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利艾】SHOW MUST GO ON|人生如戏|13(补完)

生死爱欲:

前文电梯:http://iamiwas.lofter.com/post/23f5e8_1085173


BGM: 空缺


KILLTWO BIRD WITH ONE STONE |一石二鸟


憧れは理解からもっとも远い感情だよ




第二章04(下)


*好像有点点虐


 


走秀结束在晚上十点半,失去了行人的街道显得有些冷清,商店们纷纷打了烊,被灯火照得通明的橱柜显露出一丝白昼下看不见的落寞。


他们一路无言。


艾伦有心中有无数疑惑,却一句话都问不出口。四小时的准备,半个钟的走台,他一直没有喝水。丙烯粘在颈部的滋味不好受,而繁琐的长裙犹如枷锁般禁锢着四肢。刚才混乱的后场亡命狂飙更是让他出了一身细汗,此刻的他一动不动。


真皮的宽敞后座上,男人一直牵着他的手。


 


那是一家位置隐蔽的酒吧,一闪一闪的霓虹灯上标着个烂俗的名字,跟着发音艾伦知道它叫卡萨布兰卡。利威尔找人给男孩送来套日常服,示意他进包间里换。束腰将男孩麦色的肌肤捆出了淡淡的红痕,完全解开后利威尔伸出指尖,试探性地摩挲着他肋骨上的小块皮肤,微微颦起的眉带着点歉意。艾伦似乎没料到对方的举动,下意识便打了个颤,有些戒备地侧开小半步。而利威尔对此没有深究,只是轻轻收回了手。等男孩系好衬衫上的最后一枚纽扣,在门外待命的waiter已经送来了酒水。


“听说你很迷我。“利威尔用启瓶器开了瓶Nobel Wine,金色的液体如泉水般滚滚倾出。


“是的……从小就一直崇敬着您。“


“那么现在不是了?”


“唔——?“


“埃尔文那个家伙告诉我,你签了合同后就心事重重,”他将散发着浓郁葡萄甜的玻璃杯递给男孩,“有什么想要问的?“


“算是对你完美出演的特别犒赏,我都会回答。事无巨细。“


 


我将会踏出第一步,如果这是必要的选择。想起了那天自己的许下的允诺,未成年的耶格尔稳住心绪,举起酒杯一鼓作气干个了底朝天,咽了咽喉:


“那条裙子……‘蓝色妖姬’,我听韩吉小姐她们那样称呼,对您而言,是特别的吧?“


“嗯。“


“您为什么要将她交给我?“艾伦的脸上有着酒精发挥后微醺的红晕,翠色的眼睛里闪着本人都不曾注意到的一丝期许。


“我不知道,“男人答得干脆,没有半点拖泥带水。“我,这里生过病——“利威尔用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顺着男孩的问题侃侃谈开。


“我也想知道,“他摇了摇手中细长的香槟杯,继续道:“你知道那些为了爬上我的床的绞尽脑汁的蠢货有很多,大海捞针般费了二十多年去寻找,我也累了。”


”本来以为绝无可能,也想过要放弃。可在看到你瞬间,我指的是照片——脑子里的怪物发出了声音‘啊,就是这个小子了’。于是我猜,如果是在你身上的话,或许能够找到答案。“


并不介意艾伦因为惊讶而有些滑稽的表情,他又给少年续上半杯酒。


“那次唐突地检查身体,也是为了确认。毕竟,身体的记忆是不会欺骗的。”


“不理会你,也不为你辩解。是想看你靠着自己的意志穿上那条裙子。”


 


“——只有真正能够穿上她的家伙。”


才是那个长久以来困扰着他的症结。


 


“您……您这是喜欢着我么!“突然不经大脑地冒出了一句,男孩涨红了脸,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蠢话,赶忙改口更正了内容,“我是说——那个能穿上蓝色妖姬的人。”


男人看着他,似乎出乎意料地在认真思考这句胡话的可能性。喜欢——利威尔认识这个单词,却不能理解它背后的含义。如果这囊括了心脏的紧缩、反复的臆想…无法实现的渴求。是喜欢么?也许吧…但似乎又并非如此。


“喜欢,你认为那是什么?”他放下酒杯,扫了眼面前已是半醉的大男孩,将问题抛了回去。




“你不认为荒诞?“


“人们都说喜欢我,喜欢我的设计,甚至包括我的糟糕性格。”


“可事实是——我设计的衣服——它们诞生的初衷并非出于某种美学考虑,而是欲望。不满、焦躁、愤怒——甚至无穷无尽的疯狂。“利威尔的声音很平,可是语气却渗透出某种狂热;他的眼里燃起凌烈的光,那是艾伦所熟悉的颜色。原先男孩以为那是性格孤高带来的疏远,而如今他才察觉到,其中还翻滚着一份让人更为胆战心惊的情绪:


这个强悍的人,男孩心中的英雄,正在否认自己曾一度深信不疑的某些事物,他吐出的每一个发音,都犹如锥子般无情地刺入另一颗跳动着的年轻心脏。灵魂深处传来的寒意让耶格尔哆嗦起身子,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一月的纽约,漫天冰雪,而脊背却因疼痛挺得笔直,拳头也在不知不觉中攒得发紧。


 


艾伦的眼角传来一阵酸痛,我并不了解他,有个声音在他的耳畔重复着低喃。不,不是的。而脑海中的直觉却在否认,男孩忍不住地反驳出声,“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那么你倒是说来给我听听看——难到还包含了什么美好的成分?”


 


“自由……”依然保有着稚气的嗓音本能地念出了一个单词。


“什么?”


“但那也是自由的愿望。“耶格尔迎上男人针尖般的眼神,一字一顿吐息清晰。


“……”


“您一定不知道,”他向他靠了过去,步子有些发虚,意志却无比坚定,“对您而言,创作也许不过是情绪的发泄。您独断,我行我素。可是我曾经被您作品中的光芒所吸引,也被无数次拯救,还有您说过的那些话。”艾伦的声音随着高涨的情绪而变得愈发激昂,他站了起来,双手压上利威尔的肩膀,他们的距离靠的很近,几乎能感受到彼此的鼻息。


“它告诉我——“他的声音嘹亮,像一名入伍的新兵在用生命对着祖国起誓:”活着,追求。除了梦想,人不该囚于他物。”


 


“而喜欢——”


年幼的时候他觉得那是一块起司蛋糕散发的甜蜜芳香;后来他觉得那个单词可以等价于山地车或者市面上尚未出售的新款游戏;再后来是米卡莎冬天里裹着围巾奔跑,阿尔敏大声朗诵着古书的模样……而十五岁以后他以为那是音乐,还有其他的很多很多。


他心中关于那个词汇的定义越来越广阔,他觉得可以用之来描绘的人事也越来越多。


可是艾伦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在那张清单最干净洁白的地方,一定会有那个男人的名字。


喜欢、崇拜——这原本就是您教会我的情感啊






tbc

评论
热度(57)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生死爱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