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油名炸专售专食傻白糖

挖坑势力决不填坑。

企鹅号;2357197614

【麦藏】Old money——02

破除了写了第一章永远没有第二章的诅咒。

结局确定是HE了。

文笔烂注意。

分手梗注意

  岛田半藏如今驻足于英国的某个小镇,站在出租公寓的窗户旁,瞧着窗外昏黄的路灯下,被夜风偶尔吹的沙响的树木旁,好似镀上金的落叶。

  夜深人静。

  街上没有人影,不远处的几栋楼房的光星星点点,点缀着这寂静的夜晚,这睡着的小镇。仿佛只是凝视着它,便也会被其感染着拖入朦胧的梦境中沉沉睡去。

  这大概就是小镇的迷人之处了,远离城市的喧闹,没有大声放着音乐隔音效果又算不上太好的酒吧,没有刺目的广告招牌,没有结群的酒鬼在街上游荡,晃着酒瓶子神志不清的开着黄腔。...

【麦藏】Old money——01

分手梗注意

随时坑注意

文笔烂注意

occ注意

以上接受请继续

  麦克雷站在落地窗前。

  他放眼观望这颗璀璨的明星,即便已是深夜,这座城市也并没有任何要入睡的意思,霓虹灯将夜晚变得比白昼更为明亮,人们依旧忙碌不停,街上依旧是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

  纽约,也无非是这样。

  在他脚下,在他眼前,灯光闪烁明灭里藏着多少人颠沛流离的一生。

  他点燃一支烟,在黑暗的房间里,是唯一的光源。

  麦克雷深吸一口,再将白烟从口中吐出,他将那支烟夹在指间,便不再理会,任它缓缓的燃烧。

  烟悄然飘散于他的眼前,...

源氏小姐姐真好看啊
(作品马上就要完工了有点小激动)

【杂谈】脑洞与成文之间隔着一个好写手

林朵:

在产生一个脑洞,又没有正式成文之前,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想法:这是一个好脑洞,只是我还没时间/精力/心思写出来,一旦有机会成文,肯定会是个好故事。



呵呵。



这想法就跟“我只要稍微努力一下就会成功/这事儿我再玩一会儿也来得及做完/对方似乎喜欢我”一样,大概率是幻觉。



只消多实践几次就能明白,想要把一个虚无的脑洞落实成完整的故事,到底有多难。



从故事构思层面来看,多数脑洞只不过是零散的片段,而成文却必须是连贯的全景。一个是二维平面,有亮点则足矣;一个是...

【杂谈】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林朵:

回首自己写文时的心情,大抵可分为两种,一种浮于表面,纯图乐子,文章写出来是为了娱人娱己;另一种要沉的更深,娱乐之外,还想在文里表达一些更个人、更内里的东西。



当然,这两种心情并不是在每篇文里都能分得清楚,往往是混合着来的,只不过有多有少罢了。



当一篇文里图乐子所占的成分高,写起来往往轻松愉快,花费的心思也不会太多。而当一篇文里想要自我表达的成分高,写作难度则随之上升,花费的心思兴许要多上好几倍。



但等写完发布,文的热度却不会完全跟用心多少呈正比。有很多时候会遇上“用心少的文读者...

藏娘好帅啊^p^

因为上一个作品中【b站av8122674】反转mab模型的衣服不知道怎么的很容易渲成一团黑,为了能分清衣服的颜色,所以打了粗暴的正面光,效果也不是很好看【大概是高光贴图的原因】所以这一作给反转双子都换了衣服....因为忽然输出超慢所以我只放一张静画出来,到时候如果问题解决了会把视频投到b站。【你废话好多】

我要开新坑x
差不多就是双胞胎姐弟随着年龄的增大而越发疏远....亲爱的吝啬鬼叔公老的不成样子,在令人尴尬的青春期时,共享的一个房间变成了梦寐以求、却又觉得有些令人不适的两间单人房,忙碌的高校时光过后,因为两份不同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把姐弟俩分隔两地,各自踏上新的旅程,又因两份不同的电子邮件录取通知,将两人今后的道路彻彻底底的分开,曾经一直在一起的执念被抛入时间的河流任其远离,不论他们过往再亲密,最终也会分道扬镳,会有自己的家庭.....怪诞小镇的夏日早已过去。
可以公开的情报:
mabel望着天花板,这是她与dipper同睡一间房的最后一个晚上,她的新房间已经布置好了,明天一早,她就把她剩下的东西彻...

【rev双子】无名短篇(1)

※文笔烂,差点没敢打tag
※rev mabel自认为是白切黑,至于后期有多黑可以参考那篇没打tag的梗概
※不喜欢打全称或以姓氏称呼,所以文章中gleeful只出现了两次(而且我总是忘记gleeful怎么拼)
※没有写过双子同人,这篇完全是用来练手的

   “Dipper,你能把眼睛从那边破破烂烂的东西上稍微移开一会儿吗?”mabel不耐烦的发问。

   “恕难从命,sis。”dipper依旧翻看着日志。

   “那破烂东西是什么啊?你的妻子?你吃饭也得带着它?我可不知道之前谁有过这样的荣幸。”mabel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

关于反转双子的脑洞

有参考梅花话谭

大纲:rev mab喜欢上了rev dip的为日志补充的,他要求will在暗中拍摄的bill人形的相片,陷入了没有丝毫可能的单恋中,rev dip心知肚明的看着rev mab迷恋上画像中的bill,心底却又不愿告诉rev mab实情,他私心喜欢着陷入恋情中欢喜而雀跃的状态中的rev mab,也因为是不可能的爱恋,独占欲被满足而卑劣的高兴。当然rev mab不是一个耐的住磨的人,她自从单方面的坠入爱河起就开始寻找bill,动用了整个小镇的人脉,套话,逼问,不论怎么样,她都没有找到一点关于bill的信息,因为bill本身就不属于这个平行世界,rev dip也禁止了will向rev...

1 / 7