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Breathe Again 8

我亲爱的偏执狂:

8


艾伦买了返程机票,整理东西准备回去。本来就没带多少东西过来,不过一个行李箱,走也可以利落地走,好像没有回来过一样。


利威尔没再来找他,这回大概也彻底放弃了吧。


本来就该这样,扔掉的东西就别再捡回来了吧。


出人意料的是,达尼埃拉在艾伦走之前约了艾伦见面,两人就约在机场的咖啡厅里,里面的咖啡又贵又难喝,达尼埃拉穿得很少,金色的长发放下来,看得出来烫了大卷,被精心修饰过却不让人觉得造作。


“所以,你要回去了?”达尼埃拉把咖啡推到一边,不打算再喝它。谈话过程中她一直都心不在焉,不时地拿出手机来把玩,表情还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是啊,达尼埃拉小姐。听说您在环游世界,来曼哈顿请一定让我招待您。”艾伦笑起来,坐直了身体。


“这是你的手套,还给你。”达尼埃拉把上次艾伦给她的手套递过去,艾伦收到自己的包里,“其实利威尔一直都没放弃你,我怀孕的时候,也常常跟我提起你。”达尼埃拉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眼帘垂下来。


“都过去了。”艾伦低下头看自己的手表。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能让利威尔这么薄情的人死心塌地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后来见到了你,我才觉得你就应该是这样的,能让利威尔喜欢的人就应该是这样的。”达尼埃拉的脸上总算开始出现笑容,看得出来是真心的。


“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我们早就分手了。”艾伦站起来,带着自己随身的包,把里面的护照和登机牌都拿出来,“抱歉,达尼埃拉小姐我要先走一步。”


女人向艾伦挥了手,继续坐在她原来的位置摆弄手机。


 


艾伦到安检口附近,跟三笠打了个电话正式地道了个别,也不管三笠的语气有多错愕,直接把电话挂了。


他大概能想象到三笠在电话那头暴走的样子,事情只要一牵扯到艾伦三笠就会心甘情愿地放弃自己的冷静和理智。他很想告诉她,少为自己生气,这样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也很想跟她说声抱歉,不能亲眼看着自己的侄子或者侄女出生了。


机场看惯了告别,白色的地砖被擦得明亮,到处都是冷冰冰的色彩。大概,已经到最后了吧,也该正式对自己的过去道个别。


艾伦转身朝安检口走过去,却感觉自己手里的护照和登机牌被人抽走了。然后就是纸张被撕裂的声音,艾伦转过身,利威尔手里他的护照和登机牌早就只剩下了一堆破碎的纸张。


“喂,你干什么啊!”艾伦恼怒起来,把自己手里的包挂到手肘上,抢走利威尔手里的那堆纸张,想去服务台问问这样还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利威尔没给艾伦逃走的机会,直接抱住了他的腰,把艾伦紧紧地箍在自己的怀抱里。


“放开我啊!”艾伦挣扎,浑身的力量却用不上,反而吸引了周围的人过来,甚至有保安也拿着警棍过来。


“抱歉,各位,我们只是在处理家事。”利威尔向保安打了招呼,保安一副了然的表情离开,还冲着艾伦笑了笑。


“我不太会说话,如果上次说的话让你误解了的话,我很抱歉。”利威尔的声音就在艾伦的耳边响起,“我不能没有你,艾伦。”


“不是你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你。”


“如果你还在记恨当年我选择艾莲娜而离开你的事情,至少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追求你。我这一辈子,大概只能碰到一个你这么好的人,所以请一定一定不要离开我。”


“利威尔先放开我……”艾伦在利威尔的怀抱里快要喘不过气来,他感受到利威尔的心跳,比平时快太多,好像下一秒就会失控,从他的胸腔里跳出来。


表情、言语甚至连眼神都会骗人,心跳却不会。


艾伦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


“不要。”利威尔像是耍赖一样,把下巴垫在艾伦的肩膀上,用力呼吸着来自艾伦颈窝的味道,“除非你答应我。”


“有事我们回去再说……先放开……”艾伦看着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利威尔终于把自己的怀抱放松,但没等艾伦呼吸到新鲜空气,他就扯着艾伦的领子往下拉,直接攫取了艾伦的嘴唇。


看好戏的观众们哄笑起来,不知道是谁带头鼓掌,零零碎碎交织在一起,最后竟然变成一阵不小的声音。


他们就这么在众人面前唇舌交织,交换属于彼此的气息,像是结下了一个永恒的约定,艾伦想起了三笠婚礼上的宣誓仪式,大抵也是如此。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艾伦还在懊恼自己就这么乖乖缴械投降的事实,手指无意识地拨弄着安全带。


“达尼埃拉刚好也是今天出发,她在机场看见你了。”利威尔从挡风玻璃上看着艾伦的倒影,嘴角上扬,看得出来心情好得不得了。


“怪不得莫名其妙找我喝咖啡……”艾伦低下头,把自己手里的护照碎片收好,“陪我机票钱!”


“你知道的,现在我公司都没有了,就是穷老师,还要靠你这个海归富二代养活。”利威尔耸耸肩膀,表示无可奈何。


“哦,也许你可以回去问问艾莲娜这个小富婆,她舅舅说等她成年了就把公司给她玩玩。”


“靠女儿养什么的真是过分啊利威尔!”艾伦扭过头看车窗外面,手却被利威尔拉了过去,放在换挡手柄上。


风被窗户挡在外面,车里温暖到让人安心。


如果说所有的错误、所有的失去、所有夜里的失眠都是为了这一刻做铺垫的话,一切都看起来变得可以接受甚至值得起来。


艾伦终于找回了他的空气,能够再次自由地呼吸。


此刻,永恒并非不可能。


END


 


“利威尔这三年我可是有在上面哦,快来让我上你吧!”


“嘁,那就试试看啊。”


“太狡猾了……在上面又不是骑乘式……”


“艾伦哥哥,爸爸……你们在干什么?”


世界安静了。


 


后记:狗血文终于完结了,是我写的最快的文了……这么狗血都能看到最后的你,一定是个可爱的小天使~接下来可能就不会日更了,三次元的事情果断还是要做起来啊~


啊,可能会弄个本子什么的,看我心情啦~


嘿嘿,再次谢谢看文的你,我们下篇文再见~



评论
热度(64)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我亲爱的偏执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