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利艾】【已坑】长夜漫漫,寂寞难耐(吸血鬼X僵尸)

坑爷咧这是:

1.语死早


2.猎奇向(不管是故事内容还是其它的……)


3.有可能会是坑


4.作者神经病


5.工口有(写出来绝逼是搞笑的)


这样没问题就请往下看


————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艾伦刚从自己的窝里爬出来,抖了抖身上的泥土,顺手将在脸上蠕动的小虫一个一个弹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表,走出了墓园。


艾伦是被饿醒的,距离上一次进食已经过去大半年了,由于是冬天,他觉得出去太冷了,还没地下暖和,就这样,睡了大半年,直到快要夏天的时候才苏醒过来。


醒了后他也没急着出去,要是外面是大白天的话那他就死定了。他躺在棺材里,虽说是棺材,但由于过了太久太久的时间了,已经化作成烂泥了。根据天生的直觉,艾伦觉着已经晚上了,可以出来了,于是开始苦命的挖着棺材上的烂泥,等整个人,啊,不对,尸体从泥土里钻出来的时候,艾伦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走出墓园的艾伦到处张望着,现在已经是大半夜了,可还是要警惕点别碰到人类。上一次出来的时候就不小心撞到了人类,结果被那人的高音给吓了一大跳。


等下去哪儿弄点什么东西吃啊?看了看那个殡仪馆貌似已经搬走了啊,本来还说去吃点新鲜的内脏的,结果也没得吃的了。吃活人又太麻烦了,还是去弄条狗来吃好了。


“喂,那边的那个谁。”冰冷的声音将这寂静的夜晚划破。


艾伦身子一抖,呀啊啊啊,不会吧,被人发现了?他回过头来四处看着,却未能看到人影。


“……”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将艾伦扑倒在地,艾伦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脖子一痛。接着压在身上的那人呸的一声,将什么吐了出来,“你不是人!”


“你才不是人!”这家伙干嘛骂我,额,也算不上,“那个……我的确不是人……”艾伦觉着自己说的话感觉怪怪的。


“……你是什么东西?好难吃。”那人站起身来,嫌弃的看着艾伦,还从自己的黑斗篷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来,打开喝了一口又吐出来。


艾伦也有些转不过脑筋来,“啊,我是死尸……也就是僵尸吧……你了?你应该不是人类吧。人类没有你这么长的耳朵……难道你是阿凡达!可肤色不对啊……变异了?”


“嘭”的一声,艾伦被一脚踹翻在地。好疼!艾伦正准备抬头的时候,却被一只脚给踩住了头,“区区僵尸,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话。”


“你这混蛋!”


“……”


艾伦觉得脖子一痛,视线一个翻转,就看见那人正在自己的身上踩来踩去,好像是在擦鞋底……话说,为什么自己看的到这个画面,好像有什么不对啊……好像我的身体少了点……


“呀啊啊啊啊!我的脑袋!我的身体!!!!”艾伦惊慌失措的大吼了起来,竟然分家了!


“嗯?竟然没有死?”那个人的语气有些惊讶,他走上前一把抓起了艾伦的脑袋。“你怎么没有死啊?”


“我怎么知道啊!快把我安回去你这个混蛋!”


“如果你不想我把你的脑袋当做篮球一样投进那个教堂的烟囱,你最好给我闭嘴。”


“唔……”艾伦连忙闭上了嘴。


“你叫什么名字?”


“……”


“问你话。”


“……”


“我叫你说话你听不懂吗?还是要我把你的眼珠子抠下来!”


“你不是叫我闭嘴吗?”


“……你TMD是少长了一根筋吗?”


“唔……我不太清楚……”


“……说名字。”


“艾伦耶格尔。”


“多少岁?”


“记不清楚了。”


“啧……算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仆了。”


“诶!才不要!”


“我的决定没人能够否决!回去了。”


“等等!我的身体!身体!”


“麻烦死了。”


1.我的主人有洁癖




这是第几次了……艾伦苦着一张脸伸直了腰,龇牙咧嘴的捶打着因为弯太久而疼痛的腰。


可恶啊!!!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啊!我要回坟里去!可恶!我都这么一大把岁数了,还被要求着做清洁,腰都快断了。


艾伦气呼呼的将手中的抹布扔在了地上,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逃跑,只是……实在逃不出去啊!这破地方简直就机关重重啊!好不容易逃到了大门口,手脚都断了,胸口处也插满了箭,身上到处都是血窟窿,艾伦含着泪水,强忍着疼痛,拖着自己破烂的身体誓死要逃出这个鬼地方。结果眼前一黑,那么长和身体又分家了。


那个该死的叫做利威尔的吸血鬼竟然就这样把自己的头踢了下来拿口袋装着。


“哟,艾伦小朋友,你这是要走哪儿去?”


“混蛋!把我的头还回来!”失去了头的身体什么也看不到,只能伸着双手四处摸索着。那可恶的利威尔还拌了自己一脚,身体猛的摔倒在地上,痛苦扭动着。


“干嘛这么着急嘛。你的断腿断手不要了吗?你好像不能再生啊,只能以原有的基础来恢复啊。如果没有了这些残肢……那你岂不是永远都是残疾了……”


“混蛋!混蛋!混蛋!”


“活了这么久也只会骂混蛋……白活了……”利威尔用自己那又长又尖的指甲戳了戳在口袋里动个不停的脑袋。


艾伦气的眼睛都红了。


等利威尔放他出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又被带回了城堡中了。利威尔把艾伦的脑袋提出来放在桌上,艾伦猛的就朝利威尔的手指咬去,接着脑袋就被利威尔一巴掌打在了地上,还滚动了几圈。


利威尔皱着眉头一把抓起艾伦的头发,就看见艾伦咬着嘴唇,满脸泪水呜咽着。


“喂,你哭什么。活了几百岁了还哭成这样,把你主人我的面子都丢光了。”


“呜呜……你……你干嘛要抓我回来……我要回墓园去……”


“你在墓园有朋友吗?”


“没有。”


“有住的地方吗?”


“有口烂掉了的棺材。”


“有吃的吗?”


“唔……没……”


“那你回去干什么啊?我这儿有住的有吃的……不好吗?”


“可……可你要打我……”


“那是你不听话。我认为最好的管教就是疼痛。如果你听话的话,我还会带你去外面玩。”


“诶!真的!”


“嗯……没错……”利威尔笑了起来,两颗獠牙在月光中散发着冷冷寒光,“把这个契约签了吧……”


艾伦沉浸在喜悦中,“啊,好,没问题……这是什么啊?”


“我也不可能白养你这么久,这是我和你的主从契约。签了后,你就是我的奴仆了。”


“诶……可我不想……”


“艾伦……我的心情很多变的……”利威尔抓住了桌上的装饰品,一个骷髅头,手指慢慢合拢,白色的粉末从指尖流出,他拿起一旁的茶杯将粉末装在里面,递给了目瞪口呆的艾伦。“我相信,只是多了一层皮的脑袋,对我来说也是没有多大难处的……”


最后艾伦心不甘情不愿的签下了契约。


签下契约后,利威尔就把艾伦的脑袋安回了他的身体上,看着摇摇欲坠的脑袋,利威尔拿起桌上的载书机,咔擦咔擦,就将艾伦的脑袋勉强固定上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艾伦痛的鼻涕眼泪都狂飙出来了。


“啧。”好脏……利威尔面色不善的提起比自己还要高的艾伦丢进了浴室里,“给我洗干净了。没洗干净的话,我就把你的皮剥下来,洗干净再让你穿回去……我说到做到……”


好恐怖……艾伦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漆黑……


自那以后,艾伦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那可恶的洁癖。


这么大的城堡,每天都要打扫,没打扫干净,利威尔就会把他绑在木棍上当拖把用来擦地……每次见利威尔之前都要洗的干干净净,不能有一点汗臭味,否则的话就会享受到利威尔的亲手服务……简直就是要被洗脱掉一层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想死……


艾伦欲哭无泪的蹲在了地上,缩成了一团。


要是在三笠还没有死之前,自己怎么可能会被虐待……三笠……呜呜……


“喂,艾伦。”利威尔看到蹲在地上的艾伦,艾伦一听到是利威尔的声音,整个人都慌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马上做好清洁……”


“不做了。准备和我出门。”


“啊?”


“当初不是答应了你的吗?要带你去外面看一看。现在正好是晚上,我带你去逛逛夜市吧。”


“利威尔先生……”艾伦那绿色的眸子充满了光彩。其实这个人,说不定是个好人啊……


利威尔伸手摸了摸艾伦的脑袋。


一根鞭子,一颗糖。


2.我的主人很凶残


艾伦至今想起那第一次和利威尔去夜市的晚上都会觉得胃痛不已。


完全就是心理阴影啊!艾伦痛心疾首的捶胸顿足着哀嚎不已!


那天晚上。


艾伦喜滋滋的洗了个澡,换上利威尔给他的毫无美感而言土的掉渣的新衣服,兴高采烈的被利威尔一提衣领直接飞出了城堡。


夜晚的风挂在艾伦的脸上,让艾伦产生了皮肤要裂开的错觉,看着一脸淡定的利威尔,心中暗自羡慕着,这是有多厚的脸皮才能顶得住这么个寒冷的风。不过披着一个斗篷的利威尔,又这么潇洒的飞在天上,再加上本就英俊的脸庞和那天生的贵族气息……艾伦觉得自己一定要说点什么来夸奖一下利威尔,说点什么,美若天仙?可利威尔又不是仙女……唔,好苦恼啊……


“到了。”在离夜市还有点距离的偏远处,利威尔降落在了地上,随手将艾伦扔在了一遍。艾伦噗通一声掉落在了草丛中,丛中的荆棘划破了他的皮肤,“哇啊!好痛!”艾伦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地上的石头顶的他屁GU疼的不行,“利威尔先生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反正你又不会死。”


“可是会痛的嘛。”艾伦嘟囔着,接着他开心的一拍手,“对了利威尔先生!”


“干嘛!”利威尔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


艾伦兴高采烈的说道,“刚刚在飞行的时候,我觉得利威尔先生很帅气啦,想着要用什么词来夸奖一下你,我想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词。”


“谁要你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啊。”利威尔心情不错的说道。


天上的弯月映在了深蓝的湖水中,水光粼粼,那一片绿意的眼睛也染上了一片柔和的月色。


“大鹏展翅!”艾伦做出了一个单脚撑地,双手张开的姿势,大声说道,“这就是我为利威尔先生想的形容词!怎么……噗……等等……利威尔先生……为什么打我……哇啊……我错了……”


只听噗通一声,一个不规则圆球顺着草丛掉进了湖水中。


利威尔收回了自己的高扬起的脚,呆愣的看着地上没有头,不断痛苦挣扎着的艾伦的身体。这家伙的头怎么就这么容易掉啊!


好难受啊……好痛苦……


艾伦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开了,可恶的利威尔!明明都这么讨好他了,他竟然还这样对我!太过分了……还一瞬间以为他是个好人,不对,好吸血鬼,结果明明就是个坏透了的家伙!唔……嘴里全是水,鼻子里也是……


这个湖水好深啊……下面也完完全全都是黑的……好恐怖……


原以为早就习惯孤独和黑暗的艾伦,在此时此刻也不免害怕了起来。会死吗?本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死,这一次应该就死定了……利威尔先生这么爱干净,肯定不会为了自己这么一个僵尸而跳下这个湖水来救自己……诶……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这么一个死法……话说回来,还是人的时候……自己是怎么死的啊……


嗯,那个是什么……艾伦低垂着眼帘,在那一片黑暗中,好似看到了什么……一个似曾相识的青少年躺在有着一堆白色的花当中,安详的睡着……那个是自己吗?画面一转。那个青少年和一个看不清相貌的人在开心的说着什么。


[等着你……我一定会在原处等着你的……]


[所以请一定要为了我回来……]


[……将我拯救……]


那个人是谁?我和谁订下了这个约定……我变成僵尸,孤苦等待了几百年,就是为了等那个人吗?那个人……究竟……


“艾伦!”隐约中好像听到有谁在叫自己。艾伦努力睁开自己那想要闭上的双眼,利威尔先生……那个凶恶的利威尔,捧着自己的脸……吻住了自己的唇。


柔软的触感让艾伦睁大了眼睛。


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他们两一般,安静的湖水,柔和的月光,那人冰冷的指尖,和那一双黑的看不到底的双眼……


我,我在被他注视着。


我,我在被他亲吻着。


我,我在被他拯救着。


……


两人浮出了湖水,利威尔捧着艾伦的头,艾伦依旧是那一脸震惊的表情,“喂小鬼。”


“……”艾伦死机中。


“啧……傻了吗?”利威尔毫不犹豫的将艾伦的头按在水里,再扯了出来。


“呼啊……哈啊……利威尔先生……你这是……”艾伦狼狈的喘着大气。


利威尔依旧一脸冷淡的说道,“我看你没神了,给你招个魂。”


“哪有你这么招魂的啦!”艾伦气的两眼通红,完全忘记了刚刚在湖底发生的事情。利威尔皱了皱眉头,随手将头扔在了艾伦身体的旁边,艾伦的身体连忙在地上摸索着将自己的头捡了回去。


可恶,都不能对我温柔一点吗?艾伦凶神恶煞的冲利威尔的背影扬了扬拳头。利威尔一个回头,艾伦来不及把拳头伸回来,只得机智的比了个V的手型。


理所当然,艾伦被胖揍了一顿。




可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一定要将那个臭矮子埋在土里,然后在一边撒上很多虫子!


3.我的主人很凶残(之二)


“利威尔先生。”


“干嘛。”


“是不是快要到夜市了啊?”


“你眼睛瞎了吗?看不到那边的路灯吗?”


“我我……我……”


“我什么我,再这样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


“……对,对不起!”


艾伦涨红着一张脸,看着不远处灯火明亮的夜市,内心也不免激动了起来。自己也有过偷偷摸摸的跑到夜市上去玩的时候,不过那个时候总觉得自己是异类,而很自卑,不敢靠的太近,就在远处观望一下这热闹的夜市就觉得很满足了。但是这一次……艾伦斜眼偷看身边昂首挺胸大步向前的利威尔,看着利威尔先生这样的自信,觉得自己也被鼓舞了一般。


有人壮胆,感觉就是不一样!艾伦乐呵呵的笑着。


“傻笑什么。”利威尔发现身边的家伙像个傻子一样呵呵的笑着,“脑袋进水了?”


“才,才没有啦!虽然刚刚是掉进了湖里,但也没有进水!”艾伦辩解道,“利威尔先生,夜市!夜市!我们到了!”艾伦激动的抓住了利威尔的手,兴奋的叫道。


在他们两人的面前,正是一条街的夜市。


这条街的最前面有两根超大型的石柱,以石柱为准,里面便是可以摆摊的地方,一直到尽头的两根石柱。也就相当于是在这四根石柱的范围中就可以尽情的摆摊了。


艾伦深呼吸了一口气,脸色严肃的抬起了右脚,迈过了以石柱为准的地砖线,“嗷嗷嗷嗷嗷!利威尔先生快看!我跨进夜市来了诶!”艾伦狼嚎着,兴奋的又把右脚收回来,跨出,收回,跨出,收回……


“哈哈哈哈哈……感觉好奇妙啊……哇噗——”艾伦被利威尔一脚踹进了夜市,以狗吃屎的姿势摔倒在地。


“你果真脑子进水了吗?”利威尔杀人的心都有了,这小子究竟是在干什么?找老子的麻烦吗?在丢老子的脸吗?因为艾伦那脑残般的举动,夜市上许许多多的人都看了过来,指指点点。


艾伦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自己摔红了的脸,“唔……”好像自己确实有些没做对啊,感觉好丢脸啊……话说好多人看着自己……


被人注视着的感觉真讨厌。


艾伦快步走到了利威尔的身后,低垂着头,“利威尔先生……”那语气,仿佛是在认错一般。原本火气超重的利威尔被那示弱的声音搞得一愣,感觉,不错啊……利威尔杀气全开的将那些一直盯过来的人全都用眼神秒了一遍,一把抓住艾伦的手,就往夜市中央走去。被利威尔看了一眼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连忙转过头,脸色苍白的喘着气。好恐怖的人啊……


“利威尔先生……”艾伦不解的看着利威尔,为毛要抓着自己的手啊?


利威尔看也没有看艾伦,“人太多了。”其实也不是……只是看着这个傻子垂着脑袋的样子,觉得有……那么点可爱……


两人就这样在这人潮中缓慢行走着。大概是因为利威尔自带的气场,过路的路人都自觉与两人保持着距离。本来就嫌人多挤的利威尔脸色也稍微缓缓了,他转头看向艾伦,就见艾伦睁大了眼四处张望着,在橘黄色的灯光下,那双绿意盎然的双眼看着十分的温暖。这个家伙的眼睛怎么这么大啊……感觉手指轻轻一戳,就能把这眼睛挖下来。利威尔面无表情的想着。


正开心的四处张望着的艾伦,没来由的就觉得一阵冷风吹过。他缩了缩脖子,哇啊啊,利威尔先生是在看着自己吗?怎么办,不敢转头了。但是一直看着右边会不会太僵硬了啊……


“艾伦。”


“哇啊啊!!!是!!!”突然间听到利威尔在叫唤着自己,艾伦连忙转过头来,结果就看见利威尔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你脸红个什么啊。”利威尔皱起了眉头。艾伦紧张的想要摆手,结果发现自己的手还和利威尔的手牵着,小麦色的肌肤遍布了红晕,特别是耳朵那里,又红又烫,“没,没有脸红!”糟糕啊,都怪利威尔先生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其实也算不上一脸认真吧,利威尔先生的表情不一直都是这样吗?不管了,总之先冷静下来。


利威尔也没有过多的在意艾伦,他看了看四周,“有什么想买的吗艾伦?”


“诶诶诶!!!我可以买东西吗?”艾伦惊讶的问道。


像狗一样的蠢……怎么没有尾巴啊……要是能够摇晃尾巴不就更蠢了么。利威尔不作声色的想着,他松开了艾伦的手,将自己衣袖上的灰尘拍了拍,“嗯,可以。”


“嗷嗷嗷,利威尔先生,你真是太好了!”艾伦恨不得上去给利威尔一个拥抱,但又想着如果真的这么做了,自己的胳膊一定会被卸下来的。“那么就把钱给我吧,我自己去买。”


“……”利威尔看着向自己伸出一只手的艾伦,“干嘛?”


“钱啊!把钱给我,我自己去买吧。利威尔先生就找个地方坐着等我就是了。”否则和利威尔先生一起购物,自己会有很大的压力啊。一想到自己开开心心的在那儿挑选东西的时候,利威尔先生杀气腾腾的在一边用眼神示意着自己快一点。想起来就很扫兴啊。


“我没有钱。”


“……”


“你这个表情是想让我把你的脸撕烂吗?”


“对不起,我错了。”艾伦恢复了正常表情,“利威尔先生你没有钱吗?”


“我干嘛要带钱出来。”利威尔义正言辞的说道。


还以为是利威尔先生帮忙付账,看样子完全是自己想多了啊。再说我也没有钱啊,刚从坟墓里爬出来就被利威尔先生强行带了回去,哪儿会有钱啊!艾伦苦着一张脸,那这下出来干什么啊,光是看一看,这未免也太可怜了吧,再说自己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就连现在的人类经常说的卖肾,自己恐怕也卖不了吧,几百年的玩意了,质量都不能保证啊。


看着表情丰富多彩的艾伦,利威尔不自觉的翘起了嘴角,这个家伙的表情还真是丰富啊,不过还是哭着的样子最好玩。“既然你也没钱,那我们就回去吧。”


“诶,这就回去了啊……”艾伦的尾音拖的很长,一脸的不舍。


利威尔问道:“那你还想怎么样?”


“唔……”艾伦也答不上来。但就是不想这么早就回去。


“哼,真拿你没办法。”利威尔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跟着我。”


艾伦神采飞扬的跟上了利威尔的脚步。利威尔先生果真是个很温柔的人啊。艾伦看着利威尔的背影喜滋滋的想着。


最后利威尔以矫健的伸手打倒了一个路人甲,正气坦然的拿过了钱包将里面的钱丢给了一边目瞪口呆的艾伦,潇洒离去,准备开抢第二个。


不愧是利威尔先生,就算抢别人钱,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不对,是理直气壮。艾伦看着手中的钱,不禁佩服了起来。


总之,先去买东西吧!~艾伦欢快的拿着钱去买吃的了。


最后,艾伦因为给利威尔先生买了一双增高垫,被打断了双腿扔进了小黑屋里,关了三天才被放了出来。这就是所谓的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了。


TBC


利威尔还是很宠艾伦啦(没看出来),不过是被打断双腿啦,艾伦有不死之身,所以恢复起来还是炒鸡快的。


于是现在就来补充一下设定。


艾伦的话,大致上来说应该是不死之身,但是若是把身体摧毁的渣都不剩,这肯定还是会死的。被火烧,会死。无法呼吸(除了沉睡状态),会死。不能够手脚等再生,就是腿被砍下来的话,要是不拼回去艾伦就是没有腿的状态。


利威尔就是血族,对于鲜血的欲望并不是很大,只不过是要定期食用。现在所住的城堡目前只有他和艾伦两个人,其他的仆人外出办事了还没有回来。


=坑=

评论
热度(8)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KY帅气冲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