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mad world

声名水上书:

之前做过一个奇怪的梦,大致整理了下搞出来这篇,因为是梦所以超级无厘头……


不知道能不能表现到位,总之尽力去写那种感觉了


……另外之所以文里全是黑白的场景是因为……我做梦就是黑白的(´・ω・`) 




另外繁体是因为直接在噗浪写的懒得改了_(:з」∠)_






===============================




他走在黑白構成的世界之中,腳下是不太平整的磚石地,四周的建築看上去早已腐朽,似乎很快就要灰飛煙滅。他行走著,不知道自己來自何處,將要去往何方。


 


灰色的洪流漸漸包圍了他,那洪流是由人組成的,每一張臉孔似乎都十分熟悉,但他一個也叫不上來。但這並沒有讓他感到苦惱,因為他連自己的名字都無法想起。


 


所有的人都在向着他的身後走去,沒人猶豫,沒人停留,他看到互相拉起手的小孩子,似乎是為了鼓起勇氣。他想攔住他們,想要問問他們這是要去哪,想要告訴他們害怕的話可以停下。


 


「別管他們。」有人對他說,他知道有人在身後跟著他,但他沒有回頭。


 


他在沒有色彩的世界中前行,和所有的人擦肩而過,而他不知道緣由。他的腳步漸漸慢了下來,綁在身上的立體機動裝置變得有些沉重,這以前從未應先過他,但或許是因為走得太久的緣故,他真想停下來。


 


「放下吧。」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他覺得著聲音有些熟悉。


 


他沒有理會,他絕不能放下這個,因為這是讓他活命的唯一方法,在巨人面前,人類是這樣的渺小而無力。如果沒有了立體機動裝置,即使是人類最強也只能成為巨人的餌食


 


他繼續走著,接著發現所有人都在哭,為什麼剛剛沒有注意到呢?一個高個子的男孩還有看上去很活潑的女孩走過了他的身邊,他們交流著,笑著,但也哭泣著,就像其他所有人一樣。他想要停下,攔住他們,或者加入他們,因為他知道他們是誰。


 


「別回頭。」身後的人又說話了,聲音小到幾乎聽不到,他知道當那個人不再說話的時候,他就可以停下了。


 


他累了,累得再也邁不開步子了,他想要停下,就這樣停止,加入其他人,向着誰知道哪裡走去。有人撞了他一下,他感覺到自己有什麼東西被拿走了,那個原本跟在他身後的人在他前面跑了起來,他全力追著。


 


他不知道自己被對方拿走了什麼,但他必須拿回來。黑白的世界漸漸地模糊了起來,他的視野里只剩下了那一個披著披風的背影,披風上的標誌熟悉的出奇。


 


在他前面跑著的少年,和這個世界完全不同,他是彩色的。黑色的頭髮,綠色的披風,白色的褲子,而他所踩過的地面也變成了棕色的地磚,地磚的縫隙中還長出了綠色的青苔。


 


他看到有色彩的地方逐漸擴張著,彷彿少年在一點一點改變這個世界一樣。他看到了臉上帶著皺紋的中年男人,身邊跟著一個沒有顏色的女人,但不知為何他知道她的頭髮會是茶色的。女人似乎也認出了他,露出了熟悉的笑容,但在他想要回應的時候卻做出了噤聲的動作,接著搖了搖頭。


 


他看到了一大家子人,媽媽有些頭疼的帶著孩子們上街,一個面向有些老成的青年默默跟在他們身邊,但他們似乎看不到他。青年看到了他,在原地立正,將右手握成拳,重重地按在了心髒的位置,接著也露出了笑容。


他還看到了留著小鬍子的男人,短髮的女人,黑髮的嚴肅青年,還有一個看上去不怎麼可靠的傢伙。他在他們身邊飛奔而過,他們向他微笑,行李,但沒人挽留他。


 


他慢慢明白了,那些黑白的是死去的人們,而彩色的是生者。他放慢了腳步,將雙手伸到眼前,想要看看自己屬於哪一方。


 



但他無法辨認,他把什麼都忘了,他正追趕著少年,但他就連少年拿走了他的什麼都說不出來。他覺得自己也應該知道少年的名字,但同樣毫無頭緒。他慢慢停下了腳步,有什麼東西就在意識的邊緣徘徊著,但他就是想不起來。


 


他抬起頭,看到少年也停下了腳步,背對著他。綠色的披風上,由黑和白構成的羽翼似乎隨時可以飛上天空。


 


在黑白構成的世界中,少年轉向了他,笑著叫了他的名字,金色的眼眸彷彿凝固了的晨光。他無法聽到少年的聲音,但那已經不重要了,世界從少年腳下開始漸漸擁有了色彩,而他也終於回想起了一切。


 


「艾倫。」他說。棕色的地面,紅色的房子,藍色的天空,綠色的披風,帶著溫暖的風包圍了他,而接著這一切全都消失了。


 


利威爾眨了眨眼,看著眼前白色的天花板,有些艱難地呼吸著。


 


「兵長!」艾倫跑到了他的面前,金色的眼睛有些濕潤,「你終於……我去叫韓吉分隊長……」


 


利威爾勉強抬起了手,拉住了艾倫的衣角,阻止了他。


 


「等一下再說,我死不了。」感受到手中布料的質感,利威爾終於安心了,他想起昨天的牆外調查,自己受了重傷,還以為會死,還真是命大。


 


不,他看著小心地坐在床邊的艾倫,意識到那大概已經不是昨天的事了,不過無所謂。


 


「我再睡一會,你在這裡就好。」他說著又閉上了眼睛,感覺到艾倫抓住了他的手。他用力地捏了回去,示意他安心。他並不是有哪裡不舒服,只是需要休息罷了,等醒了之後,再對艾倫說那些自己想對他說的話。






END

评论
热度(14)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声名水上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