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授权翻译】優しさが、痛くて痛くてたまらない/温柔、痛彻心扉【利艾】

輝く雫:

原作者:なんばん 様,【pixiv id=3660562


原作链接: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3062578


译者:アクア


请为原作者打分加油,谢谢!




※女型巨人未出现,顺利驱逐巨人中的设定。


 


您,为什么这么温柔呢?


在察觉到隐藏在严厉背后的那份温柔之后,叫我如何才能憎恨您呢?


叫我如何才能惧怕您呢?


 


叫我如何、才能厌恶您呢?


 


您过度的温柔,早已让我痛彻心扉……


 


☆.☆.☆.☆.☆. ☆.☆.☆.☆.☆.☆.


 


在昏暗阴霾的天空下,我终于把马厩打扫完毕,可以歇一口气了。


呼出的气息在寒冬的空气中开出一朵白花消散了。整体渲染成红黄色调的树木也在不知不觉中零落下一片一片的枯叶。我搓着冻得发抖的双手,进入了城内。


 


城内更加寒冷。


走廊里寂静而昏暗,阴冷得刺骨。搞不好比外面还要冷吧,我心想。


耳边只有我的脚步声在回响着,让我产生只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这片黑暗吞没了的错觉。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一会儿我就走到了食堂门口,伸手推门。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毫不费力地打开了。室内十分暖和。


 


“啊、艾伦,你回来啦。外面这么冷很辛苦吧?”


 


正在料理午餐的佩特拉桑带着笑脸迎了过来。我们已经在这座古城中居住了一个月左右了,前辈们都很温柔,尤其是佩特拉桑,对我格外关照,所以我跟她说话也比较随意。


 


“但是,外面还没有城内的走廊里冷啊。”


“呵呵,也是。这座城堡非常冷呢,夜晚睡觉的时候,连被窝都是冷冰冰的。”


“可不是吗,我也是每晚都被冻得很难入睡。”


 


昨晚也相当寒冷,地下室的墙壁和地板冰冷得简直就像是用冰建造的一样。我裹紧了薄薄的毛毯也起不到取暖的作用。前几天还没冷到这种程度呢,看来今后得想点法子了。我是在众多人的恩惠下才活下来的,要是冻死在地下室里可就不好笑了。


 


“地下室,尤其冷呢。要是有更多的毛毯就好了……”


“我没事的,谢谢您的关心。”


 


调查兵团的备品物资依然处于紧缺状态,尽管最近做出了些成果,境况逐渐得到了一定的改善……


 


“是吗?真的冷到受不了的时候一定要说哦?”


“啊、是。非常感谢您。”


“今天的午餐,我做了艾伦喜欢的调味浓汤哦。”


“真的吗?好开心!啊,我来帮您做点什么吧。”


“其实你休息就好了。不过,还是来帮帮我吧。”


“好的。”


 


我并不讨厌做饭。在训练兵时代,我做饭的手艺是排名第二受大家喜爱的,仅次于阿尔敏,所以自认为并不太差。我的妈妈非常擅长做饭,这在邻里之间是公认的,或许是因为从小吃她做的菜,我的味觉感官自然地得到了洗练。


 


“艾伦,来帮我尝尝调味怎么样好吗?”


“啊、好的。”


 


我正在洗碗的时候,佩特拉桑递过来一个小碟子,于是我就尝了一口。温柔的味道渗进了冻僵的体内,看来身体还没完全暖和过来。


 


“很好喝。啊,不过再稍微放点胡椒可能更提味。还有,我觉得再撒上一些香芹干会更好。”


“原来如此,像这样么……嗯,好味道!”


“啊,味道刚刚好。”


“艾伦调过味的食物,不光是大家,就连兵长也会露出比平时更柔和的表情吃下去呢。”


“诶,是这样吗?”


“嗯,都让我觉得不甘心了。”


“怎么会……话说回来,我还看不出兵长表情的变化呢。”


“唔,也是。不过说到底艾伦有好好看过兵长的脸吗?”


“兵长的脸……”


 


脑中浮现的,只有被称作“教训”,在审议所故意摆出来的,凶恶得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人类的表情(嘛,身为巨人的我或许没资格这么说……),以及当我在扫除或训练中犯了错误、以“教训”的名义踹飞我时那种极其不爽的表情。怎么说呢,似乎就连打招呼的时候他都是一副不爽的表情,果然平时就是那副样子吧。


结论,兵长很可怕。


 


“看你的样子,大概只想到了他可怕的一面吧?”


“诶……不,这个嘛……总盯着长官的脸看也不太礼貌……”


“通过察言观色揣测长官的心思也是部下的职责哦?况且眼神和表情的信号,又不仅仅是在实践中才派得上用场的。”


“……哈啊。的确是这样呢。”


 


说起来,我最近似乎只看到那个人的位置比我稍微低一些的后背了。表情、吗。


被人指出来,我才发觉确实有必要读懂别人的表情。就像佩特拉桑所说的,除了作战以外,这也有可能关系到其他重要的事情。虽然这么想,但对我来说能否读懂兵长的表情,却要画上一个大大的问号。毕竟我连去看兵长的表情都不敢。


他的表情,会变化吗……?笑着的兵长什么的……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力。不行,根本搞不懂。我正一边擦着最后的餐具,一边大伤脑筋,突然平静的空间一下子紧绷起来了。


 


“今天也帮忙了么,艾伦。”


 


我吓了一跳,手一滑盘子从手中飞了出去,我急急忙忙接住后立刻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没错,果然还是跟平时一样具有威压感的脸。到底有哪里不同啊,佩特拉桑?我不禁有点想哭,但拼命忍住了,伸直脊背立正站好。只是保持视线一直正对着他不转移,对我来说就已经竭尽全力了。这位人类最强,只要一进入视野就能削减别人的生命值!


 


“您辛苦了,利威尔士兵长!”


“啊啊。”


“啊、兵长。您从总部回来啦。那么,反正饭菜已经做好了,我们马上开饭吧。”


“就这样吧。”


“艾伦,麻烦你去把大家叫过来好吗?他们都在旁边的房间里整理文件呢。”


“啊、好的。”


 


我心中十分感激佩特拉桑,立刻离开此处,去叫各位前辈们。


 


“看来进行得不太顺利呢。”


“嘛,要是很快就亲近了反而让人觉得恶心。他迟早会习惯的。”


“说的也是。”


 


我听见了身后两人的小声交谈,可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呢。亲近?是在说住在这座城堡里的野猫的事吗?


就算是这样,佩特拉桑,我果然还是觉得他很恐怖。还说什么读懂表情,从那种恐怖中我只能读出“调教”和“教训”来。虽然已经大致上习惯了,但是……对作为承受一方的我来说,只感受到了恐惧而已。我这样想着,伸手推开了隔壁房间的大门。


 


 


人都到齐以后,就开始吃饭了。


基本上只有在吃饭的时间大家才有机会齐聚一堂。特别是兵长,他经常要去总部,其他前辈们也各有各的工作,不能总待在一起。当然,因为我是监视对象,必须和某个人一起行动,但像这样大家聚在一块总让我觉得十分开心。虽然兵长给我的印象更多的还是很可怕,不敢跟他无拘无束地说话,但和其他前辈们大致都能搭上话了,不管怎样大家都是温柔善良的人,跟他们在一起让我觉得很快乐。


所以,我非常喜欢这个总是平和地交谈、缓缓流逝的时间。最初的时候,我以为兵长是绝对不会在吃饭的时候聊天的类型,而且也一定不允许这样做。没想到我的预想在第一天就被背叛了,兵长也会时不时介入对话中。是了,兵长也是一名士兵、一个人类啊。我有些失礼地心想。一提起精锐班,就给人一种任何时候都绝不松懈的印象,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们就像是能很清楚地区分ON和OFF的上班族一样的感觉。而现在恰好是OFF时间。


 


“还不赖。”


 


听到这句话,我的耳朵抖动了一下。这是最近经常听到的兵长的评语。似乎是“不太差”的意思,就是说也“不太好”吧?


不过,比起“不好”要强得多。


我想起之前佩特拉桑说的话,偷眼看向兵长那边,兵长正在喝汤。是我的眼力有问题吗,他的表情看起来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还是说佩特拉桑是在某种不同的次元上看出了些什么吗。


嗯?不,一点、尽管只有一点,他眉间的皱纹好像减少了。


但也可能是我的错觉。


突然感受到视线,我转头看向佩特拉桑的方向,她马上露出了一副“看,我说对了吧”似的表情。我回给她一个“不,我看不出来”的表情。然后,佩特拉桑就若无其事地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我半信半疑地偷偷看向兵长。我突然意识到由于他眼神十分强烈,我除了他的眼睛以外,很少看别的地方啊。我能一瞬间回想起兵长那种强力的、具有威压感的眼神,但是对其他部分确实没什么印象……


兵长薄而小的嘴角,稍微有些柔和地上扬。


 


“什么事,艾伦。你从刚才就一直行动可疑,有什么想说的话吗?”


 


那张嘴像往常一样轻轻张开了,我这才回过神。可不是,像这样没规矩地盯着长官的脸看的话,肯定会被质疑。呜呜,果然OFF时的兵长也魄力十足啊。我虽然设法抑制住了手的颤抖,但感觉上还是像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


 


“啊、没什么,这个……我在想因为今天的汤我也有稍微帮忙调味,您能觉得还不赖真是太好了……”


“啊啊,果然是有你的建议么。”埃尔德桑说。


“艾伦,你虽说是出身于一般家庭,可却能做出高品位的美味菜肴呢。”衮达桑说。


“嘛,明明是个臭小鬼,味觉倒还不赖。”奥路欧桑咬着舌头说。


“他比你们三人的厨艺可强多了呢。”佩特拉桑说完笑了。


 


被佩特拉桑揭了短,三人都无话可说。炊事也是轮流负责制,这三个人的确都不太擅长做饭。艾伦由于被禁止独自使用刀具,在炊事方面只能帮把手,但是只要有时间,他都会尽可能地去帮厨。因为艾伦觉得,为了我大家才在这座古城里生活,至少在家务上应该积极帮忙做一些,在总部时大概是不需要做家务的。


 


“啊啊,是呀。”


 


兵长用跟平时一样的语调如此说。我吃了一惊。说“是呀”就是,我的手艺还不赖的意思吧?


这莫非是在夸奖我?我盯着兵长看,跟刚才一样,他的嘴边有些柔和。确实也不是不能看出来他面部的感觉比平时稍微有点松缓。


……难道说,这种细微的、简直就像是找茬儿游戏一样的些微区别就是这个人的表情吗?……难度真高啊,实在太高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三笠来。她的表情好像也不怎么变化。但是她总是明确地说出想法,又因为一直在身边,我凭直觉就能明白她的表情。是么,如果适应了,我或许就能明白兵长的心思了。


但是,要说明白了之后应该怎么办,我还是不太清楚……


 


☆.☆.☆.☆.☆. ☆.☆.☆.☆.☆.☆.


 


几天后的晚上,我走进地下室去睡觉,却发现床上放着一张崭新的毛毯。


“诶?”


到底是谁拿过来的呢?总之我在心中对那人的体贴表示了感谢后,就去换衣服了。过一会儿埃尔德桑会来给我戴手铐。有空儿的时候兵长会亲自过来,但他今天好像比较忙。


 


“艾伦,据说这是发放的物品。”


“诶,这个也可以给我吗?我,是个新兵。应该先让各位前辈……”


“没关系啦,这是你的东西。我们也有自己那份,你不用在意。”


 


说着埃尔德桑递给我一套看起来很暖和的居家服。因为我目前是不能进城的,所以没有什么机会购买这类物品。或许是佩特拉桑为我着想特意去筹备的吧。我心存感激地收下了衣服和毛毯。


我久违地在热乎乎的温暖中慢慢进入了梦乡。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 ☆.☆.☆.☆.☆.☆.


 


那天我的工作是参加巨人实验。


也就是说,要跟韩吉桑在一起。


这个人,我搞不懂。跟利威尔兵长在不同的次元上搞不懂。甚至很想说,我也不想搞懂她。但是,我想她大概,不是个坏人。即使一牵扯到实验,她就变得敌我不分,但将之理解为热心于研究的话倒也不算是件坏事。虽然这么想,可因为第一次在井里进行巨人化实验的时候,留下了苦涩的回忆,之后的实验我确实也提不起兴致来。这不是什么好现象,我勉强说服了自己,但在内心深处还盘踞着一种令人厌恶的沉重情绪,怎么也挥散不去。


 


做完早餐的善后工作,我在食堂里等着韩吉桑和兵长。刚才送茶到兵长办公室的时候,受到了这一指示。在此期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要做,我就努力打扫卫生了。正当我擦拭食堂的小物件时听见了开门的声音,于是转头看过去,只见兵长站在那里。


“您辛苦了,兵长。”


“啊啊。怎么,你在打扫卫生吗?”


“是的,因为也没有什么事可做……”


“是吗。”


“我现在就去给您端茶来。”


“不,那家伙差不多也该到了,就不用了。你洗完手以后坐下来。”


 


兵长依然是一副心情不好的表情说道。


……如果是至今为止的我,就会如此认为吧。


但是,我察觉到了。兵长的眼梢稍微有些缓和,嘴角也稍微有些上扬。也就是说……心情还不赖,就是这么回事吧。


这是个多么叫人难懂的人啊,我很想揪头发,但如果真这么做了会有什么后果,我已经被教训得一清二楚了。我老老实实地听从了他的指示。


 


“艾伦,为什么要坐在那么远的角落里。这样很难说话啊,坐到这边来。”


“是。”


 


我应了一声,按照指示坐在了兵长身边的椅子上。


吃饭的时候或者开会的时候,因为中间隔着前辈们倒不觉得怎么样,但现在这个状况……稍微有点难受。


这种沉默比任何情况都让人难受。要是有什么可做的事就好了……


 


“艾伦。”


“是。”


“你对这里的生活感觉怎么样?”


“是,没有问题。”


“有什么不方便的事吗?”


 


兵长,是在担心我吗?不,那是……啊啊,是工作么。


 


“没有。谢谢您关心我。”


“这样啊。”


 


对话又中断了。老实说,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交谈。从小时候起就憧憬着的英雄现在就在眼前,而且还非常可怕。嗯,感觉很复杂。况且彼此的年龄又相差很大,该跟他说些什么话题比较合适呢,我甚至不太确定应不应该跟他说话。我明白他不是个不讲理的人,虽然有些暴力,但那都是有正当理由的。可是,也不能说他很友好,我完全搞不清楚他心里在想什么。


 


“你很擅长做饭嘛。”


“诶?”


 


他偶尔也会跟我闲话家常,但我还没习惯,所以一开始总忍不住反问回去,但愿他能谅解。


 


“呃,这个,擅长不擅长我不清楚,不过我很喜欢做饭。”


“是吗。”


“是的。”


“从下次开始也把你编进炊事担当里吧。”


“可是,不是说因为可能造成自伤行为……”


“这倒也是。不过,你做饭的技术差到会切到手指吗?”


“不,哪儿有这种事……”


“那不就没问题了?况且,会造成自伤的情况也不只是在烹饪中才会出现,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


“您说的、也是呢。那么,我会努力的。”


“可别努力过头受伤了哦……我很期待你的手艺。”


“诶?”


 


砰——!!


伴随着一声巨响,某个物体滚了进来。嘛,反正地板很干净,没什么问题,不过既然勉强算是个人类,还是希望她能正常地走进门来。


 


“嗨,艾伦。”


 


躺在地板上冲这边露出笑脸的是韩吉桑……韩吉桑,刚才发生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您可真会挑时候进来啊。


因为,刚才,兵长说了很期待我的手艺。


是我听错了吗?不,大概不会发生这种事。我心目中的兵长,就算是想象中的也绝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或者应该说,根本出乎意料。


不,也许是幻听……不管了,现在要关心的是实验。总之先想办法把心情平静下来。


 


 


成功巨人化的我一动不动地直立站着。


主要是面部比较僵硬,这一点我自己也很清楚。忽地感受到了耳边传来的些微触感。


 


“艾伦,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我尽力保持肩膀不晃动,慎重地点头。


兵长正坐在我的肩上,然后跟我说话。原本预定的是韩吉桑坐上来而不是兵长,但兵长却否决了这一提案,自己登上了我的肩膀。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幸好我昨天在浴室认真地把浑身上下每个角落都清洗干净了,真是太好了。


 


“那么,你就绕着那座森林跑一圈,然后回到这里。”


 


我在肩上载着兵长,慎重地完成了今天的各项实验。这次实验的主旨似乎是“艾伦在巨人化之后能够在何种程度上听从命令”。在我听从了一套命令之后,还做了能够听到声音的范围的调查,也就是听力检查。在那之后还进行了粗略的视力检查。


然后,今天的实验就结束了。今天恐怕是我至今为止巨人化时间最长的一次了。兵长似乎已经非常习惯呆在我的肩上了,他像平时一样盘着腿抱着手臂坐在我肩上。


 


“终于结束了啊。快点回去吃饭吧,艾伦。”


 


话音刚落他就“咚”地踹了我的肩膀一下飞身而起,紧接着从后颈传来了冲击……


我被人用力从巨人体内拖了出来,茫然地睁开眼睛。


身体疲惫不堪动弹不得,我被兵长扛在肩上搬运下来。跟刚才的情形正好相反。


 


“韩吉,我们先回去了。”


“好~了解。你们两个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系变得这么好的呢。太好了、太好了。”


“你也快给我滚回去。”


“说的也是~我得赶快把数据整理一下……”


 


在韩吉桑部下们“您辛苦了”的招呼声中,我失去了意识。


等我清醒过来时,看到的是一片似乎有点眼熟的天花板。但是,这里是哪儿来着……环顾四周,终于判断出了这是哪里,我不由得一咕噜爬起来。但,一瞬间产生了强烈的晕眩感,我又倒在了沙发上。


这里是办公室。刚才那一刹那,我也看见了利威尔兵长的身影。


 


“啊啊,你醒了?”


“啊、是!对不起,我竟然在这里……”


“时间正合适。站得起来吗?”


 


兵长的脚步声逐渐接近。


我慌慌张张坐起上半身,但眼前还是天旋地转的,结果又倒回了沙发。


 


“别勉强。我去叫人把饭送过来,你就老实呆在这里。”


“对不起。”


“是实验造成的,你不用介意。”


 


兵长出去后,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啊啊,我还活着。我想要实际感受到这一点。


每次实验之后,我都会莫名地变得不安。自己到底是什么人,我几乎迷失了自我。吸入的空气带着淡淡的兵长的气味。兵长在壁橱里放了什么香料吗,从他的衣服上总能闻到清爽的类似于薄荷的淡香。我想起来今天净给兵长添麻烦了,不知不觉中深呼吸变成了深深的叹息呼出体外。


 


“明明,大家都在为我而努力……”


 


我应该能做得更多,我应该能更有用处,我必须回应大家的期待……


越是胡思乱想,眼前就越模糊。没过多久就晃动着凝聚成了炽热的一团滴滴答答滚落了下来。并不是今天的实验不顺利,即便如此,我也忍不住多想。


毕竟,给兵长添了这么多麻烦……我实在无颜面对他。


 


“我为什么这样……总是给人添麻烦……”


 


嘭,有什么东西放在了我头上,然后就像在安慰我似的从摩擦着。那只手,宽大而坚硬,并且带着偏低的体温,让我觉得十分舒服。


但这到底是谁的手呢?还有,他到底是什么时候进入房间的呢?我想要擦干眼泪抬起头,可这只温暖的手似乎打开了我泪腺的闸门,泪水接连不断地溢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


 


“别这么逞强,你只要做好能做到的事就行了。”


 


我猛地抬起头,兵长就站在我眼前。


因为太过震惊,我不禁目瞪口呆地盯着他看。结果兵长说了一句“眼睛真大啊”,然后轻轻地擦拭了我的眼角。


擦拭了我的眼角!?哈!?诶!?


等等,这个人是谁?


眼泪还在一个劲儿往下掉,但我现在已经顾不上这些了。诶,抚摸我脑袋的人是兵长?不不,不是吧!是谁呢,这位长得很像兵长的先生……


 


“给,吃得下饭吗?管理你也是我的工作。”


 


说的也是啊,这是工作嘛。


安抚部下竟然也是上司的工作真是太辛苦了,明明不想管却不得不管,对不起!!我又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


处于混乱状态的我就像个孩子一样不停哭泣着。


虽然不知道是说不出话来,还是觉得不能说出来,总之因为状况太过恐慌,我完全不知所措了。兵长一直抚摸着我的头直到我平静下来。我记得他是有洁癖症的……真的给他添了很多麻烦啊,哎。


 


“好了,快吃饭吧。”


“是,兵长。对不起……”


 


尽管因为情绪翻腾没有注意到,这可是我跟兵长两个人第一次单独吃饭。我对饭菜的味道没什么印象了,总之只记得有些咸咸的。在那之后,坐着喝茶的时候,我的意识又突然远离了我。不过我已经自暴自弃地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


 


☆.☆.☆.☆.☆. ☆.☆.☆.☆.☆.☆.


 


早上起来一看,我还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着。很久没在早晨的阳光中醒来了,不知怎地松了一口气。但是,为什么我没睡在地下室呢?我茫然地坐起身,环顾周围,不知什么缘故韩吉桑正在对面的沙发上呼呼大睡。


 


“诶,韩吉桑?”


“啊啊,你醒了?艾伦。”


 


转过视线,只见佩特拉桑正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看文件。放下那几捆文件,佩特拉桑走到我身边。


 


“那个,佩特拉桑。”


“你吓到我了哦,没想到竟然发了那么高的烧……”


“诶?发烧?”


“你一整晚都发着很严重的高烧,不记得了吗?”


“这个,完全不记得……对不起。”


“是吗,反正肯定很痛苦,也许不记得反倒是好事。”


“对不起,我给大家添了麻烦……”


 


总觉得我好像昨天也有同样的想法来着。不,但是在那之后,出现了兵长抚摸我的头这种不可能的选项,那一定是在做梦吧。所以说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象呢,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是自己的事却弄得一头雾水。


 


“哪里,我只不过是早上稍微来早了一点而已……”


“诶?”


“到刚才为止,兵长一直都陪在艾伦身边哦。”


“诶?兵长??”


“我只是替换了他。”


“难道说,兵长一夜没睡……”


“不过,他倒是说了和韩吉分队长交替着小睡了一会儿。”


“吓……非常抱歉。”


 


怎么会这样。反省了半天要极力避免给他添麻烦的,谁知紧接着就发生了这种事……虽然梦中的兵长对我说过别逞强什么的,但让士兵长和分队长干这样的差使,未免也太不妙了吧。


因为,竟然劳烦人类最强的兵长看护自己……吓死我了……


兵长也是,明明可以叫其他人来代替的,为什么要特地亲自做呢……


 


“不过,有点让人嫉妒呢。能让兵长亲自看护的,一定只有艾伦了。”


“诶,那是因为我是需要管理的对象啊。其实他肯定是不愿意管的,因为他有洁癖症嘛。您看,我一发烧,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巨人化了。”


“艾伦,你这样说,对真正担心你、陪在你身边的人非常失礼哦。”


“担心?”


“没错。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担心呢。”


“诶?是这样的么……”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我还是无法想象。


兵长看起来很担心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是的。所以,不要道歉,这种时候要露出笑脸好好道谢才是。”


“……是。”


 


露出笑脸道谢……在那之后只能见到地狱,难道只有我这么觉得吗?


好、好恐怖……


 


“艾伦,能吃得下东西吗?”


“啊,是的。”


“那我去给你端饭菜过来。”


 


佩特拉桑刚出去,办公室的门立刻又打开了。我以为是佩特拉桑回来拿落下的东西,就抬起头看过去,没想到出现的是人类最强的身影……


怎么办?总之只能先道歉了,除此以外我没有别的选项。


 


“艾伦。”


“给您添了很多麻烦,非常对不起。”


 


我深深低下头致歉,随后抬起脸,却看到了表情有些悲伤的利威尔桑。有些悲伤?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啊啊,是从眼角和嘴角感受到的么。


 


“已经没事了吗?”


“是的。”


“别勉强自己。”


 


他的表情,一定是我的错觉吧,总觉得是一副“很担心”的表情。


这位人类最强的兵长真的会担心我吗……


兵长的手动作自然地抬起了我的下巴。


 


“脸色好多了。”


 


然后那只手贴在了我的额头上。兵长,啊、您的洁癖症好像掉在那边了。过会儿我会努力替您找回来的。啊,不过丢了也可以吧,从扫除方面来考虑的话……


 


“好像也不发烧了。”


 


虽说在脑内各种吐槽,现实中的我只是呆愣愣地站在兵长面前,露出一副蠢相而已。因为,兵长不在了。我所认识的兵长完全隐匿了身影。或许是在他小睡的时候,丢掉了一半魂魄。对不起,请问有人在哪儿看见兵长丢失的那些魂魄了吗?有没有人送来过遗失物啊!?


 


“兵长!!对不起,都怪我太蠢,害得兵长变得不是兵长了……”


“你在说什么呀?”


 


兵长惊讶地说,然后用还贴在我额头上的手弹了一下我的脑门。弹脑门原来是这么痛的事么……我带着疑问抵抗着冲击,总算是维持住了摇晃的身体。


 


“感情真好啊~你们两个,一大早就开始卿卿我我。”


 


即使用脸接住了兵长扔过去的书,韩吉桑似乎也没事人一样。这份顽强,到哪里才能买到?扯远了!


 


“啊、韩吉桑!我好像给您添了麻烦,真是非常抱歉。”


“哪里哪里,艾伦能恢复健康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我也久违地睡了个好觉~”


 


韩吉桑满足地伸了个大懒腰。我听说她经常废寝忘食地投身于研究,真是辛苦莫布里特桑了。


 


“太好了呢,利威尔。只是昨天一天就让艾伦跟你亲近了不少。”


 


兵长什么也没说。


一定是懒得发表评论吧。毕竟这种情况,与其说是被亲近,倒不如说是单方面被添了麻烦。


但是,我也觉得比起以前,我跟兵长的距离稍微缩短了一些。看着他那副正常运转的威严表情,我心想肯定还有很多很多我所不知道的兵长吧。我想要更加了解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自己也不清楚。


 


☆.☆.☆.☆.☆. ☆.☆.☆.☆.☆.☆.


 


从那以后,我越来越明白兵长的表情了。


如果有意识地去观察的话,实际上相当好懂。于是,我发现兵长意外地很少有不高兴的时候。明明总是一副心情不爽的样子,真让人不可思议……


以前在办公室里干活的时候,因为畏惧兵长,我总是躲在房间的角落里整理文件或者准备泡茶的用具,现在仔细观察了他的表情,发现他也不是心情不好,只不过是认真工作而已。顺便说,如果我马上就远离他身边的话,他还会露出有些悲伤的表情。所以,即使怀揣着恐惧心,我也尽可能呆在兵长身边干活。渐渐地,我和兵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接近了,我也越来越习惯兵长的表情了。


 


“是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只有想去了解,才能看清真相。


至今为止我从未想过去解读兵长的表情,所以才没有发现。我只是对一切都感到恐惧而已。


 


距离缩短了以后,表情也很容易看清。比方说,在对话过程中的表情变化,在训练中当然是一副认真的表情,如果在进餐时仔细看的话,也能明白他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我已经大致掌握了递给他文件的时机,也学会了泡适合兵长口味的茶。还每天努力地磨练扫除技术。


我觉得自己比以前稍微变得有用处一些了。兵长露出柔和表情的时间也渐渐变长了。


 


比方说,轮到我做饭时的餐桌上也是如此。


因为每次都用有限的材料来烹饪,我尽量变着花样调味以免大家吃腻了。需要考虑的事情有点多,辛苦是辛苦,但是我并不讨厌为了什么人而下厨呢,我又重新认识到了这一点。而且大家都毫不吝惜地称赞我的手艺,这让我更加有干劲。


今天偶然多送来了一些乳制品,所以我做了以土豆和蘑菇为主的奶汁烤菜。我知道兵长好像是猫舌(怕烫),就特意把兵长那份盛进有一定冷却作用的餐具里。因为他是最后喝汤的类型,所以要趁热端过去,面包稍微烤了一下放在有保温作用的餐具里,等到吃的时候应该会变得软和一些了。我虽然是以兵长的喜好为优先,但这也是前辈们的意思,所以没问题。


 


“太好吃了!不愧是艾伦,调味非常完美!!”


“手艺越来越棒了呢,艾伦。”


“真的很好吃啊、这个。这可是不论嫁到哪里都不会丢脸的味道哦。”


“我是男人的说……”


 


在前辈们的交口称赞中,我看向利威尔兵长,他已经吃光了自己那份,看起来十分满足。他的表情变得比之前更加缓和了。


 


“艾伦,你有什么想要的食材吗?”


“这个嘛……现在的食材已经够用了,但要是像这次一样增加一些跟平时不同的食材,能做的菜会更多,我想我会很开心的……”


“是吗,要是想到了什么就说话啊。”


“是。”


 


我基本上已经习惯跟兵长对话了。要说他沉默寡言,其实倒也不是。虽然说话不多,但最近总觉得他跟我搭话的次数增多了,所以我大致上已经能自然地跟他交谈了。


不知为何前辈们都带着温暖的微笑注视着我们两人之间的互动。一来二去地利威尔班的气氛变得越发和谐起来了,我很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位好长官。因此,为了让前辈们吃到更美味的饭菜,我每天都不停地钻研厨艺。


 


 


而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需要我在兵长身边做的工作比以前增多了。


原本我的确是处于兵长的管理之下的,但除了最开始的几天,之后明显是前辈们监视我的时间更多。可现在,除了兵长外出的时间、我去洗涤衣物做扫除、以及下厨的时间以外,我一直都和兵长呆在一起。


 


“总觉得,利威尔完全把艾伦独占了呢。”


 


说这话的,是最近不知为何把古城的一部分私有化的韩吉桑。好像是因为有一部分研究机构搬到了这边,韩吉桑和她的部下们也开始经常出入这座古城了。我跟莫布里特桑的关系特别要好。


今天连续几天没吃饭的韩吉桑摇摇晃晃地来拜访兵长了,所以在兵长的许可下,我着手为她准备饭菜。顺便说兵长也跟我在一起,佩特拉桑也因为正好赶上休息时间,就和我们一同坐在餐桌边。


 


“独占?”


“因为,最近艾伦总是和利威尔呆在一起不是吗?之前明明只有在实验或训练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在你身边……最近,你甚至会把他带到总部去吧。”


“嘛,因为这家伙也变得有些用处了。”


“应该说是不再害怕你了吧?”


“等等,韩吉分队长!”


“真是的,该说你的温柔好懂呢,还是难懂呢。”


 


兵长的温柔?


要说温柔,我最近也不是没有感受到过,但又不是特别温柔。相比之下,我倒觉得佩特拉桑和其他前辈们更温柔一些……可又觉得有些蹊跷。


 


“利威尔无微不至地替艾伦操心的样子,在总部相当有名呢……以至于大家都想在利威尔把艾伦带到总部的日子,举办一个庆祝会了。”


“哈?”


“分队长!!STOP!!”


“总部的家伙们也够闲的。”


“嘛,遭到那样的对待,无论是谁都会恐惧的,真难为艾伦能恢复到现在的程度呢。”


“那倒也是。”


 


我睁大了眼睛,不解地眨眼。坐在我眼前的兵长看见我这个样子,轻轻笑了笑。尽管这个话题很快就被佩特拉桑强行转移了方向,我一直保持着沉默。不,是一直在思考。


兵长他,为我操心?


嘛,我的确在各种场合被他施加了教训……是指这种事吗?


虽然不是十分明白,总之我确实给他添了不少麻烦,肯定也让他操了很多心,我得出了这一结论。是吗,原来我是这么让他烦心的吗,有点沮丧。我的确算不上优秀啊……


在韩吉桑心情极佳地返回研究室之后,我们也回办公室了。


 


“兵长。”


“什么事?”


“我,虽然现在也还是个菜鸟新兵……但是最开始的时候真的只会给兵长添麻烦……非常对不起。”


“啊啊,你是说刚才臭眼镜说的那些事吗?”


“是的。没想到,我已经麻烦您到了让总部担心的地步了……我感到非常愧疚。”


“不,毕竟你是以训练兵第五名的成绩毕业的,作为新兵也还算不赖吧。就算能巨人化,因为彼此都是头一次遇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诶?我怎么有一种,正被安慰的感觉?不不,可是兵长是个不会说谎的人。要是他真这么想的话,我太开心了。但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总部那边会有这么大骚动呢?


 


“诶?啊,可是……”


“我的班基本上是不会分配新兵进来的,而且我原本就不适合教导人。所以才会那么惹人注目吧,我猜。”


“确实这里是精锐班嘛。但是兵长的教导方法,非常具有实践性又很容易理解,我甚至觉得,只有我一个人接受了兵长的指点是件很狡猾的事呢。而且会引人注目一定是因为大家都非常憧憬兵长吧,您做了以前从未做过的事,大家当然会很在意啦,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我笑着对他说,可不知为何兵长却一下子僵住了。然后伴随着一声脆响,他手中的杯子碎成了粉末。


 


“诶?兵长?您被烫伤了吗?没事吧,兵长?”


 


我慌慌张张拉起兵长的手腕,把他带到办公室隔壁房间的自来水管前,给他冲冷水降温。虽然有点变红了,但好在不是什么严重的烫伤。


 


“请就这样暂时冷却一下哦。尽管很冷,但兵长的手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是调查兵团的大问题啊。”


 


从架子上拿下毛巾,取出扫除用具,我手脚利索地开始清扫现场,文件类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失。嘛,反正兵长的烫伤没有什么要紧的,可以说是幸运吧。


我把弄湿的文件摆在窗户边,把桌面擦干净了。然后从架子上取出药箱,回到隔壁的房间。关上水龙头,用毛巾轻柔地擦干兵长的右手,再轻轻给他上了药,用纱布按住缠上绷带。


 


“兵长,绷带勒不勒手?”


 


没有回答。我觉得很奇怪于是抬头一看……只见他一副恶鬼的模样站在那里。诶,是我不好吗?诶,没有这回事吧?诶?一边想着,我一边慌忙飞退开。


 


“我、我,还有报告……”


“呐、艾伦。”


“是,兵长。”


“你……由我来守护。”


 


哈?这个人突然间在说什么呀?


 


“我不要。”


 


兵长露出了一副惊愕的表情。但是,只有这个我不会让步。


 


“让我只能被您保护,只能成为您的负担,我绝对不要!我,想要和您一起战斗。”


 


我感到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烫。但只有这个,是绝对不会屈服的信念。我刚说完,兵长就笑了,而且还是看起来十分开心的放声大笑。


 


“说的也是。你就是这样的家伙,我大概是睡糊涂了。”


“兵、兵长?”


 


“艾伦,想跟我一起战斗的话,就要更加努力训练啊。”


“是、是!!那是当然的,兵长!!”


“要活下来哦,艾伦。”


“是!!”


 


从那天开始,兵长变得更加严格了。


但是,由于我对兵长的信赖感也在那天变得越发强烈,我一直咬紧牙关跟上他的训练。利威尔兵长果然是值得我憧憬的人。


他强大、冷静、帅气,果然非常厉害。


 


“怎么好像变成热血漫画一样的展开了,你们两人。”


 


进行了活用巨人化能力的实践演习后,韩吉桑如此评论。现在我们正在室外开茶会,休息中。


 


“我原本以为会发展成恋爱漫画那样的情节呢……”


“只要巨人还活着,这家伙就不可能会有那种展开吧。”


“你强行把他拉到那方面去不就得了。”


“说什么傻话,那样做我不就成犯罪者了。”


“啊、你有这种自觉啊。”


“况且,我又没期望变成那样。”


“是吗?”


“啊啊。只要他平安无事就好。”


“真是爱得深沉啊,已经到了那种境界了么。”


“您二位在说什么呢?”


“啊啊,是关于你的事哦。”


“是我的事吗?”


“看来,状况很绝望呢,利威尔。”


“就是这么一回事,韩吉。”


 


说完,二人对着点了点头。见到这种情景,我心想他们的感情真好啊。


虽然不明白到底哪里是说我的事,但我不希望兵长变成犯罪者。不过,跟表情相反,他可是个正直严谨的人,我想应该不至于有这方面的担忧。话说回来,兵长最近真的很能说。


顺便说,我正坐在兵长旁边,而韩吉桑就坐在他对面。


 


“不过,以我之见说不定相当有戏呢,毕竟你一直都这么珍惜他。”


“一开始我只是,不由自主地想要照顾他。或许是出于同情心吧。”


“嘛,尽管经历完全不同,但你们的处境却十分相似呢。”


“啊啊。原本真的只是不由自主,谁知渐渐变成了理所当然。”


“所以总部那边才会产生骚动嘛,都说利威尔兵长迷恋上他了。”


“什么时候传成这样了?嘛,算了。”


 


最近我完全不能理解这两人的对话。反正也是不需要我知道的事吧,这么想着我就没再深究。我把填满了兵长喜欢吃的馅料的三明治递给他。兵长还跟平时一样,在心情不爽的表情下隐藏着满足的笑意,吃了起来。


 


“还不赖。”


“利威尔说很好吃哦。还说,能跟艾伦在一起他很高兴。”


 


这到底是哪门子解释?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嘛,这大概是韩吉桑的体贴吧。不过,兵长什么话也没说,于是我就当做是真的,很感激地接受了。


 


“那真是太好了,不枉我特意为兵长制作的。我能在兵长手下工作也非常高兴。”


 


哐当一声巨响,兵长的头撞上了桌面。由于我反射性地端起了我的杯子和兵长的杯子,所以没遭受什么损失。桌子发出噼啪的声音裂开了几道裂痕,竟然只是留下了裂痕,还真结实啊。


 


“真是相亲相爱呢。”


“哈哈,是啊。”


“艾伦喜欢利威尔吗?”


“是的,那当然了。韩吉桑、还有利威尔班的前辈们,我全都喜欢哦。”


“嗯,我也喜欢艾伦~!”


 


兵长很长时间都没抬起头来。


 


☆.☆.☆.☆.☆. ☆.☆.☆.☆.☆.☆.


 


在临近我首次实践巨人化能力的远征前,有一天是由我负责做午饭的。最近的饭菜比以前稍微豪华了一点,今天也有香肠和鸡蛋,所以我做了蛋包饭。香浓松软的蛋包饭让大家都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有一种幸福的味道……”


“真的非常美味。”


“艾伦,你肯定能成为一个好妻子。”


“都说了,我是男人啊。”


“那有什么关系,如果是艾伦的话,无论男女都会上钩的。”


“的确……而且你容貌又很好。要多当心哦。”


“当心?”


“切,小鬼对这种事唔咕……”


“真的要当心哦,别一不注意就被人拐走了。”


“没错没错,要对他们说‘艾伦可是利威尔班的娇妻’,然后明确地拒绝哦。”


“呃,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奥路欧桑一如既往地咬到了舌头,明明身手一流,为什么就改不了咬舌头的毛病呢?埃尔德桑一副当真担心得要命的表情,我反而开始担心他了。至于佩特拉桑的发言,我只能说完全意义不明。


 


“真有什么事不管是谁我都会替你削了他,随便说一声就好,艾伦哟。”


“兵长,艾伦随便一句话对被削的人来说肯定也是吃不消的吧。”


“谁叫他们胆敢招惹这家伙。”


“是我的错觉吗,总觉得最近兵长的过保护越发变本加厉了呢。”


“我是会对捡到的东西负起责任养育的类型。”


“兵长,您这是向着什么目标养育啊?”


“话说,我对兵长来说就是一只狗之类的吗?”


“比起狗来说,更像是猫。”


“嘛,的确又正好是猫眼(吊梢眼)……”


“喵……”


“你也挺上道的嘛。”


“还不赖。”


“看来着陆点设在这里就行了。”


 


这座古城已经完全变成了我的家,而大家都像是我的家人。这虽然只是我擅自怀揣着的幼稚妄想,但是,即使是不应该在这样的战争中产生的想法,我也的确感受到了幸福。


 


☆.☆.☆.☆.☆. ☆.☆.☆.☆.☆.☆.


 


最近在地下室给我戴手铐时的对话也增多了。以前只是安静而尴尬的时间,现在却因为兵长会跟我聊天,渐渐变成了让人开心的时间。有时他会教我一些使用立体机动装置的窍门,有时会聊一聊关于烹饪调味的事,还有时会互相报告每天的生活琐事。不知不觉中话越说越多,有不少时候,兵长会坐在我床边的椅子上跟我聊上一段时间。兵长只有在给我拷上手铐的一瞬间会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其他时候都是一副平稳的样子,有时甚至还会轻轻笑一笑。


 


“冷吗?”


“不,我不冷。”


“果然选灰色的比较好。”


“您指的是什么?诶,莫非是说这身居家服吗?”


“啊啊。虽然在白色和灰色之间犹豫了很久,但选了这个颜色果然是正确的。像猫一样。”


 


想吐槽的地方太多了!!把“像猫一样”这一点先放在一边,总之继续往下说吧。兵长意外地喜欢动物这件事我已经知道并且震惊过了。还有,他似乎特别喜爱猫。而且我也知道,他完全是把我当成了猫或者宠物来对待的。又跑题了……


 


“那个,原来这身居家服是兵长送给我的啊。这么说来,毛毯也是……”


“啊啊。”


“对不起,我完全不知道,也没向您道谢……非常感谢您!”


“啊啊。”


 


兵长一定是顾虑到我惧怕他的事才会委托埃尔德桑转交给我的吧。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鼻酸。兵长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头,然后往外走去。


 


“晚安,艾伦。”


“晚安,兵长。谢谢您。”


 


那个时候我为什么没有发觉呢,明明兵长连颜色都替我烦恼了半天……话说兵长是特地亲自去选购的吗?这个人真是,怎么会有这么宠溺的一面呢。


尽管因为我的失败惹他发了很多次火,但那都是为了我好。


等发现的时候,我所需要的东西全都在不知不觉间由他给予了。


不仅是物品,就连言语和行动也是如此。


所以即使是号称迟钝的我,也察觉出来了。


 


兵长过于温柔这件事……


他的温柔,没有边际。


 


那个时候的我除了恐惧什么也感受不到,实在是蠢得让我想哭。像那样为我操碎了心的人,我竟然连想都没想过去了解他就一味惧怕。这样的自己简直太羞耻了,太没用了。


故作不爽的表情背后所隐藏的东西,我什么也不知道。表面之下几乎溢出的温柔,我怎么会毫无察觉!我真想揍飞过去的自己。


 


等到察觉的时候,我已经沉溺在了几乎让我动弹不得的温柔之中。


因此,我决心尽可能地回报他的温柔。


 


 


由于地下室的昏暗导致体内生物钟混乱的我,总是被那双手轻柔地摇醒。


我轻轻捉住那双每天早晨都会伸向我的手。


 


“兵长,早上好。”


“啊啊,早上好。”


 


我迟迟不松手,让他露出了奇怪的表情看着我,但他的唇角却慢慢有些上扬。确认他并不讨厌这样,让我松了口气。


 


“怎么了,艾伦。”


“兵长,我至今一直都没发现。”


“是吗。”


“兵长,您已经可以不用对我这么温柔了。”


“哈?”


 


兵长露出了惊愕的表情,但我决定继续说下去。我握紧了兵长的手,这是一双无数次温柔地抚摸过我的手……


 


“等察觉到的时候,我已经从兵长那里得到了偿还不清的温柔。对我来说太浪费了,太充分了,兵长给了我太多太多。所以,这次该我……”


“我也从你那里得到了。”


“哈?”


“你总是回应着我不是吗?在料理方面一直为了我们不断努力,在训练上也拼命地跟上我的脚步。你的心意和努力已经足够回报我了。”


“可、可是……”


 


那种事根本算不上回报。我想要报答这个人的温柔,但还远远不够。一想到这里,我就非常不甘心,眼角开始有些发热,我拼命忍住。


 


“就像你觉得不够一样,我也同样觉得对你宠得还不够。”


“已、已经太多了啦!!”


“我都说要给你了,乖乖接着就是。”


 


为什么人类最强,在帅气上也是人类最强呢……


不知该觉得不甘心还是开心,我的泪怎么也止不住。兵长温柔地抱住放声大哭的我。一瞬间我还以为会被他勒死,但兵长注意到了我的样子,立刻就放松了力道让我能够呼吸。


 


“您太温柔了,兵长。”


 


我小声抱怨了一下,兵长轻轻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温柔的吻。


叫我如何才能讨厌如此温柔的您呢?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除了喜欢上您,我大概别无选择。


 


“别死啊,艾伦。”


“兵长也是,请不要死。”


 


这是在远征出发日的早晨,彼此约定的事。


 


☆.☆.☆.☆.☆. ☆.☆.☆.☆.☆.☆.


 


正式行动总是与死亡相伴。没有疏忽,将被赋予的任务贯彻始终,一瞬的犹豫都会带来致命的伤害。


 


这次的短期远征同时也是一次测试我的能力的机会,为此聚集了精英的利威尔班冲到最前线,与巨人化后的我一同驱逐了大部分巨人。由于我们的行动,这次远征达成了有史以来首次牺牲者数字为零的壮举。更不用说兵团的凯旋也是第一次被感动的泪水所包围。一点一点地,人们的目光似乎也在发生变化。


但是,那个时候,我却从行动如常的兵长脸上,看出了极其悲伤的表情。就连韩吉分队长也在兴奋欢呼中的偶然一个瞬间,露出相同的表情。米克分队长、埃尔文团长同样如此。大家,都回想起来了吧。即使在开心的时候,耳边也会回响着已然逝去之人的哀鸣吧。连自豪都无法做到,只能咬紧牙关继续向前。


 


这样的事,太悲哀了。但,这就是所谓的“人类”吧。


正因为如此,我才想追随他们。


正因为如此,我才想与他们并肩而行。


想要驱逐巨人,这句话每一天都会被赋予新的意念。驱逐巨人的理由不断地膨胀,而这也将成为我的力量。


 


 


凯旋归来后,紧接着就在总部举办了庆功宴会。照理我本来应该返回古城的,但因为我是这次宴会的主角之一就被迫强制参加了。连对我极其不信任的内部士兵,也因为这次的远征改变了对我的看法。大家都向我投来友好的视线,反倒令我有些畏缩。我会觉得还不如被白眼相向来得自在,大概是受我那“急着送死的混蛋”的外号影响吧。


我一直紧跟在利威尔兵长身后半步左右,然后被告知要坐在宴会的主座上。幸好邻座就是兵长,得救了。坐在我旁边的是情绪高涨的韩吉桑,而利威尔班的前辈们落座在了她的对面。因为这次远征也包含了对我的实验,所以韩吉桑也和利威尔班一起战斗在了最前线。


 


“那么,应该可以了吧。”


 


埃尔文的一句话,让会场一下子恢复了安静。


 


“今天,我们做出了史无前例的功绩。以往总是伴随着牺牲的远征,这一次尽管只是短距离,但却实现了没有出现一个牺牲者,全员生还的壮举。而且讨伐巨人的数量达到了63头,总结下来,只能说我们创造了一次前无古人的奇迹。”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全场响起了欢呼声。


响彻四周的呐喊,仿佛能震撼大地一般炽热、激情。


 


“本次远征的成果大部分归功于我们的精锐班——利威尔班。该班的讨伐数为48头,真可称得上是怒涛般的数字。他们所过之处,只留下了因巨人的高温而烧焦的大地。”


 


没错,正如字面上的意思,我们将所经过之路上的巨人全部歼灭了。我率先冲入敌群放手大杀特杀,利威尔班作为我的辅佐紧跟左右。兵长一边向我发出指令,一边与我一同杀出一条血路,展示了巨人与人类的配合之力。可以说是发挥出了训练和实验的全部成果。剩下的数字,是以后方的班长们为中心,充分运用了连携作战法,将从后面攻来的巨人们一一解决而创造的。


 


“顺便说,艾伦的讨伐数是18头,而利威尔的讨伐数是22头!真是压倒性的啊!!”


韩吉桑的话,又引起了一阵欢呼。


 


“人类最强太厉害了吧!”


“艾伦也真的很厉害呢。”


“是啊,没有他的突击,就不会有这次的功绩啊。”


“兵长的行动简直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人啊。”


“而且好像还比平时更放得开,更活跃呢。”


“干脆利落地削开巨人的后颈,让人忍不住看得入迷。”


“我终于明白巨人是自己人的真正意义了。”


“实在太帅了,兵长!!”


 


周围人议论纷纷。他们的热情不但没有降温,反而越来越高涨,整个会场都被热气所笼罩。此时埃尔文高高举起了酒杯,众人见了,渐渐沉默下来。


 


“我等还将出征战场。但是,正如这次奇迹的凯旋所显示的,我等人类也有胜算!为了一个月后的远征,望诸位专注于训练,去争取更大的胜利!!为此,今天就让我们为生还而尽情享受吧!!”


 


唔哦哦哦哦哦哦哦……


 


在激荡的欢呼声中,间或也能听到悲鸣与啜泣。


啊啊,我们活着回来了!无论是谁都在品味着生还的喜悦。


宴会就这样拉开了帷幕。这回使用的料理和酒水都相当豪华。我一边拿着佩特拉桑递给我的酒瓶为兵长斟酒,一边夹菜吃。韩吉桑一瞬间就蹿了出去,不见了身影。我们两人也没什么移动位置的打算,就像平时一样坐在那里吃饭。


 


“艾伦,身为主角的你怎么顶着一张糟糕的脸。”


“这句话我原方不动还给兵长。”


“真张狂啊。”


 


说完兵长像平时一样笑了笑,轻轻抚摸我的头。


这一瞬间,我们的周围突然变得鸦雀无声。


 


呀啊啊啊啊啊!!!


 


一阵不知是欢呼还是惊叫的声音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环顾四周,发现大家好像都在盯着我们这边看。我们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吗?我莫名其妙地看向兵长,兵长似乎也同样不明所以,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了。


 


“那个,兵长您做了什么有趣的事吗?”


“不,完全没有。我只是在喝酒而已。”


“啊,已经喝干了吗?您酒量真大啊。”


 


说着我又给他倒了一杯。兵长是个相当厉害的酒豪,喝酒就像喝水一样。


 


“难得的好酒,你也喝点吗?”


 


兵长把手中的杯子递给我,我接过来喝了一小口。


周围又诡异地骚动了一番,算了,我决定视而不见。


 


“啊,这个的确是我也能喝的酒呢。”


“那就喝……”


“但是,也没感觉有多好喝,还是算了。”


“该怎么说你呢……还是个小鬼啊。”


“呜呜,是啊,反正我就是个不会喝酒的小鬼。”


“别闹脾气啊。给,尝尝这个。”


“好吃!!这是什么?”


“好像是派。”


“呜哇~果然吃甜食最幸福了。”


“真是小鬼啊。给,再多吃点。”


“兵长,我自己会吃啦。”


 


“S、STOOOOOOOOOOOOP!!!!!!”


团长分开围观群众跳了出来。


 


“给我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


“等什么,埃尔文。你头上的装饰品可禁不起激烈的活动哦。”


“兵长,不可以啦,怎么能说得这么直白。呃、咀嚼咀嚼……您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往我嘴里塞食物?”


“就像投喂一样很有趣啊。”


“嘛,虽然‘投喂’一词让我对兵长的人性产生了怀疑,但您玩得开心就好……咀嚼咀嚼。”


 


兵长在跟大家一起喝酒时偶尔也会这么做。如此不断重复着,确实被称作“投喂”也无可厚非。嘛,只不过是把食物塞进我嘴里而已,也没什么不好的。况且兵长选择的食物大多是我爱吃的。这就是艾伦对此事的认知。


 


“呐,在远征中我也想过,你们两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情变得这么好的?话说,你们是在交往吧?”


韩吉桑在桌子对面托着腮问道。


 


“感情好?那当然,这家伙是我的嘛。”


“‘我的东西’宣言来了——!”


“不,这件事大家不是也都知道吗?因为我处于兵长的管理之下,也不能自由地……”


“没错,就是这样。我还对他进行了彻底的调教。”


“汪。”


“不对,这里应该是‘喵’。”


“……你认为我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韩吉?”


“嘛,他们两个觉得好不就行了。”


“那倒也是。虽然总觉得各种不对劲,算了,要是细想恐怕会得病还是别管了。”


 


两人陪着观众们离开后,利威尔兵长一下子松懈了下来。最近我才知道,利威尔兵长相当认生呢。


 


“艾伦,你做得很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露出痛苦的表情抬头望天。喝着酒,仰望着夜空,在四周欢歌笑语声中,这个人依然悼念着身上背负的生命。已经,可以放下了吧。这句话我怎么也说不出口。这个人下定决心要背负的东西,可不是别人可以随便说三道四的。


但是,我想。


 


您可以不必这么温柔哦。


 


因为,您无偿给予大家的温柔,已经多到盛不下。所以,您不必再露出这样的表情。您可以开怀地笑,可以享受喜悦;即使会悲伤、即使会痛苦也无妨。


但是,能说出这句话的,一定是在实现了世界和平之时。


是将这个人,从职责中解放出来的时候。


 


“艾伦,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您,为什么这么温柔呢?


——那一定是因为背负了太多的痛。


 


“要是敢擅自死去,就削了你。”


 


在察觉到隐藏在严厉背后的那份温柔之后,叫我如何才能憎恨您呢?叫我如何,才能惧怕您呢?


——既然已经知晓,就再也无法逃脱。我无法不去爱您。


 


“我死了您也要削我吗?”


“你死了,我会把我的后颈献给你。”


 


叫我如何、才能厌恶您呢?


您过度的温柔,早已让我痛彻心扉……


 


 


END


 



评论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