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利艾]囚愛

陌悅小疏:

晚風漸起,新月如一枚銀鉤,準確的將如破碎鑽石般的星斗掛在天上,而彷彿是不甘於黑幕的籠罩,地面上高低起伏的建築都放肆的閃耀著,幾乎要與白天無異。


對這個繁華的都市來說,美麗的夜生活才正要開始。


然而,對某些人而言,夜晚並不是什麼值得期待的事物。


至少,在都市中央的高級住宅區中,其中最高的大廈頂端所居住的人就永遠不會期待夜晚,確切來說,是住在裡面的其中一人。


對他而言,是黑夜或是白晝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沒有差別的痛苦。


 


月光溫柔的灑落在幾乎要被黑暗所佔領的房間內,以及,那個被黑暗所淹沒的少年。


少年的左腳以詭異的姿勢歪斜在一旁,雙手雙腳都被鎖上了鎖鏈,手上有著大大小小的新舊傷,再加上少年無神的雙眼,他看起來就像一個殘破的娃娃,被無情的扔在地上。


 尋著月光,少年困難的拖著腳移動到窗前,掌心貼在冰冷的玻璃上,少年細細尋找著那個男人的身影。


想到那個將他囚禁於此的男人,少年握緊了拳頭。


憎恨,憤怒,恐懼,以及那不知何時衍生而出的,扭曲的愛慕。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被撕成兩半,兩個扭曲的自己。


憎恨,愛慕。


恐懼那人的到來,渴望那人的觸碰。


好痛苦,這種強烈的矛盾讓他痛苦的快要瘋掉。


閉上眼,少年的頭向後仰去,一下下的撞在牆上。


就像是,為要緩解那窒息的痛苦。


絕望。


 


褐色的髮,琥珀色的瞳,溫柔的微笑,都是他的。


那個少年的全部,都是他的。


只能是他的。


如果他想離開他,他會折斷他的手腳,消除一切讓他離開的理由。


他必須待在他身邊,只對他笑,只對他哭,只對他說話,只看著他。


直到永遠。


所以,艾倫,不要拒絕我。


 


踏著再熟悉不過的腳步,利威爾來到了那個房間。


「艾倫,我回來了。」捧起少年的臉,利威爾落下一吻。


低頭看見艾倫受傷的腳,利威爾從一旁的櫃子取出醫藥箱,熟練的包紮起來。


「真是不乖的孩子呀,又想逃跑了嗎?」溫柔的語調卻帶著一絲冰冷,艾倫渾身一震。


「吶,艾倫,你想離開我嗎?」


察覺到男人的力量漸漸加大,艾倫恐懼的開口:「沒有......」利威爾卻沒有理會他的回答,熱烈的吻堵住剩下的話語。


取出鑰匙,利威爾快速的解開艾倫手腳的鎖鏈,將他打橫抱起。


艾倫抗拒的掙扎著,他知道男人接下來要做什麼,也只有在這時候他才會解開他的鎖鏈。


果然,如同以往一般,利威爾粗暴的將艾倫扔在床上,暴雨般的吻立刻狂亂的落在那傷痕累累的身體上,他隨手撕開少年的襯衫,毫不留情的將他染上他的顏色。


「住手......」艾倫無力的掙扎著,他感覺到心裡那扭曲的情感一點一滴的蔓延開來。


渴望,那個人的撫摸,那個人的吻,那個人的溫度。


閉上眼,他無聲的痛哭。


 


他恨他,他恨他,他恨他,他恨他,他恨他,他恨他,他恨他,他恨他......


艾倫一遍又一遍的對自己說著,只有如此,他才能壓抑住那被他藏在靈魂最深處的話語。


「艾倫,我愛你。」


我愛你。



评论
热度(14)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陌悅小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