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最后的交易(The final exchange)Chapter.12

伊藤汐見です:

【Chapter.12】


翌日,艾倫是被身邊冰涼的床鋪冷醒的。


艾倫揉了揉眼睛,餘光注意到身上的小紅點,猛的一驚,起身時頓覺身下一陣酸疼——


“小鬼,醒了?”


利威爾坐在窗前,擦拭濕漉漉的頭髮,斜眼瞟了驚慌失措的艾倫一眼。


看著利威爾那光滑的皮膚,艾倫臉色煞白。


 


……見鬼,我們做了?!


 


2013年10月26日09:45a.m,土曜日,晴,瑪利亞,希幹希納區,Wall Sina公司分局,攝影工作室。


“結果昨晚似乎挺銷魂的嘛!”


臨近中午,大家才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工作室。推開門,韓吉就一個飛撲,勾住利威爾的肩膀,面帶奸笑,狠狠捅了一下利威爾……


咚!


果不其然,韓吉重重的被糊了一巴掌。


“閉嘴。”利威爾無視掉地上抽搐的韓吉,擼起袖子開始著手準備工作。


 


偌大的工作室擺著三三兩兩的道具,SP-I型75cm柔光影棚棚體、蜂巢和標準罩、幾只地燈架以及各色的背景布,而最右邊的櫃子陳列著各色各樣的攝影鏡頭,整個空間營造出認真且專業的氛圍。


站在一旁的艾倫顯得頗為緊張,韓吉揉揉被糊疼的臉頰,注意到坐立不安的艾倫,湊上前,拍肩,道:“喲,艾倫,昨晚睡得怎麼樣?”


“誒?”艾倫茫然,可一想到昨晚,整個臉不由得紅了起來,“我……不,還行……”


“是嗎?”韓吉心裏憋笑兩聲,“因為我昨晚靠牆睡嘛,隱隱約約聽到很微妙的聲音喲……怎麼,艾倫,你做噩夢了?”


“我,不……這個……”


“吵死了!”


利威爾的一聲怒吼,嚇得艾倫一個顫抖,下意識挺直腰骨幹。他輕歎一聲,瞪了一眼韓吉,冷聲道:“閑成狗了嗎?給我準備背景布!”


“好好好……”韓吉無奈的攤了攤手。


正當她想轉身工作時,艾倫突然叫住她,問道:“那個,韓吉小姐……請問三笠在……?”


“哦,我讓她去準備會展了。”


“誒?”


韓吉推了推眼鏡,道:“艾倫你應該知道吧?上個星期因為利威爾住院而推遲的影展……這兩天要在附近舉行哦。”


“咦咦咦?”艾倫吃驚的瞪大眼睛,他望向一直埋頭忙碌的利威爾,突然想起店長那時候的吩咐,幸好自己在過來的路途上請了假,否則回去一定被店長罵的狗血淋頭!


“按理來說,是想讓利威爾一同參與的,但因為這次任務比較重要,所以放過他了。”說完,韓吉熟練的把支架固定好,然後調整每臺儀器的角度,轉過頭朝利威爾喊道:“喂,利威爾,燈光怎麼調?”


“照舊!”


 


艾倫望著忙的焦頭爛額的倆人,霎時覺得自己繼續呆在這裏簡直是多餘的。他頂多是個在花店裏打工的大學生,不像三笠那樣有過輔助經驗,更不像韓吉分隊長那樣精明能幹。自己頂多擺弄一下花,他無法理解當初利威爾兵長為何要說需要他的幫忙,是藉口嗎?因為想做愛?


想著想著,整個人突然有點消沉。說到底,他真沒想過這一世的兵長,在床上也會說同樣的話……


 


「記住我的體溫,小鬼。」


 


坦白的說,前世的他和兵長只有一次肢體上的交流,那個晚上也是下著雨。調查兵團的事情讓他煩躁不安,他被上頭編排到全新的利威爾班,卻勾起對過往的留戀。雖說這一世大家都活得好好的,可除了三笠,其他人一概忘記了巨人的世界,當然,也忘記他的存在……


其實,艾倫很納悶,自己為什麼會忽然想起來呢?明明就這樣一輩子都別想起來不就好了嗎?


 


“喂!艾倫!”


利威爾的聲音把艾倫出神的魂一把拉了回來。艾瑪霍地抬起頭,‘啊’了一聲。


“你在做什麼?”利威爾問道。


艾倫乾笑兩聲:“不,沒什麼,呃……有事嗎?”


利威爾狐疑的掃了他一眼,但也沒怎麼在意,他抬手指向不遠處韓吉準備好的攝影棚,道:“以你的記憶應該能記清楚吧?”


“誒?”艾倫順著他所知的方向望去,映入眼中的卻是一幕熟悉到不能再熟的畫面——


即便是靜態,艾倫也能依稀感覺到烈火灼膚的刺痛感,殘垣斷壁中延伸出的荒涼籠罩著整座村莊,被火染紅的天空竟能被一堵陳舊卻結實的高牆實打實的截住,站在這樣的低處,網上看感覺便像愚陋的井底之蛙……


 


那一刻,莫名的渾身打起戰慄。


心臟仿佛被無形的手狠狠扼住!


 


巨人撕咬開人類的身體,讓鮮血四處飛濺,並從他身邊躲走一個個他所重視的人,撇開恐懼不談,巨人的實體……這些怪物的實體……


 


……是人類啊。


 


艾倫想到這裏,本來就沒怎麼吃早飯的胃竟然絞痛起來。他覺得噁心……巨人的本能是吃人,他霍然想起某一次巨人化,艾倫自己也有用想食人的衝動……


被城牆圍繞的世界是如此的腐臭難堪,對啊,為什麼……為什麼我要想起來?因為我的緣故,說不定兵長已經記起來了……


“喂,利威爾。”


本來要構思場景就很麻煩了,還得聽韓吉這個四眼女人發牢騷,利威爾不悅的蹙眉,停下來,不耐煩的應道:“啊啊……?”


“艾倫不太對勁!”


“哈?”


最先注意到艾倫臉色發白的是韓吉,她連忙放下器具走過來,剛想說扶一扶艾倫來著:“艾倫,沒……”


話音未落,只看艾倫當著眾人的面,‘咚’一聲整個人垂直到了下來……


 


那一瞬間——


利威爾的眼前莫名浮現出一幕半分陌生半分熟的畫面——


 


「時間到!行刑!!」


「艾倫——!!!!」


 





评论
热度(7)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しおみ·アッカーマ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