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罗彩】山鬼

平行世界,与原作没有太大关系,意识流。

相较之前在群里发的时候做了修改。

OOC,OOC,请自主避雷。

其实我觉得罗彩这对也挺适合和风的感觉?【总之是听着和风曲写出来的】

  去年冬天留下的枯叶在彩脚下吱呀作响,干瘦的树枝上挂着的红布条在蝉鸣里随风飘扬。

  月色被山林隐没了光辉,灯火通明的城都也早已消失在她身后,唯一的光源便是彩的那盏灯笼。

  灯笼里的烛火静静的燃烧着,不时因为彩的动作轻轻晃动。

   百鬼夜行,赤染灯明皆魑魅。

  林中传出不知是谁的细语,很快又被阵阵幽风吹散了去。

  彩没有迟疑,继续向山林的深处走去,逐渐加快了脚步。

  就快到了,她想。

  城中很久以前曾流传着一个传说,据说,在百鬼夜行之际,带上一盏红灯笼,到城北后面的一座山上,沿着树上挂着红布条的小路,行至最深处。然后于子时,拿出死者生前的遗物,心中默念死者的名字,唱出“此愿诚已噬我身,皆欣恕之无关罪。此心诚已邪不正,皆欣食之无关味。”,若死者仍因某些事无法离开人世,死者便会感知到生者的思念与呼唤,从而现身于生者眼前。

  是的,彩仍然感知的到,罗丹依旧被束缚在世间。

  在将罗丹埋葬后,思念和五味陈杂的心绪让彩在夜里始终转碾难眠,心中空空落落,仿佛硬生生被人挖去一块,她把罗丹的红围巾放在身侧聊以自慰,好似罗丹还在她身边。

  有时扛不住疲惫沉沉睡去,彩总觉得有一双冰凉的手悄然抚上她的面庞,抚平她皱起的眉头,滑过她的眼睑,流连于她的脸颊,宛如触碰易碎的玻璃般小心翼翼,她想要睁开眼去看,看那是不是罗丹,却睁不开眼,想要握住那双手,却动弹不了,想要出声挽留,却无法开口,只能感受着那温度,在清晨醒来时,泪痕早已遍布她的面庞。

  即便彩没有看见,可除了罗丹还能有谁呢。

  如果那是梦的话,为什么要让她醒来?

  彩比谁都知道罗丹一直渴望着解脱,从束缚着他的过去中解脱,从恐惧所给予的痛苦中解脱,最终罗丹寻得了解脱,却自私的将她留下。

  所以,她也自私的束缚了他的魂魄,她明白罗丹放不下她,本应站在三途河畔的罗丹留恋于他本不应该呆的凡世。

  但彩也曾立下誓言,她将一生相随。

  彩拜访了城中有名的道士,问他要如何才能见到死去的情人,道士听闻后长叹一声,告诉了彩这个方法。

  “像你这样的痴人,我见过不少,可回来的没几个。”道士神色凝重的告诫彩,彩不以为意,都已经有这般打算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痴情于他,自是要跟他走的。”

  

  这就是为什么彩站在这里。

  不知何时,远处已经亮起了红光,模糊的歌声萦绕在她的耳边,子时已经来临,而路也到了尽头,一座破败的亭子映入她的眼帘,亭子上朱红的漆已经斑驳脱落。

  她闭上眼,放下手里的灯笼,拿出罗丹的围巾捧在手中,毫不犹豫的开了口。

  “此愿诚已噬我身”风忽然大了起来,吹起彩的衣袖。

  “皆欣恕之无关罪”彩之前从未听过这首歌,但从开口起,仿佛就有什么指引着让她唱下去一般。

  “此心诚已邪不正”身旁红灯笼里的烛火腾的一声灭掉了,一切再次陷入黑暗,蝉在树上歇斯底里的尖叫,可她已经无法后悔了。

  “皆欣食之无关味!”她脚底下的枯叶被风卷了起来,包围着她高速的旋转飞舞,树叶间碰撞摩擦着发出哗哗的声响。

  直到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下,树叶飘散而去,一轮血红的月亮高悬在夜空里,而罗丹,正站在那座破败的亭子里,站在她的面前。

  瘦高的身影看上去格外萧条,几乎要与黑夜融为一体。

  她扑上去抱住罗丹,埋入罗丹的怀中,贪婪的呼吸着他的气息。

  彩死死的扯紧罗丹的衣袖,仿佛只要她松开手,罗丹就会随着夜风消散,一切就会变为黄粱一梦。

  “带我走。”

  罗丹环住了彩的腰。

  “不要把我留在这里。”

  百鬼夜行后的城里流言四起。

  流传最广的便是城里有一位绝美的女子在百鬼夜行的那天夜里失踪了,各种猜测可谓是天花乱坠,有人猜她是被百鬼掠走了,也有人说她是被情人的亡魂所杀,总之,众说纷纭,不过,随着蝉鸣的衰落,这些传言的声音也逐渐小了,最终被其他的流言所替代。

  

注:“赤染灯明皆魑魅”和“此愿诚已噬我身,皆欣恕之无关罪。此心诚已邪不正,皆欣食之无关味。”皆出自于朱隠し的歌词。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