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利艾/中短]What's lost is LOST.

只殺不埋,有種你來。:

      What's lost is lost
      失而无法复得。


 



      你错过了关于他的所有。
       
  


 



       * 利威尔&艾伦ONLY
       * BE预警/死亡预警
       * 单结局/死亡捏造/剧情捏造
       * 原著背景/尽量的避开了原作剧情
       * 七日死亡/五感尽失梗
       * 1234567都在OOC/都是OOC/都是OOC
     



       准备好了吗。开始吧。


 


**************


 


 
     01 The First day.
     Ageustia.味觉丧失
     Anosmia.嗅觉丧失


 



    利威尔接到韩吉的通知是在下午。
    原因是艾伦在进行韩吉该死实验的过程中被要求提供一颗牙齿,实验过程中对Lidocaine麻醉剂令人作呕的刺激味道表现出了惊人的平静并且还在韩吉不注意的时候把麻药当做白开水吞了下去。


 


    「……啧。」利威尔头一偏,身子朝向旁侧微微一倾斜靠在了墙上。「这是什么情况,韩吉。说清楚。」
    韩吉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从利威尔一到来开始就蹭的站得笔直而显得局促不安的艾伦,双手一拍发出啪的一声响然后将呆愣着瞪着一双金绿色眼睛的艾伦推了出去。
    「艾伦你先去训练吧,只是吞了一点点利多卡因不会有事的啦或者有事你再来找我?……现在大人们要谈大人们的话题啦小孩子就不要——偷——听——唷——」
    少年侧过脸朝着韩吉身后的利威尔望了一眼,得到对方默许的眼神于是敬了一个礼,转身离开。



    「……。」利威尔挑高了眉毛「不说出一个你浪费我时间的所以然,我就让你陪着你的宝贝们一起消失。」
    「利威尔。」韩吉的目光在艾伦消失在走廊尽头的时候变得深沉了起来,她握住门把的手微微发颤。「艾伦他,几乎同时失去了味觉和嗅觉。」
    利威尔伸去拉开椅子的手狠狠一顿,「你说什么?」
    「对所有刺激性的气味都没有反应,甚至连在强度味道的刺激下唾液都不会自主分泌,分不清血液,药剂,和水。粘稠感知也在逐步消失……」韩吉背对着利威尔,平日总是表情丰富的脸埋没在一片黑暗里看不清。
    利威尔握在椅背上的手狠狠地捏紧。


 


    「……而且,身体各部分的机能也在显示,‘嗅觉’和‘味觉’这只是一个开始。」
    「……啧。」利威尔抬腿踹了一下椅背。「巨人化的后遗症?」
    韩吉整理了一下表情终于转过身来,嘴角的笑容带着一丝能够觉察出的苦味。「大概是。……不,我……并不知道。」
    「停止他所有巨人化的实验。」利威尔转身走到门边,绕过韩吉,顿在门把手前。「解释由我负责。这件事暂时先别告诉那个小鬼。」
    「但是利威尔……他有权利……」
    「我说暂时。」利威尔拉开门。斜睨了一眼韩吉,「或者说,你已经支开他了。」


 



    韩吉一愣。
    她拉开椅子坐了下去,整个人伏在了桌上。
    利威尔踏开步子走了出去


 


    路过走廊尽头的窗口他朝下望。
    训练场上,少年棕色的发随着动作摇晃,太阳光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晃了他的眼。
    少年的动作猛地一顿,然后转过了身,仰起头,对上了利威尔的视线。
    金绿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斑驳的阳光都淀在他的眼底。艾伦朝着利威尔笑了。眼尾向下弯,扯开的嘴角露出两颗尖锐的虎牙。
    风响轻微。


 


    利威尔侧过身闭眼轻哼一声,简单的鼻音也带着可以感受到的笑意。
    他在艾伦的注视下离开了窗台。


 



***********
        


 



    这个小鬼在不久前才跟他告过白。
    少年局促不安的神情和张皇得不知道看向哪里的金绿色眸子,同样温和轻软的风响。少年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大堆,无非是年少的心事,从初遇到再会,到利威尔班,再到女巨人捕获他拼命营救。一切的一切。利威尔仰着头,目光越过少年的头顶,双手环抱在胸前。
    「废话那么多,你到底想说什么。」
    清冷的声音低沉却不沙哑,干脆的咬字是不可抗拒的质问。
    「……我真的,对利威尔兵长……我……非常喜欢您。」
    「所以?」利威尔撇了撇嘴角。直直的望进艾伦躲躲闪闪的眼底,少年的脸颊微红,紧咬着下唇的表情显得分外倔强。「……嘁。麻烦。」


 


    少年的肩膀往下垮了一截。
    他握紧了双手低下头去,「……兵长大概也是觉得,像我这样的‘小鬼’连自己的感情都分不清吗,崇拜和喜欢什么的……或者说因为我是个小鬼所以才……」
    「真是有够自以为是啊,艾伦·耶格尔。」利威尔烦躁的打断了艾伦的自言自语,「盐吃太多?已经说不清楚人话了?」
    「……。」艾伦被利威尔突如其来的话语哽得苦笑了一下,他抬起头来看向利威尔,目光少了片刻前的躲躲藏藏,丝丝缕缕的金绿流光溢彩的闪亮。「……利威尔兵长,真是非常的抱歉。擅自的喜欢上您。」
    你的确该抱歉的。艾伦耶格尔。
    利威尔烦躁的啧了一声。


 


    「我的心脏已经决定献给人类。」艾伦向后退了一步,双脚开立,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握拳重重的握拳捶在了左胸口前,目光坚毅。
    利威尔只是看着,并没有说话。
    「……所以没有办法将它交给兵长您。」艾伦晨曦微光一样的眸子闪着午后柔和却亮丽的光,他眨了眨眼「但是……21g的灵魂还在,我将它奉上,您愿意收下吗。」
    「……」
    「这样的要求不知道会不会很任性,毕竟兵长已经背负了那么多东西,再往您的肩膀上强加下一些重量……我……」
  「自说自话够了吗小鬼。」
  回答艾伦的是利威尔突如其来攥住他衣领的动作。艾伦被对方的动作吓得一惊,下意识往后仰。「……我……」
   「闭嘴。」利威尔说着松开了攥着对方的衣领攥到骨节都泛白的手。他看着艾伦的脸,微扬起下巴才能直视的身高差让他感到了不爽,于是他抬腿勾起脚背,靴子的鞋跟朝着艾伦的膝盖踢了过去,轻重适度。艾伦疼的「嘶」了一声弯下腰抱住膝盖。
    利威尔的右手掌放在了艾伦的头顶。
    艾伦抱住膝盖,张开嘴却丢失了呼痛的声音。
    利威尔的手有些微凉,虎口指腹有一层明显的茧。他们轻轻的磨蹭着艾伦蓬松的发。


 


    「东西我收下了。其他的以后再谈。」
    「……哎?!」艾伦愣了。「是说兵长也……」
    「啧。我只是收下东西。不存在‘也’。」
    「……」好过分。 艾伦在心里轻轻地叫了声。
    「有意见?」
    「……并没有。」
    「那就不要杵在我的面前,去做你该做的事。」利威尔露出了凶恶的表情。
    「啊……是!」


 


     少年跌跌撞撞的跑走,略显纤瘦的骨骼线条和身体轮廓。脸侧额前棕色的发丝耷拉下来。
     利威尔盯着自己的右手掌心,又将右手握紧,再松开。
     他轻哼了一声。


 


**************


 


        02 The Second day.
        Memory Disorders.记忆丧失


 



    艾伦最近总觉得自己有些忘事。
    他开始时常记不住自己做一些事的目的,甚至一些人,本应同是调查兵团的战友,值班交接也会打招呼,但他日渐觉得陌生。
    他有些不安的坐在韩吉办公室的椅子上。
    韩吉公式化的询问了他几个问题。看了看桌上一堆艾伦看不懂的报告,神色复杂。
    艾伦有些不解。
    身后的门吱呀的一声开了,黑发灰眸的矮小男人闪身走了进来。艾伦反应了好半天才想起那是调查兵团的兵长,他的上司,和……他喜欢的人。
    韩吉对利威尔挥了挥手,利威尔拉开艾伦身边的一张椅子,坐了下去。


 


    
    「艾伦。」
    「是的兵长。」
    「回去训练。」
    「诶……?可是?……」艾伦转过头看向韩吉。



    「没关系,艾伦你先回去吧。出现这种症状的原因多半是因为休息不够啦,地下室的坏境虽然的确很坏。……不过没办法啊,学会适应吧。养好精神就会好转哦。」韩吉朝着艾伦挥了挥手里的报告。艾伦犹豫的看了一眼气氛奇怪的两人,放在膝盖上的手握了握。然后点了点头,起身往门口走。
    「等等。」利威尔左脚叠在右脚上唤住了艾伦。「忘事就找个本子,把你觉得不能忘的东西都记下来。15岁的小鬼带着51岁老年人的智商只能变成巨人塞牙缝的口粮,别健忘到连自己能巨人化都忘记了。」
    艾伦尴尬的笑了笑,敬了个礼退出去,还体贴的带上了门。
    脚步声渐远


 



    「……严重了?」
    「循序性记忆障碍。」韩吉取下了眼睛揉了揉眼睛,「很多事情先从记忆模糊开始,会循序渐进的忘记,再记得也会逐渐忘记。……到最后,可能连自己是谁都会忘掉。」
    「……」


 


     沉默蔓延进空气被吸入气管顺着稀薄的氧气一起融入血液。
     没有人开口讲话。
     韩吉盯着一大堆报告。
     利威尔盯着艾伦离开的门。


 



     椅子吱嘎的声响打破了沉默。韩吉转头看着站起身的利威尔。
    「埃尔文那边我会去说。你看着艾伦。」
    「……啊。我知道。」韩吉带上眼镜向后仰头。脖子靠在椅背上。


 



**************


 



    利威尔晚上接到韩吉的通知匆匆的从调查兵团本部往回赶。
    艾伦在上午的立体机动适应性训练上突然出现状况,降落时从四米多高的低空摔了下来,至今还昏迷着。检查时并没有发现伤到脑内,却迟迟没有醒过来。
    



    韩吉打开医务室的门,利威尔和埃尔文一前一后的踏了进来。
    艾伦一脸安详的样子躺在白色床单延伸的病床上。手腕和额头包着绷带。
    总是在他身边的两个人不在。利威尔斜目看着韩吉。
    「让他的两个朋友先回去了。」韩吉指了指病床旁的两个座位,示意利威尔和埃尔文坐下再说话。「只是告诉他们艾伦需要休息。」


 



    「嗯。」利威尔轻轻的应了一声。
    「关于艾伦的情况。」埃尔文轻咳了一声。「……利威尔已经告诉过我了。……也就是说,没有办法治愈?」
    「不再恶化已经是万幸了……。而且以艾伦现在的状态……」
    「阿。已经是一副废物的姿态了。」利威尔烦躁的站起了身,站在床边。
    「……」韩吉握紧了双手。「不过巨人化的能力依旧保留着。」
    「你还拿他做实验?」利威尔的声调微微提高。
    「好好听我说话啊!」韩吉取下眼镜也扬起声音有些失态的回复了过去。「韩吉。利威尔。」埃尔文皱了皱眉开口唤道。
    「抱歉埃尔文,利威尔。」韩吉握紧了手中的眼镜,力度挤压着眼镜的框架微微打颤。「早上晨训,艾伦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部分巨人化了一次,能看得出来他也对这样的事情非常惊讶……然后他问我说,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忘记原来自己原来还会巨人化这样的事情……」
    「……已经忘记怎么控制这样的力量了吗。」埃尔文开口。
    「不,他记得怎么控制。那是身体的本能。」韩吉回答。「但他忘记了他会,这是认知的偏差。」


 


    「嘁。」利威尔从牙缝里挤出一声不屑的声音,他转身坐在了床沿,柔软的床铺塌下去一块。他皱着眉头看着艾伦昏睡的脸,少年唇色苍白唇齿微张,吐息清浅到几乎无法感受,往时睁大的一双金绿色的眸子现在紧紧的闭着,双眉放松的舒展,鼻翼翁动。
    「……」韩吉看了一眼利威尔,侧过脸朝着埃尔文点了点头,「其他的状况,埃尔文先出来,我详细的跟你说。」


 



    门啪嗒的一声关上了。


 


    利威尔撤开目光打量着医务室。
    满天满地都是一片刺眼的白,也许墙角处积起了不少令他生厌的灰尘,但他现在腾不出心思去管。往日聒噪着叫嚣要将巨人全部驱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少年现在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昏睡,呼吸间几乎快要感觉不到生气的不真实感。
    利威尔撇回视线,少年的额发轻轻地耷拉着,微长的发丝遮住了眼睛。利威尔朝他伸出了手,食指指腹轻擦过少年的眉眼,将耷下来的发丝顺到了一旁。
    然后他看见少年睁开了眼睛。


 


    少年嘴唇开合。吐息轻柔。
    对他确是如同晴天霹雳。
    少年金绿色的眸子里沉淀满疑惑和不解,表情里甚至有疏离和生分,他眨了眨眼:


 



    「……请问,您是?……」


 



**************


 


        03 The Third day.
        Visual Deprivation.视觉丧失


 


    「……利威尔。调查兵团的兵长。你还记得你是谁?」利威尔站了起来。
    「……是的。」艾伦想了想。「艾伦耶格尔。调查兵团104期的新生……」
    「记得就好。」利威尔走到门边。「伤员就休息。这是命令。」
    「……」艾伦愣了愣,下意识的伸手在枕头下摸出一个本子。他翻了翻,马上露出一副会意的微笑「利威尔兵长。」语气跟他没有失去记忆之前一样温和,该说艾伦只要喊出这个名字下意识的语气都会放柔和。
    利威尔开门的手一颤。
    「……说。」
    「没有。果然没有错呢。」少年垂下头看着手中的本子笑了。「那么晚安,利威尔兵长。」
    「……。」利威尔推门走了出去,轻轻扯动嘴角,「…阿。晚安。」


 



    「……基本上已经都快忘光了吧。」埃尔文放下手中一大叠资料,看着在坐在沙发上翘着脚揉着自己眉心的利威尔。
    「……差不多。就差没忘记自己是谁。」利威尔说话间想起了与那个小鬼一起的另外两人在得到一句你们是谁后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傻透了。利威尔嘲讽道。却没有忘记那个小鬼问到自己时,自己差不多也是一副同样的表情。
    真他妈该死。
    「韩吉呢。」
    「谁知道。」利威尔扔下文件站起身。他现在心里非常烦躁。需要发泄。「我去训练场看看。」
    他扔下这句话,不等埃尔文回答便转身走了出去,并且还不忘重重的带上了门。
    门框嘎吱的响动,隔绝了里外。


 



    韩吉急急忙忙的跑进埃尔文的办公室,发丝凌乱甚至忘记了戴上眼镜,正在书写报告的男人放下文件看了眼韩吉。「……这是怎么……?」
    「利威尔在哪里?」
    「……训练场。」
    埃尔文的话音刚落,韩吉就像一阵风一样刮了出去。门框又一次被重重的砸上。墙的内侧掉下了一块皮,摔在地上。
    咔嚓咔嚓。七零八碎。


 



    韩吉在训练场上抓到了正在训练新兵的利威尔。
    他招招直逼要害的动作和毫不留情的力道彰显了他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但韩吉管不了那么多。她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上去拽住了利威尔的手腕。
    「喂。」
    利威尔的声音清冷带着未消的怒意。
    「艾伦他,好像记起来过去的一些事。」
    韩吉气喘吁吁:「都……是关于你的。」
    「……」利威尔象征性的挣脱了一下。「所以?」
    「再下一次失去记忆之前,他想见你一面。」
    这一次利威尔没有再挣开。


 


    医务室里仍旧是一片纯白,韩吉拉扯着利威尔跑了进去:「艾伦艾伦人找来啦!」
    闭着眼睛斜靠在床头打瞌睡的艾伦笑着抬起头,一瞬间的怔愣后又皱起眉头眨了眨,他疑惑的伸手揉了揉眼睛。他听见利威尔的军靴打在地上哒哒哒的声音。然后床沿嘎吱的一声陷了下去。身边的人身上散出温热。
    「想起了什么?」
    利威尔翘起腿,看着少年疑惑不解的侧脸。
    「……挺多的。」艾伦皱紧眉头笑了笑「21g不知道兵长有没有嫌弃得直接丢掉。」
    「……」利威尔偏过头,嘴角微微上扬。「压箱底了。」
    「好过分。」艾伦伸出手无奈的摸了摸鼻尖,他能分辨出利威尔声音里轻微的笑意。「不过兵长,韩吉分队长……」少年的声音带着疑惑。
    「嗯?」    「怎么了艾伦?」


 



    少年的唇开开合合。
    「为什么从进来起就一直不点灯?……房间里好暗,什么都看不见。」
    利威尔的身体一震,下意识的伸手放在艾伦的眼前晃了晃。
    少年抬起脸,苍金绿的眸子,往日内里的阳光和粼粼的细碎光线彻底暗了下去。只剩下空洞的眼神不为所动。
    利威尔收回手,长长的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


 


    艾伦的情况被告之给埃尔文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早晨。
    韩吉将具体状况给艾伦详细的讲解过后艾伦并没有他们意料中的过激反应,他只是无力的朝着利威尔和韩吉笑了笑,然后说想一个人静一静。于是利威尔毫不停留转身就走了出去。韩吉担心的回头望了两眼,也随后走了出去,然后门把啪嗒一声关上了。


 


    少年曲起腿,把脸埋进双腿间。肩膀微微抽动。
    膝盖上砸下了滴滴水渍。氤染了一大片白色。


 



    「已经变成这样了吗。」埃尔文看着韩吉递上来的纸张沉思。利威尔伸手拎起桌上的茶杯凑到嘴前,出了一会儿神,然后啧了一声放下杯子,杯底和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埃尔文翻了一页,没有抬眼。
    「出去透气。」利威尔淡淡的甩下一句话就大跨步走出门。这一次连门都懒得关。


 


    埃尔文转过身看了看身后的窗户。
    阳光层层叠叠跌跌撞撞的撞了进来。
    太亮了。
    他伸手抓了抓,握紧的手心里全是空气。


 


    窗外的风吹起树枝呼啦啦的响。


 


**************


 


        04 The Fourth day.
        Hearing disability 听觉丧失.


 


    利威尔走过长长的走廊。
    走廊侧面的窗口投下正午有些刺眼却并不温暖的苍白阳光。
    非常感谢自己那该死的洁癖,让自己可以在走廊尽头的窗口,将手搭在无比干净的石台上往下看。利威尔看见训练场里的新兵们正在拼命的训练,徒手搏击和负重跑圈。他锐利的目光扫来扫去也没有发现那名棕色头发的少年。
    没有一双苍金绿色的,反射着刺眼阳光的眸子带着羞涩的笑意看着他。
    他握紧了石台回头看着冗长单调的走廊。


 


    不久前少年少年将他拦在走廊上,    
    在某个房间外面,羞涩的躲闪着目光坦白的说出自己的心意的少年。告诉他要献上自己仅有的21g灵魂的少年。
    那时候少年的眸子。
    那时候的阳光。
    轻微的风响。


 


    利威尔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前额。
    他加快脚步朝着医务室走去。


 


    你不是想听答案吗,小鬼。如果只是这种程度……谁要告诉你啊。
    给我坚持到,我说出口啊。


 



**************


 



    医务室的门吱嘎的开了。


 



    窗前的窗帘被细心的拉上,躺在床上休息的少年没有动。呼吸轻柔。
    利威尔走了过去,房间里没有韩吉的影子,但他走到床边坐下,床沿陷下去的位置还有体温。刚走不久。利威尔挪了一下位置,床摇动了一下。
    少年立刻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韩吉分队长?」
    「不。是我。艾伦。」利威尔思考了一下将双手搭上艾伦的肩膀,少年在这几天迅速的瘦了下去。肩膀已经挂不住衬衫的肩线,眼眶也微微发红。
    少年偏着头感受了一下搭在自己肩上的双手,带着强烈的安抚性暗示。
    「啊,利威尔兵长……?怎么了吗?」
    「告诉你一些事。」利威尔放下了搭在艾伦肩膀上的手。「艾伦,我只说一遍。」


 



    轻微风响。
    利威尔开口吐出那三个字。


 



    「……」


 



     回答他的并不是意想当中艾伦瞪大的双眼惊喜的表情或者是其他。而是吞没一切的沉默。艾伦张着一双苍绿色的眸子,里面没有光,他侧过头。


 


    「兵长?」
    「……利威尔兵长?」
    「为什么?……不说话?」


 



    ……


 



    「啊………连我自己说话都……听不到啊。」


 



    利威尔背过身拉开窗帘,双手死死地握住粗糙的窗帘布,关节泛出吓人的白,整个手臂微微的颤抖。他不是没有看到,他背过身的瞬间,少年苍绿色的眸子里一闪而逝的水光不堪重负的滑了下来。然后艾伦低下了头。
    ……他仍旧慢了一步。


 


**************


 



        05 The Fifth day.
        Dysaphia 触觉丧失.


 


    「……」韩吉听着利威尔有些疲倦的情况汇报,然后转过脸去看着陷入沉睡的少年。「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阿。」利威尔垂下眼帘,他将手中的文件放下。
    「你最近这几天都留在这边?」韩吉将一剂针药注射入艾伦的静脉。
    「没所谓。在这边更方便。」利威尔坐在床的一侧,背靠着床头头也不抬的看着手中的文件。韩吉点了点头,收好针剂又看了一眼熟睡的艾伦。「……也好。」


 


    韩吉关门走出去的那一瞬间,利威尔才放下手中的文件,他狠狠地按揉着太阳穴以抵御那种扰人的刺痛感觉,而他身边的少年却也在此刻皱起了眉,他轻轻的动了动,然后开口发出变了调的自言自语。
    「妈妈……不要……」
    「爱尔敏……」
    「三笠……」
     ……
    「利威尔……兵长……」


 



    「……」
    少年倏地睁开双眼坐了起来,额角沁出一丝丝冷汗。他举高右手,手掌平摊。他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于是他泄气的将手放了下来。
    「……有人在吗?韩吉分队长?……兵长?」


 


    利威尔放下右手,轻轻的攥住少年狠狠地拍在床铺上的手「……艾伦。我在。」
    十指交扣的姿态。
    而艾伦的手却仅仅只是摊放在床铺上。利威尔心中不善的预感又一次被证实。


 



    少年低着头。声音颤抖。
    「……都不在吗……。」


 



    利威尔攥紧了拳头咬紧牙关,牙缝里他挤出一声不耐的啧声,双手却无比温柔的伸出去,将肩膀轻微抖动的少年圈进了怀里。


 



**************


 



    「感官已经全部丧失了。」韩吉面对着沉着一张脸的利威尔和埃尔文下了定论:「味觉嗅觉视觉听觉触觉。之前有过记忆丧失,所以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是……声音丧失。」
    躺在床上的少年在昨日那个丢失掉一切感觉的夜里终于失声痛哭了一次,然后就陷入了无比深沉的睡眠。利威尔将他从怀里转移到床铺上,轻柔的擦干少年脸上的泪痕,然后拿起一旁桌子上的文件,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利威尔以沉默回答韩吉
    狭小的医务室内气氛分外的严重 。
    只剩下了四人的呼吸声。


 



    「艾伦什么时候会醒来?」埃尔文打破了沉默。
    「……说不准」韩吉看了看躺在床上瘦削的少年 「所有的感官都已经失灵了。没有人能叫得醒他,只有等他自然醒……而且也拿不准……下次丧失的会是什么机能……这个孩子的身体已经……」
    「……啊啊,真是麻烦死了啊。」韩吉的话被利威尔粗鲁的打断。「小鬼,你太得意了……。什么情况啊,竟然能睡得那么安稳?」
    「……」 韩吉和埃尔文对视了一眼,又看了一眼自言自语的利威尔。再互相点了点头,然后无声的一前一后退了出去。


 


    「喂,小鬼。」
    「……你这家伙。」
    「……倒是起来啊。」


 


    回答他的只有沉默。


 


**************


 



        06 The Sixth day.
        Unconsciousness.意识丧失。


 



    「……」
    艾伦已经整整昏睡了两天。期间没有任何要醒来的迹象。
    韩吉看着给自己报告情况的利威尔,锐利的眼角轮廓变得柔和,眼底揉碎了疲惫和些许的不安。眼眶下明显的一弯青色。


 


    「……过性意识丧失。」韩吉对昏睡着的的艾伦进行了一番检查后她告诉利威尔。「……这一次竟然不是器官机能而是精神机能了。」
    应该很难接受吧。
    这样一个。等同于废物的自己。


 



    「……利威尔。」韩吉叫住坐在艾伦旁边看文件的利威尔。「你去休息一下吧,这边有我……」
    「不用。」利威尔头也不抬,「回你的实验室。」
    「……可是……」
    「听不懂?」他仍旧没有抬头。语气平铺直叙。
    韩吉沉默了一下。目光在利威尔和艾伦之间打了两个转。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艾伦……快醒来吧。
    你再不醒来,利威尔就要垮下去了啊。


 



    走出医务室的韩吉被午后突如其来的阳光刺到了双眼,她捂住了眼睛,在太阳疯狂却毫无温度的灼烧下蹲下了身子。


 



**************


 


     少年的睡颜平和。
     利威尔伸手去为他整理被子。手不小心扯到了被单的一角,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本子。
     他翻开扉页,上面是艾伦清秀的字迹。
     Eren·Jeager.
     他看了一眼艾伦。
     再看了一眼手中的本子。


 


     他沉思了一会,然后毫不顾忌的哗啦啦翻了起来。
     里面都是 破碎零散的句子。还有记下来的一些事。


 



     这是艾伦的日记。
     日记的开头似乎是从见到利威尔的第一天起。
     记录一直持续到了艾伦向他告白的那天。少年的字迹有些向上飘起的潦草,难以压抑的兴奋心情。利威尔轻轻地嗤笑了一声。然后往后翻。
    上面笔迹公整的写着满满30条绝对不能忘记的事。
    驱逐巨人占了大半。


 



     他笑着翻了过去。
     后面的一页,满满的一页,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自己的名字。LEVI。利威尔。
     右下角写着一行小字。
    「……」
     利威尔合上了本子。


 


**************


 


        07 The Last day.
        You've missing all the thing of his.


 


    利威尔小小的打了一个瞌睡后惊醒。躺在床上的艾伦仍旧是那副摸样,天已经黑下去,但天边的微光又好像亮了起来。又是一天。
    他坐了起来。看见艾伦连表情都没变过的脸。
    少年在晨光微曦中显得透明,清浅的呼吸几近于无。
    利威尔站起来。


 


    嘎吱——
    门推开了。
    韩吉冒了个脑袋进来看着睡眠不足的利威尔,朝他招了招手。
    「……埃尔文找你过去,说是给上面交代艾伦的情况。」在接到了利威尔“你在开玩笑”的表情后,韩吉挠了挠下巴。「……没关系,艾伦交给我看着就好。」她迎着利威尔怀疑的眼神挺了挺胸口,    「去吧,有事情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


 



    利威尔转头看了一眼仍旧躺在床上的艾伦。然后抓起外套直接绕过韩吉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韩吉松了口气般的笑了笑,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她背对着艾伦,没有注意到艾伦突然睁开,又突然闭上的眼睛。


 


     整个会议从早晨直接废话到了中午。而今日的中午却不同于前几日那样明媚。阴沉的黑云聚集在头顶,仿佛一眨眼间,就会铺天盖地的压下来。


 


     一群连人话都不会说的猪猡。
     利威尔斜睨了一眼一群人,跟在交代完事宜后离开的埃尔文身后走了出去。


 


     一名104期的新兵握着韩吉的纸条,看到走出会议厅的利威尔大呼一声失礼了兵长,将韩吉的纸条塞给利威尔后直接拉着利威尔跑了起来。
    利威尔皱紧眉头刚想说话,就扫到了纸条上韩吉潦草却又清晰的字。
    如遭雷击。
    他甚至忘记了挣扎。


 



    「艾伦·耶格尔,上午十时出现心率间歇停止迹象。」
     


 



**************


 


    当利威尔回到医务室的门口时,小小的,提供进出的门已经被人围的水泄不通。
    他辨别出里面除了少数调查兵团的老兵,基本都是清一色的,加入调查兵团的104期生。脸上挂着分外悲戚的表情,通红的眼眶和抽搐的嘴角。就连平时最不稳重的萨沙,也缩在一旁,肩膀颤动。
    发生了什么。
    他根本不敢想。



    而众人发现赶来的利威尔,纷纷朝两侧站开。利威尔走进去,看见韩吉皱着眉头,抿紧嘴唇。三笠·阿克曼——与艾伦青梅竹马的那个女孩,趴伏在白色的病床上失声痛哭。而爱尔敏则是站在三笠的身后,手搭在她的双肩,却也忍不住眼泪跟开闸的洪水一般哗啦啦的掉下。


 


    「喂……谁来跟我解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韩吉偏过了脸仰起头。
    「利威尔。」
    「五十三分钟前。艾伦的心跳就停止了。」


 



    利威尔低下头看着鞋尖。没有说话。
    爱尔敏深吸了一口气,握着一个本子小心翼翼朝着利威尔走过去,郑重的将它递给了利威尔:「这是艾伦留下来的……因为里面都是记的……关于兵长您的事所以……我觉得……交给您会比较合适……」少年的声音有点抽噎,却仍然完完整整的说出了一段话。
    利威尔伸手接下,随手翻开一页。
    写满了他的名字。右下角的一行小字。


 



    「……」


 


    利威尔狠狠的一咬牙,和上本子转身就大步走了出去。将三笠的哭声,那些人悲切的表情统统的甩在身后。


 



    他甚至,没有去看过那个少年最后一眼。


 


**************


 


    他错过了他的一切。
    错过他不曾与自己相识的过去。
    错过与他相识的曾经。
    错过一个未来。


 


    
    他失去视觉,他错过留给他最后一眼的机会。
    他失去听觉,他说出的我爱你永远传达不到。
    他失去触觉,他给他最后的一个拥抱也晚了一瞬。
    他失去意识,他离开在他回光返照的前两秒。
    他离开这个世界,他匆匆到来却也迟了不止一步。
    他的身体冰冷,他却连他遗体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他错过了关于他的所有。
    失去了关于他的所有。
    只留下一封字,艾伦的笔迹清秀而瘦长。一整页的名字,右下角的字体显得那么干净。
    就像他的笑。


 


    「The netweight of my Soul for you is 21g.」


 



    天边黑压压的云层朝地面逼压,一声惊雷响起,那一声雨却迟迟没有落下来。


 


      What's lost is lost
      失而无法复得。


 



      你错过了关于他的所有。


 


- end -


 


**************


 


「The netweight of my soul for you is 21g.」


为你献上我21g的灵魂。


 



So.
码字的时候一直在听shuzu的离去之原。
可配合BGM食用


梗是突然想到的。
因为文笔不够好所以一直没写过虐。
写来大概就是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吧。
整篇八点开始构思,九点开始落字。到现在一点四十五全部完成。
可谓是我写的最最最顺手的一篇同人。


说实话仔细想想,梗是挺虐。
但是我文笔不行我写不出那种张力。真是……伤眼了非常抱歉OTL。


 


说实话我想了很久我自己也没想清楚我的tag到底是打什么。
一直以来我的攻受观都非常的模糊……
所以如果觉得可能逆了利艾的妹子们:D轻点喷我……。



最重要的就是
我的OOC满天飞没法救。
我的OOC满天飞没法救。
我的OOC满天飞没法救。



我的脑洞一脑袋。
坑坑洼洼坑坑洼洼。
啦啦啦啦啦啦←别唱。


:D正经的。
有些内容用了关于专业的知识。但是有些是编造。
请各位如果是同行们不要过于挑刺XDDD



这篇本来是想在微博上发。
TO那些最近刚月考完了觉得自己是学渣的。很抑郁的孩子们。我的爱很深沉,求你们感受到
你们看。我是不是你们的治【致】愈【郁】小天使XD~



如果有虐到的话:D大概我会很开心……不过我估计没有啦。


 


大家晚安。
利艾晚安。


 


 

评论
热度(30)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恋路十六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爬床的骚年恋路十六夜 转载了此文字
    写得好好!!!
  3. 残忍的人格君恋路十六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