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交错

Myy_晨:

是从Anna被冻住开始接下去的


Elsa 睁开眼睛的时候是一片黑暗。

耳边没有一丝声音,寂静到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

再次睁眼时睫毛刷过的地方感觉到柔软的布料,Elsa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取下眼前的遮蔽物,手腕却传来铁链相互摩擦的沉重声响,以及不能轻易活动的被紧扣的双手。

即使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位来自于Arendale的女王也终于察觉出自己现在处于被囚禁的状态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

敌国入侵,绑架,还是这只是个梦?脑子里闪现过无数念头的女王意识最终停格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幕,漫天风暴里冻结成冰人的Anna。

对了!Anna!女王刚刚还浑浑噩噩的脑子突然清醒过来,整颗心瞬间被提起。 Anna还有危险,我要去救她,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必须要离开这里。

Elsa深吸了一口气,将精力集中起来。冰随着铁链的方向迅速增加攀附而上,整个房间里也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冰凌。

应该可以了,Elsa再次试着挣脱铁链,却发现完全没有效果,依然困住的双手只能摆放在平躺着的胸前,如果她能摘下眼前的布条看到外面的话,会发现房间里的冰凌也在慢慢消退。

Elsa还来不及惊讶,房间的门被缓缓打开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停在自己身边,可以分辨出是个女人。Elsa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沉住气息保持着平日的高贵的问道,“你是谁?你可知道我是Arendale的女王,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已经停在身边的人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欣赏自己挣扎的模样,即使是有着良好教育和修养的Elsa也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和对Anna的无限担忧,却在爆发前听到对方轻轻笑了出来。

“姐姐。”

Elsa睁大了眼睛,没有错,不会有错,这个声音是再熟悉不过的Anna的声音。可是Anna不是为了救自己而被冰封起来了吗?尽管心里满是疑问,Elsa却仍然难以掩饰心中的高兴,“Anna?真的是你吗?我是说,你…你没事了吗?”

“我以为你会先关心一下自己的处境,”Elsa感觉到Anna坐到了自己身边,手指沿着自己的面颊轮廓缓缓移动,手指带来的触感如此温暖而真实,“毕竟Elsa你—Arendale的女王可是被囚禁起来了。”

这才想起自己处境的Elsa又试着挣扎了一次,然后有些沮丧和疑惑的问道,“Anna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我打不开这个东西。还有我眼睛上的布条,它让我看不见你。”

原本游走在脸上的手指停了下来,然后移动到眼睛的位置,细细摩挲着。“看见我,”Anna的声音充满了疑问和轻蔑,和以往温柔而又轻快的语气完全不同,“为什么想要看见我?”

“你在说什么阿Anna,你是我妹妹,难道我不应该看到你吗?”Elsa不安的回答。

“呵,你把我拒绝在门外,把我冰冻起来的时候又何曾想过我是你的妹妹!”Anna的声音猛的高了起来,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了恨意。

眼睛上的布条瞬间被抽走,光线涌进视线的时候Elsa忍不住眯起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人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她是Anna,她又不是Anna。Anna不会用这种充满恨意和侵略性的目光看向自己,可她的五官明明又是自己最熟悉的模样。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Anna低下头,额前的一束金白色头发随着动作掉落下来,Elsa的目光被固定在这一缕当初明明已经消失不在的头发上。“拜你所赐,”Anna随着Elsa的目光看了一眼,“我最亲爱的姐姐。”

“你…你究竟是谁?”Elsa觉得自己的喉咙发紧,很难说出一句来。

“我是你的妹妹Anna,那个在你门口被拒绝了13年,又为了拯救Arendale而被你在心脏射入碎片的Anna,以及,我已经死过一次了。”Elsa惊恐的摇了摇头,似乎是不相信她的话,Anna嘴角扯出一丝笑容来,“哦对了,我亲爱的姐姐,你那时因为太过伤心失去了意识,是我救了你,将你带到这里的。只是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惩罚你。”

Elsa张了张嘴,她的脑袋里现在是一团乱,她不明白在失去意识之后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自己不能理解的事情,她也不能接受那个原本开朗单纯的Anna会变成现在这样。

就在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的时候,门外响起敲门声,“The queen,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大臣们都在等你。”

Elsa下意识的准备开口,却被Anna伸出的手指按住了嘴唇。

“好的,我马上就来,让他们稍等片刻。”

“Yes,your majesty.”

Elsa不可思议的看向正如此贴近自己的Anna,似乎还未从刚才的对话中醒悟,而Anna的手指还停留在自己的唇上,撬起自己紧闭的嘴唇,动作显得情色而又挑衅。 Anna慢慢抽回了手指,在Elsa还在愣神的时候俯下身子,吻了上去。

略显粗鲁的吻落下的时候却变的意外的轻柔而又呵护,恍惚间Elsa以为是原来那个Anna又回来了,直到对方把舌头伸进来肆意搅动Elsa才回过神来,拼命扭动身子企图反抗。

“唔…”Anna捂住被咬破了的下唇,直起身子后退两步,看向躺在那里平复着呼吸的Elsa,头发微微有些乱脸色也带着平日里绝对见不到的潮红,还有嘴唇上残留的自己的鲜血,不是高高在上靠近不得的冰雪女王,而是落入凡间沾染了世俗气息的Elsa。

像是回味一般,Anna伸出舌尖舔了自己下唇的鲜血,然后慢条斯理的整理了身上因为刚才动作而凌乱的衣服,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人,然后向门外走去。

“忘了告诉你,现在Arendale的女王是the queen of Anna。”

“不要试图挣扎了,你的魔力逃不出这个屋子,就像你一样,Elsa。”

评论
热度(15)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Myy_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