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冰雪继承者

柯基改变生活:

  冰雪继承者


  


  


  艾泽拉斯有了新的巫妖王。


  


  千万不死族大军对她臣服,北风从极北之地扩散到全世界,她踏着冰霜之径,从凛冬的领地——诺森德一直走到了世界中央的大漩涡,大海也为之冻结,匍匐在她脚下。在大地守护者死亡之翼陨落的地方,升起了一座被暴风雪包裹的城堡。


  


  冰雪仆从响应她的召唤从海中升起,风和水的领主恐惧地发现元素已经不听他们的指挥。


  巨大的龙龟神真子再也无法摆动四肢,吞天被冻在永恒之岛的外围,只露出一截鳍在冰面上。


  联盟的船只无法出海,被部落的飞艇揍得大败。两方杀红了眼睛,在深冬的冰面之上展开了阵地战。


  


  


  


  萨尔,杜隆坦之子,陶土议会的大祭司,却深深地担忧着无尽的凛冬。


  


  他召唤出元素使者,恳切地询问御风者奥拉基尔,所有风元素的领主。


  “伟大的风,是什么让你如此狂暴?”


  “我不知道,杜隆坦之子,我已无法进入那个领域。”


  萨尔又询问猎潮者耐普图隆,所有水元素的领主。


  “伟大的水,是什么驱使着你冻结,化为可怕的暴风雪?”


  “我不知道,杜隆坦之子,我已被从那里放逐出来。”


  


  萨尔只身一人来到冰冠城塞之巅,伯爵伯瓦尔已经为冰晶所封印,象征巫妖王的头盔不知去向,因碎裂而散落一地的霜之哀伤,也不知所踪。


  陷入了深深的担忧,部落和联盟共同的敌人又出现了,新的巫妖王,又出现了。


  


  他只身一人踏上冰面,深入暴风雪的腹地,却许久都没有回来。他的妻子阿卡拉担心他的安危,央求小地狱吼,格罗姆之子派人寻找他的下落。


  加尔鲁什,格罗姆之子充耳不闻:“现在是部落最关键的时刻,我没有闲心去管一个用星界传送满世界乱跑的萨满!”


  阿格拉日夜担心,最后只得去央求她的情敌,肯瑞托的大法师吉安娜。


  吉安娜在暴风雪中也愁云惨淡,“不……暴风雪已经再也不听我的指挥,我的冰霜系法术失效了。”


  阿格拉急切地说:“请你!请你切成火法!”


  吉安娜说罢便切出了火焰系法术。可是当她念动法术、聚集火球之时,火球犹如风中的烛火,被斜吹的风雪扑灭了。


  肯瑞托的大法师慢慢跪在了地上,“我……我无法与风雪抗衡。”


  


  


  正在这时,有人破开了风雪。


  说是破开了风雪,其实并不恰当,杜隆坦之子萨尔被一座巨大的冰山从风雪中推了出来。


  两个哭泣的女人见到他出来,都争先恐后地扑了过去。


  “高尔!我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注)


  “萨尔!我的法术失效了!”


  萨尔安抚了她们,骑着北风冻原长毛象,载着她们穿过无尽的冰海,找到了部落和联盟的战场。


  (可载三人)


  


  


  两方战事正酣,萨尔阻止了联盟和部落的争斗,告诉他们:


  “新的巫妖王诞生了.


  她的法术没有CD,


  她的施法没有读条


  她的技能没有冷却。


  她的冰霜领域之中,风和雪都要任其指挥。


  她身后跟随着两个冰雪仆从,一人替她托着巫妖王的头盔,一人替她托着魔剑霜之哀伤。


 


  她在世界中央升起冰雪城堡,死者和冰雪仆从拱卫着那里。”


  


  部落和联盟放下了兵器,停止了争斗。


  “什么?!这不可能!为什么她不用带上巫妖王的头盔,也没有受到那邪恶力量的蛊惑,就能成为巫妖王?”


  


  暴风城的瓦里安问道:“她要做什么?什么才能阻止她?”


  格罗姆之子,加尔鲁什地狱吼愤怒道:“部落的怒火会燃烧她!部落的勇士会阻止她!”


  


  部落最强的战士,加尔鲁什地狱吼,向着冰雪城堡冲锋,却被没有冷却时间瞬发不读条不耗蓝的法师打败地狱吼跌跌撞撞地跑回来。


  他抱怨道:“她甚至没有读条!她甚至都没有使用霜之哀伤!”


  冰雪的法力受到限制的肯瑞托大法师吉安娜问道:“我无法借用冰霜的力量,而我的火焰又太过渺小,那我们还能使用什么方法?”


  萨尔沉吟半晌,道:看来,我们得求助我们的敌人了。


  


  在萨尔的命令下,炎魔拉格纳罗斯,所有火元素的领主,被元素议会从放逐的空间中召唤回来重新降世。


  他带着粗大的元素锁链,肆无忌惮地嘲笑萨尔:“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低头来求我的时候!蛤蛤蛤蛤蛤蛤!”他狂妄地笑着,冰面随着他的狂笑而龟裂,火元素位面的岩浆从缝隙之中直接喷涌而出,包围了死者的大军。天上降下火焰陨石砸碎了冰雪的军队。


  


  


  


  冰雪女王的周身围绕着呼啸的雪片,她举起双手,暴风雪(blizzard)就笼罩了整个视界。


  风雪肆虐过后,炎魔险些灭为灰烬,他不顾元素锁链尚在水领主和风领主的牵引之中,迫不及待地逃进了元素位面。


  


  部落和联盟的联军被恐惧打败,哀鸿遍野。


  “我们真的要被冰雪打败了吗?”


  


  女妖之王,被遗忘者的领袖希尔瓦娜斯,深知要打仗就不能太信任男人。


  她率领她的女妖亲信,迷惑了天灾军团,夺取了冰雪城堡附近的高地,她眺望着城堡方向,用她手中的弓箭瞄准了冰雪女王。


  


  那个年轻的女孩子,是一个人类,她有海蓝色的眼睛,雪白的皮肤,高挑而惹人注目的身材,她的容色哀伤,仿佛全艾泽拉斯的精灵一同为她歌唱也抹不平她皱起的眉头。她穿得很少,只有一件天青色的裙子,她根本不惧怕风雪。


  她的眼中既没有邪恶的狂热,也没有凛冬的偏执,是什么让与大地为敌?


  


  这是海洋封冻以来,冰雪城堡附近的第一个晴天,终日风雪肆虐的城堡附近,雪花凝固,悬浮在周围。


  女妖之王心有疑问:


  这是什么样的歌声?


  为什么她的城堡是哀伤的红色?


  为什么她的城堡是恐惧的琥珀色?


  为什么城堡中传来歌声?


  为什么冰雪仆从们如此平静?


  为什么天灾军团如此温顺?


  “啊。”女妖之王忽然发出声响。


  “女王陛下?”她近旁的女妖问道。


  女妖之王眯起眼睛,一箭射向天空,“如果有这样的交响乐队,我也可以再在达拉然开一场演唱会。”


  


  


  女妖之王放下弓箭,回到联军阵地,告诉萨尔:


  “我们或许没有办法攻入冰雪城堡,但世上一定有人能阻止她。”


  萨尔因而召唤出先知。


  先知告诉他们:唯有发自真心的火焰,能够消弭冰雪女王的恐惧与哀伤。


  


  


  


  萨尔因着先知的预言来到了奥妮克希亚的洞穴附近。


  


  这爬虫因为天气寒冷异常,龟缩在洞中不想动。


  即便有一个红发女战士不停地拽她的角。


  “为什么你一定需要我!”奥妮克希亚怒吼道。


  “因为你是一头能喷火的龙!”奥妮克希亚被她从洞穴深处一直拖到了洞口,她巨大的头颅伸出洞外,却怎么也不肯往下雪的户外再挪一步。


  “能喷火的龙到处都是!太冷了我不出去!”


  安娜叉腰道:“你喷的比较好。”


  “你的火焰已经很厉害了!”


  安娜指着不远处游荡的冰晶说:“它们看见我就会蜂拥而至,我的火太小了。”


  “……”奥妮克希亚的角已经被揪得很疼,忍不住就放弃了,“让我再挣扎一下。你知道,天冷和天热,都是出窝的大敌。”


  


  安娜靠在洞口的集合石上,不由得伸出一只手,接住天上掉下的大块雪片,对她说:


  “下雪了,我想念我的姐姐。”


  “噢,我有一个哥哥,他是个死宅,每天都躲在地底制造怪物。你姐姐呢?”


  “我的姐姐所到之处,就会下起雪花,可我出来玩,并没有告诉她。她一定很生气。”


  奥妮克希亚摇了摇巨大的头,用硕大的金黄色眼睛看着她,“噢,那她一定很伤心,你都不带她一起玩。我哥哥和我弟弟都是这样,不带他们玩,就到处吐火。”


  


  


  杜隆坦之子,奥格瑞玛的萨尔这时候走出来,告诉她:


  “阿伦戴尔的安娜阁下,我是霜狼氏族的高尔。这个世界快要被冰雪占领了。我们的先知说只有你的力量能够拯救艾泽拉斯。联盟和部落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安娜瞪大了眼睛,“什么?这是什么任务?”


  “我不知道,”萨尔躬身道,“阿伦戴尔的安娜,先知说你有火焰之力,你的火焰并非源自元素领主的授意,而是因为心之火焰。”


  “可我昨天还在被那群雪人追杀……”


  (此处应有棉花糖)


  


  


  萨尔湛蓝的眼睛温和地看着她,说道:“我们别无他法,请你帮助我们,否则艾泽拉斯将陷入永远的凛冬。”


  


  安娜因这湛蓝的眼睛而屈服。


  


  


  “好吧,反正我最近总是在帮人解冻。”


  


  部落和联盟的军队随她杀到冰雪城堡的外围,冰雪女王的愤怒让风雪肆虐,任何生物都无法靠近,冰雪仆从与天灾军团从风雪中涌出来,远看像是四下散落的雪片,部落和联盟的军队放下了对彼此的仇恨,奋力抵抗着源源不绝的冰雪军队。


  安娜站在风雪之前,喃喃说道:“没错,就是这种温度……艾尔莎!是你吗!”


  她往前走了一步,萨尔巨大有力的手连忙拉住了她纤细的胳膊,“这风雪非常危险!”


  


  


  安娜轻轻甩开兽人巨大的手,一个人顶着风雪走了进去。


  “艾尔莎!冰雪是无法再次伤害我的!”


  她的声音被狂风卷走,她却一步一步地走了进去,肆虐的雪片像是惧怕她,在她身边形成了诡异的空洞。


  今日的风雪比以前任何时间都要暴虐,无尽的深冬从大地深处涌出来,连太阳也黯然失色。


  萨尔跟在她身后,勉力为她加上大地之盾,却很快无法再前进哪怕一步,这普通的人类少女却依旧往风雪深处前行。白色遮盖了视野,萨尔渐渐地失去了她的踪影,身后吉安娜的声音急切地呼喊着:“萨尔!你不能再往前了!”


  她的声音遥远而飘渺,萨尔回应道:“没有关系!我有星界传送!”


  可是当他念起咒文,却很快被风雪打断,他不敢再停留,连忙撤出了暴雪的影响范围。


  


  


  联军守在风雪之外,加尔鲁什和瓦里安两个战士尤其暴躁,在营地之中焦虑地走来走去。


  加尔鲁什见萨尔出来,跑过来对他抱怨道:“高尔!为什么我不能进去!”


  萨尔低吼一声,“因为对方能召唤暴雪!”


  


  


  女妖之王希尔瓦娜斯在高地上眺望,萨尔走到她身边,听见她说:“她已经进去很久了,说不定已经冻死了。”


  萨尔说:“先知的话不会有错,我们已别无他法,我们都需要读条,我们是打不过她的。”


  说话间,风雪停了下来,晶莹剔透的城堡变成了愉悦的基佬紫。


  


  


  


  


  冰雪仆从和不死大军放下武器,奏起了愉♀悦的歌曲。


  冰雪女王和阿伦戴尔的安娜却再也没有出现,从众人的眼中消失。


  


  萨尔再次回到了冰封王座。


  巫妖王的头盔回到了冰封王座之上,霜之哀伤被冰晶重新封印,立在王座边上的萨尔并不敢相信,艾泽拉斯就这样恢复了平静。


  


  在大地上四处旅行的萨尔,有幸在奥丹姆的阳光海滩上再次见到安娜,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安娜快乐地表示:冰雪女王的一切都是冰霜幻化而成。你说的没错,我的火焰能融化一切冰雪,包括她的衣服。


  说着,她向附近阳伞下躺着的少女招了招手,扬起手中的杯子,喊道:“艾尔莎!我要冰块!”


  那少女也对她招了招手,冰块叮铃叮铃地掉进她的杯子里,随即开出一把小冰伞。


  阳光下,有两个冰雪仆从正顶着两片乌云追逐打闹,全然没有与萨尔对战之时的凶猛狡猾。


  安娜喝完杯子中的果汁,随手放下杯子,她的脚边长起一只冰晶圆凳,正好接住了杯子。


  她在阳光下奔跑着,很快扑进另一名少女怀中。


  


  萨尔只得背过身去,默默念出了星界传送的咒文。


  


  



评论
热度(45)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柯基改变生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