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明目张胆

A醬艾倫病晚期:

或许会有OOC 太过原作洁癖的慎重


类似散文一样没什么情节的短作,不要太在意了。


 ——————————————————————————


 


(一)


所有不动声色的爱,都是一场自我陶醉。


和性别无关。


 


(二)


若说爱他,艾伦自问还未到达那种程度。


若说不爱他,则眼下自己在做什么?


 


端起利威尔喝剩的咖啡,艾伦浅尝一口之后,才发觉了自己的失态。慌忙放下那洁白的咖啡杯,却又管不住自己颤抖的手,再将它端起来,凑到鼻子底下轻轻一嗅。


“除了黑咖啡的香气,什么都没有。”


碧绿色的眼眸有一瞬落寞,颓然地将咖啡杯拿到洗碗台,将所有残渣一次过洗刷干净。手指擦过杯子边沿时,有点不舍得挪开。轻轻捏住了那一小块地方,杯子里侧与杯子外侧,啊……这就是,他所含住的地方。


温热的咖啡,从这里,轻舔过他的双唇,缓慢流入他的口腔,在他味蕾上留下酸度适中的咖啡香气,灌入喉咙,直抵心扉。


然后让他精神亢奋。


这是耶格尔亲手煮的咖啡。


 


(三)


鞠躬送利威尔出门的时候,艾伦送了他一把伞。


男人没有什么意外,把墨蓝色的长柄伞从少年手中拿到自己的手上。手指擦过少年掌心的时候,在那里留下了一片灼热。


“和我今天的西装刚好配成一套。”


利威尔笑着,这样说。


【那是因为,我精密计算了您穿衣服的习惯后,细心所选的。】


挂着微笑,艾伦抬头对男人说,“春季雨多,客人路上请小心。”


鞋子是38码,腿长大概2.65尺,喜欢正统的英式西装,内里是一丝不苟的马甲,领带,还有白衬衫。


手指修长,但从不抽烟。


习惯点法式可颂,当自己将可颂从中剖开,抹上牛油加热后再给他的话,会对着那金黄色的食物露出满足的表情。


不能容忍污垢,刀叉自带。


身边人,都怕他。


“但我不怕。”


艾伦自言自语。


 


(四)


“为什么不告诉他?”


少年歪着头,墨绿色的瞳孔里,光影流转。


“没什么可告诉的。”


他的笑带一点苦涩与腼腆,目光垂下去,看着手机里那些,偷拍利威尔的照片。他单手撑着下巴,“我喜欢他这件事,是我自己的事。”


 


(五)


再一次说上话的那天,春雨融融。


整个天地都淬了深深的绿,湿意从室外蔓延到咖啡店内,墙壁趟下了水滴,万幸的是,不算太冷。


利威尔坐在落地玻璃窗前的高桌上,看着外面没有间断的雨丝。


“先生,咖啡凉了。”


艾伦俯身上前,轻轻的提醒他。然后将一杯咖啡放在男人面前,“冷的咖啡,对胃不好。这是今天的新品,慢用。”


男人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专心地看雨。


在艾伦收走咖啡杯,将要离开之际,他突然转过脸来。


“喂,你。”


艾伦觉得自己的心脏顿了一顿。


“是,先生。”


那双灰色的眼睛在审视他,艾伦感觉到。


克制住手指上的颤抖,少年微微躬身,在男人面前摆出一副听命的姿态。对方的目光在他脸上浏览了好几遍,最后停驻在少年的眼睛上。


利威尔想了想,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但开口的时候却又改成了,“谢谢。”


他看着少年转身离去的身影,眨了下眼,回过身子,对着雨幕继续发呆。


 


这天,他喝冷了五杯咖啡。


 


(六)


“能感受到来自那位的好感吗?”


男人嘴角掀起一抹笑意。


“当然了。”


他端起再次换上的、温度恰好的黑咖啡,轻轻含住杯沿,将漆黑的液体缓慢地吞进喉咙,“这世上最难隐藏的,就是爱意。不是吗?”


“你想问为什么我不回应?”他有着超凡的洞察力,轻问出声。


“你以为,全世界只有一家咖啡店么?”


 


(七)


收到了雨伞之后,利威尔照着样式上网查了一下。


那是一个老品牌了,以品质高与外形美观著称。他把玩着手里的伞,用食指摩挲过木质伞柄上的每一条纹路。


那位少年,也握过这个位置吗?


那位,总是偷偷在自己背后举起手机,偷拍自己的少年,他煮的咖啡,蕴含了一种思念的甘味。


尝之如饴。


哦,对,那家伙还会偷喝自己的咖啡。


利威尔用手敲了敲伞柄,将它珍而重之地放在了房间里显眼的角落。一抬头便会看得到的角落。


每次看见,都会有一股莫名的喜悦涌上心头。


 


(八)


送他的伞,一次也没见他用过,无论晴天雨天。From 艾伦


送我的伞,一次也不舍得把它暴露在这肮脏的天空下。From 利威尔


 


(九)


究竟谁会比谁,更沉不住气呢?


 


(十)


嘭——


墨蓝色的长柄伞撑开在雨丝不断的清空下。


少年举着它,看向自己左侧,男人依旧没什么表情,一丝不苟的尼大衣上,有几滴雨水挂在了上面,折射出这个世界的晶莹剔透。


“只送到办公室楼下就可以了吗?”艾伦礼节地,低头询问。


“嗯。”男人也没有过多言语。


他们并肩走进雨帘,穿过长街,直到利威尔悄悄地,捉起艾伦垂在他身边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口袋。


 


表演结束。


 


(End)


“若说不爱他,何以又把心脏都献给他。”


早就曝露了的心意,明目张胆地爱着,假装再多也没有用。


 

评论
热度(125)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A醬艾倫病晚期 转载了此文字
  2.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A醬艾倫病晚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