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自汉化】【利艾】世界的秘密与十五岁 17(完结) BY:ナカハラ2号

三千院夜樱:

这篇小说翻译自ナカハラ2号的小说本《世界の秘密と十五歳》,作者P站地址为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id=6770792


17


 


食堂里。难得我能和大家一起共进晚餐。这时,兵长出现在我对面的空位边,点头向我示意。


“喂,这里可以坐吗。”


“您根本就没想问我的意见吧。我本来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是吗?”


“别顶嘴。我要坐这里。”


说着,兵长随意地把餐具一放,弯腰在我正对面坐下了。随之而来的是满桌的静寂。我向身边轻轻一瞥,毫无意外地发现同期的伙伴们战战兢兢,面色发青。


抱歉啊大家。但是说到底这也不是我的错。如果不满的话就向兵长抱怨吧。


“怎么了,不用拘束,就像平常一样吵吵闹闹也没关系,不要在意我。”


“不、不,这个……做不到呀……”


这士兵在说什么呢,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在面对着多大的压力嘛。现在还能保持冷静的,大概只有专注于盘中食物的莎夏,以及面不改色的三笠吧。就连一向毫无顾忌的让,都像是有气无力一样,一个劲的撕扯着面包,小口小口地吞咽着。


“兵长会来这里真是让大家意外呢。”


“嗯,今天也去和猪猡们开会了。”


“哈?”


这和食堂有关系吗?


兵长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想看看你就回来了。”


喂。


“这样啊。”


“嗯。”


“那,既然已经见到了,就可以回去了吧……”


“哦?你居然催我离开?”


是啊。


“不,也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是休息时间,就让我来决定。我已经很累了。”


这么说着,兵长优雅地端起汤碗,自顾自地用起晚餐。在同期士兵的瞪视中,我不得不小心地掩饰着内心升腾起的喜悦之情,以免像个傻瓜似的显出一副扭捏的神态。


这么说,兵长已经很累了吗。即使这样,还特地过来见我吗?


大家的视线聚焦在我身上,刺得我浑身发疼。不仅是同期的伙伴们,整个食堂中的人都用目光探询着我。大家不动声色,静默以对,唯有目光出卖了他们的焦急期待。我实在不愿意在这种环境里和兵长聊天。


“啊,对了,那个恶心的实验取消了。”


“诶?”


“发生了一些事。根据上次的实验结果,得出的结论就是取消实验。”


身旁的三笠微微动弹一下。虽说实验的事隐瞒了大家,但是上次三笠可是和我一起看过信封里的文件,她大概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了吧。三笠从没向我追问,看来心里却是十分介意。自从兵长出现在我对面,三笠的脸色就一直很难看,现在更是掩饰不住怒意。察觉到气氛紧张的阿明有些不明所以。


“兵长,谢谢您。”


“与我无关,这是上面的决定。”


看来,兵长并不知道我已经翻看过信封里的文件。


我并不是因为害怕兵长的斥责才选择沉默。只是我想,兵长一直在因为自己无法阻止实验而自责吧,那么我的安慰恐怕也无济于事,所以,还不如沉默。


若是将来兵长选择告诉我,那时我再向兵长道谢好了,然后,再请兵长原谅我。


“总觉得,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实验也好,人事调动也好,最终都消弭于无形。


听说,是在我昏睡时,韩吉分队长去说服了兵长取消调令。我仍然留在利威尔班,监护者也依然是兵长。曾经因为这些,三笠怒不可遏,现在却是风平浪静,好像什么也不曾发生。因为我说出了想留在兵长身边的愿望,使得一切都圆满起来。虽然目前的战绩还不足以服众,但是想想未来我还有无数的可能性,于是心中的疑虑一扫而空,心情也变得格外舒畅。我想,大家也是这么期待着吧。


如今,兵长又开始自由地出入我的房间。只是,再也没有说起前世的故事。取而代之的是,倾听我的心声。我讲了许多关于家人的回忆,幼时的新奇体验,和三笠和阿明之间发生的故事,和同期士兵间的过往,同时,也讲了许多对墙外世界的向往。听着我漫无边际的孩子般天真幻想,兵长显露出十分的兴趣。比起这个,其实我更想听兵长的过去,奈何兵长除了倾听之外总是沉默,总让我喋喋不休地问个不停。有时候,莫名地还会惹兵长发笑。


就像现在这样,兵长品尝着煎鱼,若有所思。


“确实,和以前相比也没什么变化。”


“嗯,这段时间就像被抹去了一样。”


“不,什么变化也没有才是问题所在。”


“诶?”


问题?


“艾伦。”


“是,兵长?”


“结婚吧。”


“是……诶诶诶诶诶?!”


响应着我的惊叫,瞬间整个食堂都骚动起来。人们瞠目结舌,餐具发出刺耳的撞击声,有人手中的餐叉砰然坠地仍不自觉,有人被茶水呛住拼命咳嗽。更有甚者,直接从椅子上摔下。这大概是世上难得一见的无言哀号。


“回答呢?是或者不,快点回答。”


“诶,因为,诶……诶诶诶诶诶?”


“反正,不可能不答应吧。”


“怎、怎么能,擅自就……”


“睡糊涂了吗小鬼。这是求婚。”


“诶?”


我拼命想理出头绪。


在我的头脑中,一行行字体接连浮现,按顺序在形成关系图。


那天夜晚,我向兵长告白了。箭头。然后,兵长说只需要活生生的我,相对的,将会一直陪伴我。箭头。对此,我发誓不会离开兵长身边。箭头。然,然后呢?


“啊啊,没错。最后一步就是求婚。”


“需要想这么久吗,笨蛋。”


啊!糟糕了。


等我意识到,食堂已经被此起彼伏的悲鸣声覆盖,有人双手合十向神祈祷,有人打开窗,惊叹着世界末日也许到来了?也不知为什么,甚至有人一言不合已经动起手来。


三笠忽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俯视着兵长。


“我可没同意。”


“啊?为什么需要你同意?”


“我是艾伦的家人。没有家人的许可婚姻就不成立。想要和艾伦结婚,先通过我这一关。”


“你是艾伦的监护人吗?”


“我绝对不同意。”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


我暗叫不妙,但是兵长似乎斗志昂扬,视线转向我。


“要和我私奔吗,艾伦。”


对面的三笠握拳声劈啪作响,低下腰,摆出了格斗的姿态。


“三笠!冷静啊三笠!”


“殴打长官结果会很糟糕啊!”


“就,就算不是长官也不行,不能使用暴力。”


“哈哈,快打快打——”


“三笠,你到底对我……”


“你们都不饿吗?那全都给我吧?”


无视了周围的混乱情况,兵长平静地继续用餐。但是,那张脸上都透露出轻松愉悦的神色。虽然面上看不出来,兵长意外地喜欢捉弄人呢。


经过康尼和阿明的安抚,三笠终于镇定下来。松了一口气的阿明连忙对我说道。


“恭,恭喜你,艾伦。”


“别闹了。”


别再让我感觉难堪了啊,被你这么一说,反而更像有这么回事。


“抱歉。但是,我很吃惊。”


“嗯嗯我也是。”


“虽然现在一切顺利,但是这发展也太快啦,没问题吗?”


现在想起来,当然是一切都十分顺利。但是如果把其间发生的事说出来,一定会让阿明担心。而且,现在我在兵长身边感到非常安心,阿明想要知道的就是这个吧。那我也只能回答没问题了。


阿明还沉浸在迷惑之中,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忽然松了口气。


“那就好。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忽然从柏拉图式的关系到了要结婚的程度?”


诶?


这次大家的目光聚焦在阿明身上。对此,阿明反而更惊讶。


“难道不是吗?”


于是,大家疑惑的目光随之转移到兵长,兵长微微皱眉。


“你们在想些什么,我可是有常识的大人。”


说谎。


大家的神色透露着同一信息。但是没有人说出口,仅仅只是互相示意着。阿明被这种气氛所推动,再次开口。看着他没有丝毫恶意的,纯粹明亮的眼睛,我不由更窘迫了。


“艾伦,到底发生了什么?”


阿明的目光。三笠的目光。同期的士兵们的目光。还有那些并不相熟的人的目光。以及,正凝视着我的,兵长的目光。我发现自己已经毫无退路。大家正屏气凝神,期待着我的回答。


我的背上渗出了冷汗。如果不回答点什么,这种沉默就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我该回答什么?难道,要说兵长每晚都睡在我身边,前些天还拥抱了我?不可能说吧。要是说出来,也许事情就变得更复杂。


我欲言又止,努力思考着怎么应对。必须赶紧说点什么。什么都行,一定要说点什么。


“是……”


大家紧张地一齐探出身体。


不行啊,我不能说出来,因为,那个世界,是只属于我和兵长的。


闭上眼,我终于喊出声来。


“秘密!”


还不错。我听见兵长带着笑意的声音。


 


 


FIN


 

评论
热度(87)
  1. 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三千院夜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