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利艾】战旗不倒,战斗继续(下)R18

踏雪寻找迹忆:

原标题【圣诞前夕的礼物】,改成【战旗不倒,战斗继续】


——————————


长官收拾得一尘不染的整齐房间里,少年被仰面压在床上,黑暗中一双明亮如镜的绿宝石里倒映出利威尔的影子。




“兵长第一次面对巨人时有没有浑身发冷的感觉?”艾伦用单只手肘撑起上半身看着利威尔一颗一颗解开自己白衬衣的塑料纽扣,冬季的冷空气一下钻入裸露的胸膛里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正相反,倒是脑子有点发热,就像现在。”最后一颗纽扣被解开,在窗外照进来的昏暗月光下他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男孩漂亮健康的小麦色身体,就像是在欣赏一件极为美妙的艺术品。




“可您总该有恐惧的时候吧,就像我,在那个时候我很恐惧,我害怕失去他们,可他们还是……”艾伦低垂着修长的眼睑企图避过利威尔犀利的目光,可后半句话被男人突入袭来的吻堵在了嘴里。




“好了够了。”他低声带些不耐烦的吼道,温暖的唇蹭着少年精致的锁骨,顺着颈脖、脸颊直到把那柔软的耳垂含入口中,微尖的犬齿来回摩挲着艾伦泛起红晕的耳廓。在长有薄茧的骨节分明的漂亮手指触碰到少年胸膛那颗小巧的淡粉隆起时他分明地感受到身下的人猛然挺起脊背浑身一颤,赤裸的胸口随着加速的心跳剧烈地上下起伏。




“果然……”喘息间隙艾伦抬起头勉强给了男人一个看起来略显惨淡的微笑,但这反而让他更加躁动不安,“就算是人类最强,也会有孤独的时候吧。”男孩的末尾用了询问的语调和语气词,可话内里隐藏的含义在利威尔听来确实一种肯定的语气。




男人沉默着试图揭开对方皮带上的金属扣搭,然后手指溜进了艾伦的裤子里寻找到了少年还未经人事的稚嫩入口一下伸入了进去,身下的人浑身颤栗起来,并且疼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既然要做,就别啰啰嗦嗦,今天我尤其不想听你说话。”利威尔皱起眉头警告艾伦。而对方只是无奈地摇摇头,少年张开嘴还想说些什么,可男人的手突然发力让到了嘴边的话转变成了缠绵的呻吟声,那墨绿的宝石蒙上了一层水雾,像是水平如镜的湖面上泛起阵阵烟雾。




手指模仿着抽插更加深入腹地,同时猛烈纠缠不休的舌吻攻城般的霸道占领少年口腔里的每一寸空间,让他大脑因为缺氧逐渐进入游离状态,眼前的画面逐渐模糊,在遥远泛起火烧云的天边原野上,他仿佛有看到温柔的母亲站在傍晚间的田埂上呼唤着自己的身影。




漫长的吻结束了,带着湿润细滑的津液沾到了艾伦的胸膛上,他回过神来拼命索取着空气,如果这个舌吻再不结束他甚至会怀疑自己已经窒息而死,出现在眼前的是利威尔健壮的身躯,漂亮的腹肌如铁石般坚实,同时上面不满了浅色皮肤的伤疤——肩膀、胸膛、腹部包括膝盖上为了救自己而添上的一道,骇人的痕迹记录着人类最强在种种地狱般的状况中存活下来,并且留下了辉煌的战绩。




恍惚中艾伦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用食指指腹轻轻又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对方身体上结实发达的肌肉和象征辉煌战绩的痕迹,仿佛怕触痛男人曾经的伤口。利威尔默默地看着他,房间里安静得只有彼此沉稳有力的心跳和低沉的喘息声。




花纹般的伤痕书写的是一曲悲凉婉转的镇魂歌——那是一具不倒的墓碑,上面镌刻着每一个人的碑铭,以及死去的士兵们坚定不移的遗志,那些向往自由却再也不能翱翔的鸟儿把生命的翅膀献给了人类,而利威尔则负责把它们延续下去,在这之前人类最强不能倒下,也无权倒下,这是他的职责和任务。三墙之内十二个特区的人们都崇敬的战士,在人们眼中就像一面逆风招展的旗帜般鼓舞着士兵继续战斗下去。




炙热的下体突然出现另一个人的温度,彼此的体温燃烧起冬日的寒冷像要把对方熔化成灰烬,男人抽出手,取而代之的是早已膨胀难耐的分身,在进入脆弱红肿的后庭的那一瞬间少年感到灵魂撕裂般的疼痛并惊恐得叫喊起来。




“啊——!!”原本清脆透亮的嗓音在撕心裂肺的叫喊下略带沙哑,却只有短促响亮的一声便没了后续,艾伦拼命抿住发白的嘴唇皱起眉头,双手下意识地死死扣住男人坚实的肩膀,背后汗如雨下打湿了身下的床单,这会让有洁癖的长官不高兴,他知道。




利威尔撑着身子维持着姿势好一会没有动,他就这么淡淡的俯视着少年的脸,自己黑色的刘海来回晃动着蹭着对方的脸颊,直到艾伦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慢慢放松下来,他才开始缓慢的抽动起下身。津液从少年微张的嘴角满溢而出顺着下巴滴落到颈窝里,恍惚中他眯起眼睛看见长官肩膀上的几道血印,那是刚刚被自己掐出来的。




“您……觉得沉重吗?”




利威尔瞪了他一眼,随即不耐烦的皱起眉头咂嘴,“收起你的揣测,小鬼,沉重?那种没用的东西能给我带来什么?”




不,他在撒谎!艾伦可以清晰的感觉出在万众敬仰的战士身后背负着的每一个沉重的灵魂,就像雕琢在身上的伤痕般挥之不去,那一个个鲜活的意志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他,让他只得在那些不理解的旁人的嘲弄、歌颂、谩骂、赞扬下,别无选择的向无尽无际的前方迈进。




旗帜不倒,战斗就会继续。




的确,利威尔是不孤独的,他的字典里从未有过这个字眼。身负了所有人的意志,怎么可能孤独……




“疼吗?”利威尔低沉柔和如月色般的声音混合着呼出的热气蹭着艾伦的耳边,又麻又痒,他发觉自己的脸上多了两行泪水,涌动而出的泪珠不受控制的往外流。男孩抿着嘴摇了摇头。




男人深沉地叹了口气,然后用温暖的臂膀拥住少年单薄的身躯,让他的下巴靠在自己肩上,可艾伦却感受到从利威尔内心深处的颤抖,真正恐惧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他。利威尔身边失去的人已经够多了,他身上背负的可不止一个人的意志,其中一个倒下,那就带着另一个继续。可他所真正恐惧的,是失去眼前这个少年,那种深渊谷底般的恐慌感只有在艾伦被女巨人带走时才出现过。




真的的胆小者是谁?自己连承认爱一个人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所肩负的重任实在是太多、太沉。从法庭上那一刻起,他就意识到自己如果不狠狠地使出全力把倔强不屈的少年揍趴下,这个小怪物绝对会再次跳起来不顾一切的反抗。即使被踩在脚下浑身禁锢,他还是会用野兽般的眼神瞪着自己——利威尔喜欢那双真诚坚毅的眸子,那绿笔任何植物都艳丽,比任何宝石都透亮。直至审判结束,猪猡们高声喊着:“带着那个怪物滚到墙外去吧!”他知道自己胜利了,他不在乎人们如何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艾伦,因为这个小野兽从那一刻起就是自己的了。




……




自己为什么要哭泣呢?艾伦靠在男人肩头想,明明已经达成了愿望,和爱的人在床上做爱,对方吻着自己的脸颊,可他的内心……确实那么的刀绞般难受,那痛苦的来源不是自己,而且从利威尔身上所感受到的。即使身在一张床上相隔不足一尺,那个人还是那么的陌生,犹如黑洞般神秘而不可测。男孩只是想替他分担一些痛苦,他清楚那个被人们信奉为最强的人,被赞颂讴歌成神话的人,他真正的内心是多么脆弱困惑,可对方就是不愿意袒露出来,即使是自己。




下身抽动着射出一股暖流充满了艾伦的腹部,即难受又痛快,如临死挣扎的人解脱般的感觉。呻吟声从他嘴里情不自禁的泄露出来,充满了整个房间。




“至少你还在。”模糊中他听到男人的喃喃自语,那声音轻的像夜间拂过枝头的一阵凉风。利威尔紧紧的抱着少年修长的身体,像要把彼此融进对方的心脏,永不分离。




“你会一直活着,对吗?”困倦席卷全身,视野黑暗下去的前一秒他听到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深沉得令人心痛,疲惫中他使出全力点了点头,朦胧中他依稀看到利威尔欣慰的一笑,随即眼皮再也支持不住的合上。




战旗不倒,战斗就会继续,而你,就是我的战旗。




黑暗中男人吻了吻少年的脸颊。


——fin——

评论
热度(22)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踏雪寻找迹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