬起脚在地上用力地碾了碾,然后一脚把剩余的烟蒂踢到了马路中间。


 


他们俩朝前走了一段——说实话Ezio就后悔了,天气太热,他困得只想睡觉,但被晒得软绵绵的沥青路面却又从脚下不断地涌出让人难以忍受的热量,这让他联想到煎锅,而他就是锅里的牛排,就差洋葱和土豆条了。Ezio忍不住看了一眼身边的Leonardo,他正用手背抹去额头上的汗水,看来这天气让他觉得非常不适,可怜的Leonardo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而他也只能象征性地擦掉额头上的那一小部分。


 


沿着这条公路向前,就是他们旅程的终点,辛特兰镇。Ezio有个老朋友在镇上经营一家当铺,但实际上他总把自己所有的钱和时间全部抛在了酒吧里。Leonardo想要来一次写生之旅,Ezio只想到处转转,所以当Leonardo提出要去西部写生的时候,Ezio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位老朋友,出人意料地是联系上他非常方便,他也很乐意接待一下Ezio和他的同学。


 


他们在出发前做好了一切准备,可是谁都没料到还是发生了这种事情,Ezio仰起头,太阳依旧在头顶闪耀,前方是一大片陌生的土地,公路上平静地连一丝风都没有,在这样的酷暑下,大概除了运货的卡车之外,根本就不会有人经过这里。Ezio刚才还试着给他的朋友打了个电话,事实上他根本不抱什么希望,这家伙一天24个小时中起码有18个小时不是喝酒就是在睡觉。果然,根本就没有回应。


 


“Ezio?”


 


“怎么了Leo?”


 


“我觉得选择夏天出来旅行就是个错误。”


 


Ezio忍不住笑了起来,“可是Leo,”他喘着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清晰一些:“毕业季就是夏天,所以毕业旅行也是夏天。”


 


“我们本可以去渥太华的……还有多远?”Leonardo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让自己靠在了一个半人高的指示牌上,再也不肯下来了。Ezio跟着停下了脚步,这里依旧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天边此起彼伏的山脉绵延不断,在这种破旧无名的地方,实在很难发现人的踪迹。这就是内华达,遍布着农场,沙漠和背阴山脉,看起来和五十年前没有任何区别。


 


“走吧Leo,我们才走了十分钟……而且是你建议要来内华达的,你说你喜欢峡谷和西部风景。”


 


“那肯定不是我说的,也许是Connor,谁知道。”


 


“我们都知道Connor喜欢的是什么,Leo,你别总把责任推到他身上。”


 


“哟。”Leonardo翻了个白眼,Ezio即使没有转过头也能想到他的朋友的表情。“可是……哎哟!”他突然大叫了一声。


 


“我被虫子咬了,好痛啊。”Leonardo举起他的手臂,在右臂的上方有一个红色的肿块:“该死,那家伙肯定就趴在这牌子背面。”他迅速地跳到了马路中央,一只手不住地揉着被咬到的部位,那里的肿块正在逐渐地扩大:“你看,这就是该死的西部。”


 


“要我说,这只不过是美国一个普通的下午,Leo,你应该把袖子放下来的。别揉了,到了镇上,我去找个药店帮你看看。”


 


“哦,好吧,真倒霉。”


 


经过这个小小的插曲,Leonardo倒是不再抱怨什么了,“我们再走70公里就能到达目的地啦!”除了偶尔几句这样的感叹之外,这一路还算是风平浪静。


 


他们正身处一条宽敞的沥青路边,四周的旷野一望无际,Ezio觉得沮丧极了,胸口的心跳逐渐变得疲惫无力,他突然意识到,他们绝不可以长时间待在烈日下做着无谓的前行,否则免不了会中暑晕倒。为了轻装简行,他们甚至连背包都没带。虽然道路的两旁已经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玉米地,但依旧没有人类居住的痕迹,或许在田对面有农庄的小屋,但他的视线无法穿透浓密的玉米丛。


 


“Leo,你还好吧。”


 


“……”


 


很显然Leonardo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的话了。


 


又朝前走了大约半公里,Ezio终于在前方的不远处,准确的说,是左前方,那里有一座隐隐约约的木屋,其四周围绕着一大片草地,有几株高大的云杉无精打采地矗立着,显得无比突兀。随着脚步的逐渐接近,Ezio瞥见了一辆停放在树下的摩托车,这使他的精神更加振奋。


 


“前面有间小木屋,我去问问,看能不能借点油。”Ezio说道:“Leo,你去屋檐下休息下。”


 


这间木屋很有些破旧了,门口用木条钉成的篱笆也早已断裂发黑,有些地方被折成了两段,只剩下残存的半截破碎的部分依旧斜斜地插在泥土里,看得出来主人根本就无心打理这方寸之地。屋旁的花园里种着土豆和辣椒,还有一些植物已经干枯了,Ezio也认不出来。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径直推开了丝毫没有上锁的篱笆门,走了进去。


 


这间小屋也是典型的西部风格,一楼的窗户被垂直放下的窗帘遮住了,连同屋内的陈设一起,都被锁在了棕色的布帘后面。看得出来,这木屋也很有些年头了,Ezio想不出为何屋主甚至都没有稍稍修缮一下他的屋顶。他听说西部有一些人大部分时候都会在镇上消磨时光,每年只有特定的几个月会回到他们的农场来居住,虚应其事地打理一下土豆和烟草。


 


但愿这里还有人居住,Ezio踩着嘎吱作响的楼梯来到了门口,他没找到门铃,Leonardo很干脆地从门廊下拖出了一个木桶,毫不犹豫地坐了上去。Ezio真担心他会把木桶弄坏。不过看到Leonardo有气无力的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Ezio深深地吸了口气,把手放在了门上,轻轻地敲了敲。


 


沉闷的响声从门上传来,震落了几缕灰尘,接着,一阵由远至近的脚步声从门后响起,Ezio慌忙后退了几步,自觉地让开了位置。


 


门开了。


 


“你好……我是Ezio·Auditore,幸会。”


 


Ezio露出了一个自认为相当有亲和力的微笑,他抬起头,嘴角上扬,露出雪白的牙齿。开门的男人一只手扶着门框,他穿着一件宽大的衬衫,扣子扣得整整齐齐的。Ezio猜他正准备午睡,因为他看起来的确心情不好,头发也有些凌乱。但愿一切顺利,他在心里暗暗地祈祷着。


 


“Altair。”男人言简意赅地说道,他低下头,瞥了一眼Ezio,有暗金色的光芒在眼睛里流转。


 


鹰。这是Ezio对于Altair的第一印象,有些人就是有这样一种特点,不论他在什么地方,你总能一眼就把他认出来,有些是因为美貌,有些是因为气质。Altair和他曾经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并不是因为他表情冰冷,气质高傲,Ezio不禁移开了视线,站在Altair的面前,他觉得就连呼吸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他这时候真羡慕坐在一边,无聊地描画着木桶上的纹路的Leonardo。


 


他不禁移开了视线。


 


“你们有什么事吗?”


 


黑发的捕食者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午后的倦意。


 


“我想……请问,您有多余的汽油吗?我们的车没油了。”面对Altair居高临下的俯视,Ezio不自觉地用上了敬语,他干巴巴地笑了笑,Altair什么也没有说,他冷冷地审视着这两个风尘仆仆的年轻人,他们都没有背包,穿着脏兮兮的运动鞋,手里攥着水壶,头发被汗水搞得一团糟,虽然有些疲惫,但他们的身上都围绕着一股兴奋劲。


 


“我没有多余的汽油。”


 


Altair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既没有微笑,也没有不耐烦,他打量着Ezio,一言未发,但他的眼睛里明明白白地露出了讽刺的意味。


 


那意思很简单,不好意思,我帮不上忙。虽然Altair很可能会以一种更加直接的方式表达出这一观点,Ezio有种预感,如果他继续说下去的话,眼前的男人很有可能会直接甩上门走人。


 


“您看,”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了:“我和我的朋友已经走了很久了,如果您可以提供一点帮助的话……哪怕让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


 


“你会骑摩托车吗?”


 


Altair突然打断了Ezio的话,他把手从门框上放了下来,随意地插进了裤子的口袋里。当然,他依旧是一步未动,挡在了Ezio和他的木屋前,就像在守卫着地盘的巨龙一样,不允许任何人侵入他的领域。


 


“不好意思……我不明白您的……”


 


“你们可以骑我的车去镇上。”Altair耸耸肩,他转过身返回了屋内,背对着Ezio在玄关里摸索了一阵,接着拿着一把钥匙走了出来。“这是车钥匙,你们明天早晨把车还给我就行了。”


 


“可是,这……好吧,谢谢您。”


 


“车就在树下,没锁,你们肯定看得见。”Altair简洁地交代了一句,还没等Ezio反应过来,他已经砰地一声关上了门,震下的灰尘在空气中飞舞着,Ezio不禁打了个喷嚏。他的手里捏着一把小巧的车钥匙,这是Altair刚才抛到他手里的,除此之外,他的脸上还挂着僵硬的笑容,连同露出的牙齿,简直蠢透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


 


Ezio摩挲着手里的钥匙,他看了一眼Leonardo,从对方的眼睛里也读出了莫名其妙的意味。


 


“喔,好吧,看起来你已经搞定了这件事,干的不错啊,Ezio。”


 


Leonardo摊开手,他的掌心全是木桶上蹭掉的油漆和灰尘。


 


“是啊,最起码我们不用慢慢走了。”


 


或许Altair只是个脾气有点古怪,但是很爽快的人罢了。Ezio不禁又回过头看了一眼木屋,这间看似破烂不堪的屋子大门紧锁,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的,将它的主人连同屋内的陈设一同包裹在无法穿透的墙壁之内。他闭上眼,努力把那双冰冷的眼睛驱逐出脑海。


 


“对了,Ezio,你有摩托车的驾驶执照么?”


 


“……闭嘴,Leonardo。”


 


-tbc-

评论
热度(19)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鼯鼠-394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